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2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比划了一个吃的手势,道:“上车吃,别戗风。”
  陈教授家的傻儿子不但长得帅,还挺体贴人的。曾红艳用征询的目光看向卢总。
  “小曾你还想什么呢,赶快上车吃饭吧。”卢总双足落地,感觉衣领子松快了不少,连忙陪个笑脸说道。
  李牧野道:“你也上车,一会儿送我俩去公园约会。”
  他吗的,臭傻子还知道去公园约会。卢总在心里头大骂,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和气的笑脸。这种情况下,跟一个明显精神不正常,却又力大无穷的傻子掰扯道理,说不定哪句话没说对就真成了傻逼。
  曾红艳坐在车上食不甘味的品尝了两口饭菜,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好不好吃,意思意思应付一下傻子,连忙跟宝马男解释道:“那个卢总,真对不起,我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反正就是吃饭嘛,吃谁的都一样。”卢总坐到驾驶的位置,感觉后颈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那里,一句难听的话都不敢说。

  曾红艳皱了皱眉,心中其实是有些失望的,这个男人太没种了吧。
  宝马车来到江滨公园,李牧野兴奋的拉着曾红艳下车,转头对卢总说:“你回去吧,以后不许来找她了。”
  这卢总瞧着李牧野强拉着曾红艳离开,是真想开车撞上去,又一想因为这点事儿闹出人命来太不值得,而且还很容易伤到曾红艳。他又想报警,可拿起电话来又觉得不合适,人家虽然用了点强迫手段,但毕竟是为了谈朋友,而且曾红艳貌似并未奋力抗争,这人又是个智障人士,报了警又能把他怎样?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俩人肩并肩走进公园大门了,才终于想到要找几个社会上能打的朋友过来。
  公园的长凳上,李牧野一只手按在曾红艳柔软的小手上,一句话不说,看着前面篮球场里两个正斗牛的年轻人。
  曾红艳把最后一口饭吃干净了,放下食盒,赞道:“真好吃。”又问:“这真是你做的?”

  李牧野点点头,道:“当然。”
  曾红艳道:“你把我手放开吧,我不会跑的。”
  李牧野道:“不,我妈说了,谈朋友就得手拉手。”
  曾红艳看着这张俊秀的侧脸,没有再强要求抽回手,道:“你妈就没说过,谈朋友这种事不好勉强?”

  李牧野道:“我一点都不勉强,你好看,我喜欢看你。”
  曾红艳道:“我是说你这样做等于是在勉强我。”
  李牧野道:“我长得也好看,然后做饭还好吃,而且我身体可棒了,打球超厉害,女孩子都喜欢我这种,你勉强什么?”
  这傻子竟如此自恋,却又貌似说的都是实情,能单手提起一个成年壮汉的家伙可不就是挺棒的,而且这家伙长得确实好看,甚至比她这女孩子都清秀。他做出来的饭菜味道出奇的好,曾红艳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他要不是傻子就好了。她被自己冷不丁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
  “你说你会打球,敢不敢下场表演给我看看。”她想到了一个金蝉脱壳的妙计。
  李牧野立即起身道:“好啊,咱们俩一起打,你和我一伙跟他们斗牛。”说着,不容分说的将曾红艳拉进球场。
  曾红艳赶忙拒绝:“哎,不成呀,你看我穿的是职业装,还有高跟鞋,太不方便了。”
  李牧野道:“没事,你负责发球就行。”说完,向两个年轻人提出二打二的要求。
  两个年轻人见对方有漂亮姐姐,出于好奇和好胜的心理,欣然同意了。
  五分钟后,一开始不情不愿不苟言笑的曾红艳,已经开始随着小野哥夸张的表演大声鼓掌喝彩了。连那两个年轻的篮球爱好者都有点傻眼,严重怀疑这哥们儿是哪个专业体院出来的尖子生?不管多远的距离,出手就有。力气大的像头牛,两人包夹下,扣篮的时候拉都拉不住。

  球场外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正是那位卢总带着一群社会人赶过来砸场子了......
  如果你想让一个女孩子爱上你,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为她挨顿揍是下策,为她把别人揍一顿是中策,明明可以揍人却甘心为她挨一顿揍才是上策。这个过程中,有几个细节很重要,发型不能乱,脸上不能被揍的很惨,唇角必须挂血,健美的身材秀一秀,眼神里的荷尔蒙务必爆棚。
  卢总一声令下给我往死了揍。打手们一哄而上,两个打球的年轻人险遭池鱼之祸,叫喊着没我们什么事儿撒腿就跑。李牧野拉着有点发懵的曾红艳跟着也跑。打手们完全是无差别攻击模式,在后面提着棒子穷追不舍。
  曾红艳的穿着显然不适合奔跑,所以只出去几步就把脚给扭了。李牧野毫不迟疑的将她打横抱起,继续发足狂奔。
  很快来到了江边,貌似慌不择路,其实一切都在小野哥心中。

  那个卢总没跟上来,打手们一拥而上,乱棍打来,似乎并无怜香惜玉的意思。曾红艳吓的魂飞天外,小野哥把她放下后立即将她挡在身后。摆出一副绝不会让她受半点伤害的意思。
  在泰定大成的体术大宗师眼里,这些打手们的动作都形同慢动作,如果李牧野不想被打中,站在原地让他们围殴一天也不会倒一根汗毛。
  所有打向头部可能导致发型散乱的棍子都被随手击飞了,当胸和手臂特意挨了几棍子,衣襟是自己故意扯开的,暴露出劲健的肌肉,始终坚定的站在曾红艳身前,唇角溢血,眼神凌厉,简直就是一行走的荷尔蒙。
  “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李牧野简单的承诺让曾红艳想起了少年时跟着父母在东北,父亲曾喜国托着扁担面对一群混混儿,也曾经跟自己说过同样的话。她的心有一点点悸动了。
  感动一个人并不需要一生的持之以恒,也许只需要一瞬间的忘我付出就够了。但温饱一生却是个漫长理性的过程,不仅需要青春的悸动,还需要理性的责任感和能力。而女人往往容易因为被感动而动情,却也很容易翻脸无情。
  “不要打啦!”对卢总底细略知一二的曾红艳大声喊道:“你闯了大祸了,快走吧!”
  李牧野毫不理会,依然坚定的挡在她身前。一个打手举着棍子扑过来,小野哥巧妙的一招四两拨千斤把他手里的木棒引向了曾红艳,给她的感觉这打手就是奔着她来的。吓得曾红艳妈呀一声。李牧野侧身一脚将几乎打到她鼻尖的木棍踢断。然后将她再次打横抱起,趁着那卢总跑得慢还没跟过来,又一溜烟的跑掉了。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曾红艳没想到这些人会连她都不放过,被小野哥这么抱着逃离,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她两颊绯红,有些动情的问道。
  这娘们儿春心动了,但只是荷尔蒙作用下的一时冲动,在真正的利害关系面前,这种冲动一钱不值。

  “啥?你这辈子有没有闻别人屁过敏?”李牧野傻兮兮道:“哦,你要放屁是吗?没事放吧,我闻屁不过敏。”
  曾红艳一下子没忍住笑了起来。但同时又有点尴尬和失望。
  日期:2018-06-3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