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9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说的那么客气,老人家我的还不就是你的吗?”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归不归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纠结。如果不是吴勉不可以得罪的话,他说什么也不想讲这卷竹简示人……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掏出来铜简塞在了吴勉的手里。白发男人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眉头便轻轻的皱了起来。看了一眼铜简上面的文字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好久没有见到大篆所写的书简,想不到再看到竟然是破长生的法门……”
  “嘘!”听到吴勉没有任何忌惮的开口说出来铜简的来历,急的老家伙也顾不上挨罚了。对着白发男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发现没有人再注意这卷铜简,这才继续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要你我性命的东西,万万不可让他人知道……还是烧熔了它为好……”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竟然伸手去吴勉的手里抢这卷铜卷。却被白发手里的铜简拨了一下,打在老家伙的手上,随后慢悠悠的说道:“这么有趣的东西,就这样烧融了岂不是可惜了?这铜间我替你们爷俩保管……”
  说话的时候,吴勉讲手里的铜简放进了自己的怀里。这个时候,程咬金点头哈腰的凑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陪着笑脸说道:“爷叔,您老人家看看里面写的靠谱吗?真有办法可以逆转长生不老的身体?要是没有什么危险的话,你用老程我试试啊……”
  之前程咬金已经透露过自己想要放弃这长生不老身体的想法,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还有人想要放弃长生不老的。现在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东西,而且归不归还亲口所说是徐福大方师亲自写的,难免他会好奇起来。
  “难得你想得开”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程咬金一眼,说道:“等着吧,如果要试试的话,我第一个就找你。”
  “你还要试?这东西关乎你我的性命,还是烧熔了吧……”归不归听到吴勉还有尝试的打算,当下他便使出全力劝阻起来。不过白发男人没有听他话的意思,反而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也是和徐福一起长起来的,没有听他说过这一段吗?”

  “这事当年老人家我也是听说的,根子还在广孝得身上……”归不归紧紧的跟着吴勉,就担心自己一个没注意,这个白发男人施展幻术偷龙转凤。他的眼睛盯着吴勉身上放着铜简的所在,嘴里继续说道:“当年广孝已经显露出来要改投他门的迹象,不过此时广孝已经是徐福的亲传弟子,还让他成为和广仁、广义一样长生不老的身体。
  在广仁、广义的劝说之下,徐福那个老家伙也动过逆转长生不老药的想法。消除广孝长生不老的体制,到时候他变回普通人的寿命,就算改投他门对方士一门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后来徐福改了主意,对外宣称长生不老的身体不可以逆转。想不到那位大方师早已经想到了转化长生不老的法门,只是老人家我想不通这么紧要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城的皇宫里面。”
  既然归不归都亲口承认了,那么看起来铜简里面真有可以逆转长生不老身体的法门,当下程咬金不断在吴勉耳边磨着试验法门不的时候,让他这位双王亲自尝试。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程咬金的管家走了进来,说是外面自称一个叫做广治的方士前来寻找归不归、吴勉几位。当下,程咬金吩咐管家将广治请了进来,随后就见那位白发方士跟随着管家走到了正堂当中。
  “在岛上待的闷了,广治特此前来投奔……”
  如果按着饵岛的时间,广治算是和他门前后脚离开的饵岛。因为之前广仁、火山封了饵岛海路的事情,广治和两位大方师有了隔阂。
  他再没有投奔广仁的想法,原本到处走走看看的。

  广治先到了长安,没有想到这里四门紧闭。这样的大门自然难不住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广治只是使用了微末的手段便进了长安城中。
  在城中听说了闹妖怪的事情,是几位客居在骠骑大将军府中的高人退了这些妖怪。
  广治一听便知是吴勉、归不归的手笔,听说他门居住在程咬金的府上之后便过来拜见。守着他门几个人总比着跟广仁、火山的要好。
  归不归心里多少对广治有些愧疚,饵岛上面方士的死亡,老家伙多多少少也要附上一些责任。当下笑眯咪打听广治这次出岛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在岛上太孤单便出来走走,等到走的烦了再回饵岛躲躲清净。不管怎么说,精卫大方师和那些师徒都留在岛上,我也不可能不经常回去看看。”广治说的虽然平常,不过言语当中还带着些许的悲凉。
  “出来走走也好”归不归笑眯咪的向广治介绍了自己的干儿子,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咬金这孩子被加封了双王,过几天还要加盖王府。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咱们都在这里蹭着住。等你什么时候住的烦了,老家人我陪你去饵岛住几天。”
  进来的时候看到了程咬金这一头的白发,广治心里已经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初他第一次出离饵岛的时候,便是和吴勉、归不归一起廝混。此时在搭伴一起也没有什么,程咬金听说这又是一个广字辈的方士,急急忙忙吩咐管家摆下酒席,要来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大方士。
  看着广治身上的服饰有些破旧,脸色略显疲惫。程咬金又吩咐管家去沐浴更衣,顺便将皇宫当中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裁缝请来几个,为这位大方士量体裁衣。
  看着管家将广治带到客房之后,程咬金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归不归说道:“爸爸,儿子我难得看您老人家这么上赶着。咱们亲爷俩不绕圈子,您是不是看上这位广治方士身上的什么东西了?要不要一会洗澡的时候,老程我让人把他的衣服偷出来……”
  “胡闹,老人家我洞府当中天下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还在乎他身上那点家当吗?”归归不嘿嘿一笑之后,嘻闹着给了程咬金一个小嘴巴。

  一边站着的吴勉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是,他身上的家当你不放在眼里。不过人家家里的家底却在老家伙你的心里……”
  “天底下的奇珍异宝老人家我都看不上眼,那有点狂了。总是有那么一件两件的宝贝,能让我老人家高兴高兴。”对上这个白发男人,老家伙没有一点办法。当下只能顺着吴勉的话客气几句……陆无忌、归尘手里的底牌基本上已经打光,现在它们俩应该找个地方休养生息,近期之内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而长安城一战之后,广仁、火山也没有了踪影,程咬金派出了自己的亲兵在长安城到处寻找,也没有那两位大方师的下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