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9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程府的家人刚刚将香案摆放好之后,一个太后随身的太监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进了程府。当下这名太监口称程咬金接旨,老程却哈哈笑了一下,说道:“圣旨?先帝还在皇宫里面摆着,新君尚未登基。公公你说的圣旨是先帝的遗诏?还是其他那位皇帝的圣旨,这个咱们要事先说清楚。”
  “卢王殿下有所不知,英王已经在皇庄当中登基。今日起改了年号弘道……”太监笑眯眯的从身后力士托着的架子上将圣旨取了下来。随后对着程咬金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卢王程咬金自太祖皇帝、太宗皇帝及高宗皇帝以来,历经三帝奉公体国,实为不可多得之人才。今朕登基,为显皇恩浩荡,加封程咬金东海王王爵。现程咬金身兼卢王、东海王二王王爵,望其继续鞠躬尽瘁,孝忠朕躬。念起程咬金年纪老迈,朕不忍其官职压身,今日起,免掉其骠骑大将军、卢州刺史及京兆尹之官职……”

  “等一下!老子听明白了,这就是卸磨杀驴啊……”这个时候,百无求突然冲了过来,二愣子一脚踹翻了香案,没等后面的护卫反应过来,又是一巴掌打到了传旨的太监,随后将圣旨抢过来撕掉扔在了众人的面前。
  “要不是老子听老家伙说过你们人的花花肠子。刚才那傻小子被你们卖了,老子还差一点帮着他一起数钱!这就叫做明升暗降,里外夺权吧?什么卢王!东海王的我们都不干了!反了……现在我们就反了,回去和武曌那个娘们说,长安已经姓程了,有本事就派大军回来攻打,老子派下百万千万的妖兵妖将来,咱们大干一场吧!”知道自己这干弟弟忙前忙后的最后落得一个官职被免掉,只给了一个无权无势的双王封号,二愣子的心里便燃起了熊熊怒火。

  太监和众护卫谁也没有想到,好端端的传旨最后却落下了这样的下场。这个大个子疯言疯语的说自己是什么妖王,八成是脑筋有什么问题。不过传旨的太监是被他打了,圣旨也被他撕了。轮起来众护卫都是掉脑袋的罪过,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有想到的是,被百无求打倒的太监被人搀扶起来之后,只是擦了擦鼻子流下来的鲜血,随后冲着打他的二愣子陪了个笑脸,说道:“您大人有大量,别难为我这个来传旨的残废。临走的时候太后娘娘有话,程王府上不论何人,不伦何事皆可免罪……”
  “臣程咬金接旨……”没等太监说完,程咬金突然哈哈一笑,跪在地上捡起来刚才被百无求撕碎的圣旨。将圣旨一片一片的捡起来之后,竟然规规矩矩的对着一地的丝绸碎片说道:“臣卢王、东海王程咬金谢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程咬金好像戏台上的小生一样,有些夸张的大声喊了一句。随后将圣旨碎片交给了自己的官家,吩咐他用金线缝合。看着老程这副奴相,百无求气的哇哇大叫,怕自己气疯了失手打死自己的傻弟弟,当下它咆哮着进了后堂。随后一阵拆房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见到了程咬金接旨,传旨的太监这才算松了口气。原本他以为这次来传旨必有凶险,不死也要被脱层皮。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挨了一巴掌,还是远远出乎于自己意料的顺利。

  见到了程咬金接旨之后,传旨的太监哪里还敢在程府停留?连双王殿下的喜钱都不敢取,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程府。
  见到了传旨的太监离开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自己干儿子的身边,说道:“看来刚才老人家我说的只能当作一个笑话了,太后比你快了一步。封王的圣旨给你,那边骠骑大将军、京兆尹恐怕也给了别人……”
  “那样不是更好?”程咬金满不乎在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老程我身兼双王,什么都不用做便有双王的俸禄。当初有这样的好事,我也不用去贩私盐、造反了……”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哈哈一笑,散退了身边的家人,随后继续对着老家伙说了一句:“儿子我知道,爸爸您老人家替我抱不平。不过这天下当年老程我都能放下,现在也没打算再捡起来。再说了,您老人家想要测试国运什么的,也别用儿子我来试……老程我给您推荐一下,您看看豫王李旦怎么样?”
  “比起来你那个傻哥哥,老人家我越看咬金你这孩子越随老人家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不说这个了,不过做爸爸的还是要说几句。李唐的几个皇上都是不省油的灯,从李渊、李世民父子俩开始,城府一个比一个深。三代之下又有武曌这样的后宫,这可不是咬金你的福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难得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程咬金说道:“孩子你的福报极为厚实,不过却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原本到了这个时候,老人家我应该带着你远遁山林修炼术法的。这几十年你做了卢王享受了世上的富贵,怕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贩私盐、做混世魔王的程咬金了。原本老人家我对你还有别的打算,现在起来也不用多说了。好在你还有个当过方士的爸爸,还有个做了妖王的哥哥,我们保你个平安还是没有问题……”

  这时候,程咬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表情。这位双王殿下豫犹了一下之后,还是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卷铜片编成的书简。随后鬼鬼祟祟的将书简塞到了老家伙的手里,这才贴着归不归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时儿子刚才在皇宫里面找到的,几个不要命的贼囚不知道从哪个殿里抢到的。他们八成是把黄铜当成了黄金才抢了这铜简,不过里面的写的什么老程我不认得。好在这时京城,总能找到几个认得这字的先生。老程我找人去看过了……”

  “这是徐福所写的铜简……”没等程咬金说出来铜简上面写的什么,归不归已经认出来了铜简的来历。老家伙眼角的肌肉抖动了几下之后,咽了口唾液,打开了铜简只是粗粗的看了一遍之后,归不归的心脏便开始狂跳了起来。
  看完了铜简上面所写的内容之后,程咬金将铜简卷好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随后对着程咬金说道:“这上面写的东西,你有对别人言讲吗?”
  “我的亲爸爸诶,上面写的东西关乎你和小爷叔的生死,儿子我有几个胆子,敢对外人胡说八道?”程咬金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儿子我还是好奇,铜简上面写的倒是是真是……”
  “假的假的……上面写的每一个字都是假的。”没等程咬金说完,归不归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老家伙还是少有的烦躁不安,虽然说着是假的不过程咬金怎么看都像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白头发的吴勉走到了老家伙的面前。他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是你自己给我?还是我亲手去拿?”

  日期:2018-03-13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