《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8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我思绪乱飞的时候,小夜突然抓住了我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说道:“来了,来了,肯定是阴差,在网们里面走,离门只有五米了,快快。”
  听到她这么肯定我感冒打开了车大灯,顿时大灯前面的一道符咒就透过强光在医院大门的外墙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影像,那影像不算清晰,但是应该很容易分辨出来,我想只要是鬼魂,不管是不是阴差都应该会有所察觉,因为那道符咒是定魂符,我并不指望能把阴差定住,我也不敢我只是想吸引它的注意力,为小夜放出大象灯里面的那个灵神争取时间。
  灯打开的同时,我赶紧问道:“怎么样了,现在什么情况?”小夜睁着大眼睛着急的说道:“它转身了,面朝这边,我看不清楚样貌,很模糊。”
  “赶紧放出那个灵魂,叫它自己去找阴差自首,顺便给我们像阴差解释一下。”我着急的说道,然后顺手打了一张阴魂符打在大象灯外面。小夜打开车门,把那个大象灯往外面地上一放,紧接着就对着面前说了我刚才交代的话语。然后一扭头上了车,关上了车门。我赶紧关了车大灯,那张符咒顿时消散开来。由于我什么也看不到,就只能干着急小夜一直盯着前面方向,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也不说话。

  我知道她现在比较紧张或者说比较激动,我也没有问她任何,就静静等待着事情的结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阴差面前我根本只能看着,过了大概一分钟,小夜的眼光慢慢从远处又移了过来,似乎有人从远处走到车这边来了。
  我心里一沉,难道是阴差过来了?应该不会吧,它要去带魂,怎么可能在这些事情上耽误时间。即使刚才我耽误了它一点时间,但是我想那个灵神应该和它解释过了才对,而且那么多纸钱,不够买这一两分钟时间的?
  我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谁过来了?”小夜说:“阴差进去了,那个灵魂回来了。”我舒了一口气,只要阴差不过来就好了。但是同时也担心起来,如果阴差不带走它,接下来又该怎么办,难道我们要等不同的阴差吗?小夜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又开始和那个灵神小声的聊了起来。就听到模模糊糊嗯,好的,不客气,没关系之类的话语,过了大概两分钟,小夜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大舒了一口气,然后微笑这对我说:“任务完成啦,我厉害吧?”

  我还没接话她突然又是一扭头看向了医院门口,然后紧紧的盯着门口,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儿了,它上去了我们可以走了。”我一头雾水:“你先说怎么了,阴差是什么样子的?为啥它后来又回来了,它回来之后你和它聊了些什么?”
  她说:“也没啥,它回来就是说那个阴差已经答应带走它了,特意回来感谢一下,然后那个阴差说要上去勾魂,叫它在下面等,事情办完之后就通知它一起离开,就这样而已。”
  我边发动车边问到:“那你看到的阴差是什么样的,给我描述一下,让我也涨点见识。”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小夜掩嘴笑了一下说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我之所以确定那个是阴差是因为我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而且还是忽隐忽现的。根本不好描述是什么样子,对了,哈哈哈…….”
  她这么一笑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也没说话,等着她说下文。小夜见我没有被她吊住胃口,又悻悻的说道:“那个乞讨者的灵魂和我说,阴差带了句话给你….”
  “什么话?”我疑惑的问道,小夜突然转过来看着我说道:“那个阴差说你区区小道士,也敢阻挠它勾魂,看在你是送灵魂给它还有那些纸钱的份上就姑且绕过你这一次,如果以后还敢这么明目张胆阻挠它,必然让你不得善终!”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慌,和小夜说道:“还好它说通融我这一次,这也算是运气中的运气吧。要么我也真不知道怎么收场了。不过这件事情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这个办法。”小夜点点头说道:“我也是。”
  边开车边聊,准备送她回家,到了她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将近五点了,有的早餐店已经开始营业了,我们吃了个早餐,又聊了很久,大多数是关于她的事情,我对她的阴阳眼很感兴趣,就像你们对我的职业很感兴趣一样,那顿早餐足足吃了四十多分钟,后面人越来越多,我们也不好占着早餐店的位置,就走了出来,但是感觉还是没聊够,最后小夜成了我的好朋友,她偶尔会打电话给我说她看到的一些事情,我也帮着分析,她每年都会给几个灵神烧纸钱,而且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改变了她的观念,每次碰到也不会只烧那么一点点,都是一斤起烧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几块钱或许能帮它买个轮回,何乐而不为呢。

  当天早晨回到家,我冲了个凉直接上传休息了,就在刚刚入睡不久,我做了一个梦。那个梦的感觉特别真实,我来到一个阴气很重很重刑房,里面有各种刑具,除了一扇月窗,四周都是铁质的墙壁,我怎么出都出不去,后面门开了,从门外进来两个若隐若现的灵神,和小夜描述的差不多,根本看不清楚它们的装扮,而且不仅如此,就算在梦里,也完全留不下任何影像,我知道那应该是阴差的形态,它们甚至能掐断关于它们的记忆。

  它们走进来之后,一左一右的把我架了起来,推到后面一把太师椅上。我浑身无力,身体灌了铅似得沉重,根本不能有任何动作。之后它们开始拿起一把皮鞭,那皮鞭上海冒着火星。就开始往我身上抽打,每抽打一次都感觉非常的疼,那种疼是深入灵魂的疼,就好像灵魂要从身体剥离一样。边抽打边说道: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抽一下的同时喊了个时辰。连续抽了十二下,然后换了另外一个人又报完了所有时辰。它们打完之后我甚至觉得我们已经死了,那种非常沉重的感觉突然消失,随后传来一种轻飘飘的感觉。瞬间卸去了所有的痛楚,在我的意识里就好像自己是一团空气一样,随便什么东西就能轻易的穿透我的身体,我心里想着难道我真的死了吗?我不甘心,我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在梦里用灵魂状态疯狂的喊着爸妈,喊着师父,喊着我在乎的能想起来来的每一个人的名字,最后喊到了我自己,我感觉我的名字在脑海中慢慢被抹去,最后看到一个墓碑,上面刻着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一大帮熟悉的人站在我的墓碑前哀悼着。我撕心裂肺的吼着自己的名字,念着自己的八字,用尽全身的力气吼着,喊着,咆哮着……

  就当我感觉我身体在慢慢的消失快要变成虚无的时候,我喊着自己的名字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仔细看了看身边的熟悉的环境,确实是在我的卧室里面,原来是个梦,却那么真实,掀开睡衣看了下身上,一条条灰黑色的鞭印若隐若现。我知道这是对我的惩罚,但是也算是结束了。
  摸了摸已经湿透了的睡衣,甩了甩头上的汗。心有余悸的爬起床,沐浴正衣,为自己做了一场稳魂法事。然后烧了很多不记名纸钱给了阴差,用以感谢它们的手下留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