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97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哥当然不会有什么心思,但南和集团的那些大佬们有没有什么心思,那可就不好说了。”
  华辰风似乎话里有话,他很不开心。
  “四哥,如果他们有心思,会有怎样的心思?这个我不太懂,能不能明白的告诉我?”
  “我只瞎猜而已,也许是我想得太极端了。不要多想了。”华辰风应付道。
  “我知道你有顾虑,你心里想着我现在是苏家的人,所以有些话不好直说。四哥,我是你妻子,你才是我最亲近的人。你有什么事,都应该和我说,我绝不会偏私,也无私可偏。”

  华辰风习惯性地伸手过来摸我的头,“我知道你是向着我的,我对你当然是信任的,你不要想太多了。今天这种护盘不成功的情况,除了我说的他们准备不足之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们故意放的。”
  “故意放是什么意思?就是没尽全力?”
  “如果是这样,他们可以在华氏的低位可以用最低的成本买入更多的股票,这样他们的持有成本就会和很低,后期一但抬上去,获利就更高,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虽然不是很懂金融,但基本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所以华辰风一说出来,我马上就明白了。
  “那如果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
  “只能任他们这样,什么也做不了,除非我眼睛好了,我自己筹备资金来护盘。”
  这时我电话又响了,是二哥打来的,他说那些中医都已经到了,就在附近的酒店开会,让我过去一下。
  我说他们一群专业人士开会我去不好,问晚上他们会不会聚在一起吃饭,如果会的话,我到时再过去也不迟。
  二哥说晚上是有一个聚餐,到时我再过去。
  二哥其实也搞不懂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按照我说的做而已。我也希望我当年找的中医在那些人中,如果他没在,那二哥所做的这一切可都白做了。
  打完电话,华辰风看着我,“你要出去吃饭,和谁吃饭?”
  我不想瞒他,“二哥找了些中医,我过去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找一个过来给你治眼睛。”
  “这事你跟我提过,可是你怎么知道谁是合适的呢?还是那个问题,你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我没有直接回答,“四哥,这件事就让我来处理吧。你就别管了,相信我一次。”
  “好吧,我不是相信你一次,我是一直都相信你的。但不要回来太晚了。”华辰风说。
  “当然,我去去就回的。”我应道。
  晚些时候,我来到了那些中医聚餐的酒店。二哥在门口等我,我挽着他胳膊一起进入了酒店。
  二哥是赞助商代表,而我是作为他妹妹的身份陪他一起出席。他有简单的致词,然后就每一桌简单应酬一下,敬一杯酒。当然了,服务员递给二哥的酒杯里装的是水。

  我跟着二哥到每一桌,快走完全场,并没有认识我,我有些失望。
  只剩下最后两桌了,我觉得没什么希望了,但到最后一桌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走到,就有一个长者站了起来,“苏小姐?”
  我的心里砰地跳了一下,循声望去,长者看起来六十上下,但面色红润,精神非常的好。他看向我,一脸的惊喜。
  我尽量保持平静,向他走了过去,“老先生认识我?”
  “什么老先生,我是老胡啊,你忘了?不是说你死了吗,你还活着?”长者很兴奋。
  一桌的客人顿时沉默了,长者说我死了,在别人看来,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了。都认为他说话失误,闯祸了。
  我觉得这个话题不适合在这公开讨论,还是私下说更好一些。我走了过去,假装认出他,“是老胡啊,一会我们私下再聊好吗?”

  “好啊,苏小姐,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长者竟然热泪盈眶。
  桌上的其他人一脸的不解,这老头咒我死了,我竟然还和他谈笑风声,他们大概是搞不懂了。
  二哥敬完酒后,和我往回走。“你找的人就是他?”
  “我也不是很确定,但应该是没错了。”我也难掩兴奋。
  “你怎么会认识他,不对,应该是问,他为什么会认识你?”二哥问我。
  “这个一下子说不清楚,你就别问了,行吗?”我笑着对二哥说。
  “行,你个死丫头,现在有事都不告诉我了。我知道等一下你要单独会见那个医生,我会给你安排好,会见陌生人,还是要注意安全。”
  “有二哥安排,那当然更好了,谢谢二哥。”
  “我大概捋出头绪来了,你找这么多人来,其实就是想找到那个人,但你并不知道他住哪儿,所以只能碰运气,不过你运气真好,还真让你碰到了。”二哥说。
  “这不是我运气好,主要还是有二哥的支持。有二哥真好。”
  约半小时后,我在酒店的商务会议室见到了那个老胡。会议室很宽,按理说我见一个人不需要这么宽的地方,二哥这样安排,主要还是为了能有人可以在现场保护我,而且还可以隔得远,不至于听到我们的谈话。

  “苏小姐,今天能再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老胡应该是喝了几杯,本来就红润的脸色更红润了许多,他看起来精神真是非常的好。
  “我见到您也很高兴,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我试探着问。
  “当然记得了。你那时还是个小姑娘,你来请我去给你朋友看病,那两天和我老婆吵架,心情不好,不愿意去。结果你就赖在我家不走,还说如果我不去,你就放火点了我家房子!”
  “啊?我有这么凶吗?”我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

  “凶!简直又凶又赖皮,你是个小姑娘,我又不敢把你怎么样,结果我让派出所的同志来轰你走,结果人家说你是苏家大小姐,不敢惹,还说我是医生,看病治人本来就是我的本职工作,让我跟你去!”
  “然后呢?”我越发听得来了兴趣。
  “我只好答应跟你去啊,结果你说不让我去了,因为我去了也治不好你朋友的病。你可真是古灵精怪,一秒钟变一个主意!”
  “然后你去了吗?”
  “去了啊,我这人就是这样,你说我治不好,我就偏要把他治好。然后你在路上跟我说,让我在你朋友面前,不要叫你苏南,要叫你林南,我当时就奇怪了,说那是为什么?你说总之就是不能叫,还说你有十几二十个名字,一天换一个名字的,在不同的人面前,要叫不同的名字。不然就是犯了大忌。总之你鬼得很,我都不知道你在搞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我基本确定,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医生没错了,上天真是待我不薄,竟然真的让我找到了!

  “我那个朋友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我还是再问一下,万一又像林南一样来个冒充的,那就大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