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终于有个既疼自己又能压住师父的人出现,巫飞鸾高兴坏了,哪里不会抓紧时间搞好关系?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扮演规规矩矩的乖宝宝,此时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点头回答说:“太奶奶放心,小鸾记住了。不过,在小鸾看来,这恰恰表明了师父对您是真心实意的尊敬呢!”
  丁夏山闻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一把抱住小正太,欢喜道:“这孩子总是能轻易的就说到你心里去,真是太聪明了。”
  萧晋听得猛翻白眼。老人家就是这个样子,隔代亲,在面对喜爱的小孩子时,都会下意识的把智商降低。不过,有巫飞鸾哄老太太开心,这总是好事,所以他并没有拆穿孩子小心思的打算。
  詹青雪一进屋就进了卫生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来了大姨妈,反正半天都没出来,而方菁菁在得知老太太喜欢喝茶之后,就专程跑回办公室将自己那套茶具搬了过来,这会儿正在一旁专注的烹制,可以看得出来,她非常的紧张,以至于溅了不少水滴在衣服上。

  见丁夏山正在跟巫飞鸾说话,萧晋就凑过去,小声道:“别担心,老太太对你挺满意的。”
  方菁菁被他吓了一跳,险些拿不住茶壶,微红着脸瞪他一眼,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嘛?”萧晋坏笑着指指她正在往外倒水的茶壶,说,“既然你一点都不担心,那为什么明明已经洗过一遍茶了,还要再把这第二泡茶水给倒掉?”
  “哎呀!”方菁菁一声惊呼,小脸儿迅速的就从微红变成了酡红,羞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跺脚嗔道:“都怪你,离我远一点,不要捣乱!”
  丁夏山听到动静,见她眼睛水蒙蒙的,就关切地问:“菁菁,怎么了?小萧欺负你了?”
  方菁菁深深的低下头:“没……没有……”
  萧晋嘿嘿一笑,替她解释道:“那什么,是孙儿刚刚捣乱,害的菁菁浪费了刚泡好的一壶好茶。”
  丁夏山叹息一声,没好气道:“你这孩子,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总是那么不稳重呢?”说着,又对方菁菁柔声道:“菁菁,没关系,奶奶对喝茶没那么多讲究,端过来就好。”
  好在方菁菁的第二泡茶刚刚开始往外倒就被萧晋提醒了,并没有浪费多少,闻言赶紧将剩下的倒满一个茶碗,给老太太端了过去。
  丁夏山品尝了一下,就满意的点点头,赞赏道:“入口微苦,回味却甘,唇齿留香,恰到好处,在那个臭小子捣乱的情况下还能泡成这样,菁菁,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方菁菁的心这才完全的落回肚子里,微笑说:“奶奶您喜欢就好,我这里还有不少别人送来的好茶,下午让萧晋都给您带上。”
  丁夏山也不推辞,笑眯眯的答应下来。
  其实,老太太的心里一直都很清醒,不管萧晋对她有多么的尊敬和孝顺,她都不是萧晋的亲奶奶。相应的,她也不能太过分的对萧晋的私生活指手画脚,尤其是要避免因为她的原因而造成萧晋和他女人之间的矛盾。
  无论是苏巧沁也好,方菁菁也罢,她都尽量表现出恰如其分的亲切,就怕会让人家觉得她一碗水端不平,从而导致不必要的麻烦。
  也因此,莫说她本就喜欢喝茶,就算是闻到茶味就吐,也不会拒绝方菁菁的一片孝心。
  退一万步来讲,抛开萧晋在私生活方面的劣迹不谈,孤苦了大半辈子,能够在晚年得到这么多晚辈的真心孝敬,已经是难得的幸福了,她怎么可能会再贪心的要求许多?
  在已经悄悄换了老板的鸿天大饭店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饭之后,老太太照例回房间小憩,詹青雪拉着巫飞鸾陪她出门转悠去了,萧晋这才有机会跟方菁菁单独相处。
  “我不是让人给你把新沙发送过来了吗?”来到方菁菁的办公室,萧晋看见自己曾经睡过一晚的那张沙发还摆在那里,就奇怪的问。
  “我喜欢这个,不行么?”方菁菁给他端来一杯酒,没好气道,“你让人送来的那个沙发宽的像床一样,哪里是摆在办公室的东西?”
  “像床才好呀!”萧晋笑着说,“万一什么时候我又要在这里过夜,你还是不让进卧室,好歹沙发也能睡得舒服一点嘛,人家特意挑选的家具城最宽的一张呢!”

  “去死!”方菁菁轻踢他一脚,红着脸嗔道,“这里这么多的房间,你为什么非要在我这里过夜?”
  “因为这里有你呀!”
  萧晋笑出满口大白牙,明明看上去坏坏的,方菁菁的心却没来由的剧烈跳动了一下,但紧接着神色就黯淡下去,低垂着眼睑幽幽地说:“我不喜欢你总跟我开这种玩笑。”
  “谁说我是在开玩笑了?”

  方菁菁霍然抬起头,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眼中甚至还浮现出了些许恐惧的神色。
  见状,萧晋就叹了口气,伸手轻抚她的脸,说:“对董雅洁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傻丫头,你总是这么喜欢在主观上左右自己的感情倾向,实际上,你内心里并没有做好准备、甚至都还没有想清楚,对不对?”
  从外表上来看,方菁菁是一个温柔中带着矜持的姑娘,初次见她的人都会觉得她待人接物分寸拿捏的很好,既不过分柔弱,也不咄咄逼人,很舒服,又不会被轻视。
  然而,只有萧晋才知道,她的内心里有一座火山,平日里会一直处在休眠的状态,一旦对人动了情,炽热的岩浆便会喷薄而出,淹没她在感情中本该存在的理智。
  也因此,她明明性取向正常,却生生自我催眠成拉拉去适应董雅洁的需求。现在,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萧晋,便再次忘记了思考,硬是将还没有水到渠成的感情给推到了悬崖边缘。
  这就是春节前萧晋逃避了她的问题会让她那么伤心、以至于自暴自弃的去找董雅洁寻求安慰的原因。
  事实上,就像萧晋所说的那样,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刻骨铭心到可以不管不顾的地步,甚至连夏愔愔那种对萧晋其他的女人视而不见都还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在他有所表示时会不害怕?
  萧晋的提醒让她清醒过来,她心里很是感激,但同样也让她感到有些无地自厝,躲闪开他的目光,支吾道:“我、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
  萧晋呵呵一笑,说:“不明白就自己慢慢想,现在咱们谈正事儿吧!陈康安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家与天石县的接触不是年前就结束了吗?”
  方菁菁深吸口气压下悸动的复杂情绪,清了清嗓子,正色说:“这眼看农展会就要开始了,陈家也已经投入进来数百万的资金,可县里一直拖着不签协议,他们心里要是能踏实才怪。”
  “那娄伟才呢,他是怎么回事?”萧晋点燃一支烟,又问。
  拿了个烟灰缸放在他面前,方菁菁回答说:“从初三开始,陈康安就在县里四处活动,但凡在县衙门里能说的上话的,他都送了厚礼,知道咱们计划的那几位自然对他是虚与委蛇,不清楚的倒是有不少愿意帮他,其中就数娄伟才最热心。
  日期:2018-01-27 0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