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2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一路飞奔上山,如履平地一般穿过公园后山,跳过围栏,带着曾红艳跑到公路上。二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曾红艳回到庆州大酒店上班,到地方下车让李牧野自己坐车回家。临别前还没忘记叮嘱李牧野,最好先逃到外地避避风头,卢总势力很大,这次莫名其妙吃了亏,决不会放过他的。
  “我逃走了你怎么办?”李牧野跟下车,盯着曾红艳问道。
  曾红艳一看小野哥直勾勾的目光就意识到不妙了,道:“我没事的,他毕竟跟我没什么仇,时间长找不到你也就算了。”
  李牧野道:“不成,我不放心你,咱俩拉手了,我也抱过你啦,你就是我媳妇,我走了,他还得来找你。”

  “他找我是他和我的自由,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曾红艳有点不耐烦:“今天以前,我跟你都不认识,凭什么要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跟你走?”
  李牧野道:“我不是要让你跟我走,我是想跟你走,你不是在大酒店上班吗?我去当厨师,咱们不就在一起了。”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跟你是没有可能的。”曾红艳道:“还有,你如果留下来,卢总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知道他爸爸和他叔叔是什么人吗?听说过卢向春和卢向阳兄弟吗?只要他想,甚至弄死你都没问题。”
  李牧野彪呼呼的比划一下拳头:“没事,我不怕他。”
  曾红艳的确有一点点喜欢这傻子了,还远谈不上要接纳并跟他开启一段恋情的地步。她只是不希望李牧野出事,更不希望自己卷入跟卢总有关的是非当中。她心中急的直骂,傻逼就是傻逼,根本听不出个轻重来。却一时半刻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执拗的傻子改主意。

  “这不是你怕不怕的问题,他那种人无法无天惯了,生起气来做事不计后果的,一旦找到你家动手,你会连累陈教授的。”曾红艳尽量把事情说的严重些,却下意识的没有说出她真正最担忧的:李牧野会连累她自己。
  她那点小九九怎么可能瞒得过小野哥的眼睛,李牧野想了想,说:“好吧,你回去上班吧,我走就是了。”
  曾红艳惴惴不安的回去上班了。
  李牧野目送她进去了,这才给陈炳辉致了个电,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做了个简单汇报,末了又问:你知不知道卢向春和卢向阳是什么人?
  陈炳辉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卢向春是赣省的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卢向阳在部队工作,职务和级别要比卢向春高,我不太方便跟你透露的太具体。”

  “你不说我也明白了。”李牧野道:“我好像发现了有意思的东西,如果我的猜测最终得到印证,这可有点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意思了。”
  陈炳辉道:“这种事情误打误撞的可能性太低了,也许你是遇到高人了。”
  李牧野知道他口中的高人就是老妈陈二姐。围绕曾宝凤母女下工夫是老妈的意思,从阿辉哥的口气判断,似乎这意思并不是简单的小意思,而是非常有意思的意思。
  陈炳辉又道:“关于二姐的事情你要处理好,她肯定是不想退下来,也必定要有一番抗争,我不怕实话告诉你,她手里头的牌很多,如果真的痛下狠手,咱们俩肯定不是对手,之所以没做的太绝,还是受到了情感因素的影响。”
  “我有时候会想,要不然干脆我就听她的,老老实实在家做个傻儿子也不错。”
  “你千万不能这么想,你妈妈必须退下来,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更重要人物的意思,她的同学故友当中有一位大人物,你母亲跟这个人牵扯很深,这里头的事情很复杂,我能告诉你的是,军方的意思是在保留下你母亲在南海布局的工作成果的前提下,让她在一些事情还没发生前,体面的退下来。”
  “如果她坚持呢?”

  “她必须退下来!”陈炳辉的口气坚决严厉:“任何人挡在历史潮流前的后果都会十分严重!”
  李牧野的心一下子抽紧了,这才意识到母亲退休这件事并不是自己看到的表面那么简单。沉吟了片刻,道:“我会尽力劝说她退下来。”
  陈炳辉道:“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又道:“接手她工作的人选我们已经选好,你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让二姐甘心情愿将她手中跟南海布局有关的工作和人员移交出来。”
  李牧野道:“那除非我把那件事的真相说出来,不然任何人都很难影响到她的决定,而且我特调办这边还有好多工作要做,逍遥阁精英尽起,显然是要有大动作,我哪里还顾得上她?”
  陈炳辉道:“你小子不用跟我这吐苦水,玄门和天师堂那边我会替你去沟通,人手问题你不必犯愁,新天地教会那些妖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二姐的耳目,你只要把你亲妈哄好了,特调办的那点麻烦没什么大不了的。”
  “合着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陪我妈高兴?”
  “二姐聪慧绝顶,老谋深算,她在这一行里年头太长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关系十分复杂。”陈炳辉道:“从庙堂到江湖,可能为她一句话站出来拼命的大佬究竟有多少,我们根本摸不清楚。”顿了一下又道:“她之前忽然玩儿失踪,让我们也是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她若不想说,我们也没别的办法,现在肯留你在身边,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对你对我们而言,是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李牧野这回算彻底明白了。对于陈炳辉甚至更高层来说,如何安顿老妈体面的退休,顺利移交几十年的工作成果才是真正的大麻烦。在这件大事面前,即便是逍遥阁尽起精英要在这边搞事都不算多大的事情了。所以陈炳辉一听到自己有机会混到老妈身边了,便立即将之前不方便说的事情透露出来。
  上指下派,孝敬二姐。对于小野哥而言,还有比这更美的差事吗?
  李牧野欣然同意,道:“我明白了,无论如何,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好。”
  陈炳辉郑重说道:“你最多还有一年时间,在明年开会以前二姐必须完成移交工作。”

  为什么一定要赶在中央开大会之前完成?这个问题只在李牧野心头浮现了瞬间便立即摒弃掉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合适。处在自己这个位置,在政治上还是单纯一些更好。
  “我眼前就有个小麻烦,这姓卢的来找我麻烦,你看怎么办合适?”
  陈炳辉沉默了片刻,道:“你可以考虑让他永远消失,以你的身手,让他得一场要命的暴病应该不是难事。”
  “你刚才说这姓卢的有军方背景,这么做会不会让你的压力很大?”
  陈炳辉道:“这是我们的问题,你需要做的只是把二姐的事情办好......”
  聪明精致的人多半是挑剔的,而陈淼明显有些聪明过头,精致到了极处。就算是临时居住的房子,也务必要整洁有序。无论任何时候,见人之前总要精心准备一番,不给别人的眼睛找麻烦,也不想从别人看过来的眼神中给自己找不痛快。同时她更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邋遢做事没有效率。
  日期:2018-07-01 0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