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那位阴司正堂已经带着几个手下远远的逃了下去,因为不能施展五行遁法,它们只能向着城外一阵狂奔,只要出了长安城便有机会回到冥世。到时候见到了阎君,一定给陆无忌哥俩穿个小鞋。
  有本事你们俩这辈子别死,只要死了就把它们俩扔到无边冥界遭罪去。
  看着归尘控制的百无求已经追了下去,而归不归还是一动不动的抱着火山站在原地。陆无忌笑了一下,伸手慢慢向着老家伙的脖子抓去,嘴里同时说道:“现在不管你儿子的身体是被谁操控的,它已经跑远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说是等归不归最后的遗言,不过陆无忌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减慢的迹象。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它的手已经抓住了老家伙的脖子。就在陆无忌准备下手将归不归的脑袋揪下来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阵破音之声……“嗖!”的一声,陆无忌甚至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的身体便再次被什么东西打飞了起来。随后远远的飞了出去。撞倒了一连串的民房之后,它好不容易的摔倒了地上。站起来向着归不归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就见‘百无求’一脸不敢相信的站在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上。

  见到了陆无忌站起来之后,‘百无求’冲着它说道:“我也不知道……还是一瞬间……我控制不了它……”
  “不要管归不归了,我们一起了结……”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陆无忌才发现那几个阴司已经失去了踪影。它们几个实力虽然不行,不过逃走却是一把好手。就这么片刻的功夫,竟然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广仁刚刚被打飞了,几个阴司也逃了,现在眼前虽然还有一个抱着火山不撒手的归不归,不过偏偏就是这个老家伙碰不得。现在难得自己兄弟俩有了主控局面的时机,却什么都控制不了。
  “归尘,我们走吧。我们在妖山之下汇合,你先走……”虽然不甘心,不过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为了刚才能控制住百无求,它们俩已经杀掉了百疆留在这里监视妖王安危的妖物。只怕再耽误一点,百疆得不到监视妖物的禀告。会再派大军前来护驾,到时候就算靠着百无求百疆不敢对它们俩下手,可是再想通过百无求操控妖王大位,那几户便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现在趁着百无求被控制住的消息没有走漏,还有机会前往妖山兴风作浪。

  说话的时候,陆无忌操控的亚王已经将地下的禁制卸掉了。就在它打算最后一搏,先让归尘离开,自己在动手解决掉这个老家伙。就算百无求会回来搭救这个老家伙。
  施展妖术遁法也要花费一点时间的,只要有瞬间的空档,自己已经足够作成大事了。
  这个时候,虽然听到了归不归说话得声音,不过钱老大还是不甘心长生之门就在眼前就要他放弃。反正已经得罪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那就得罪到底吧。
  钱老大再次抓住了年轻人,他将赵吉高高的举过了头顶,眼看着就要向着水池力扔出得时候。赵吉的体重突然爆增。一眨眼的功夫,钱老大手上好像拖着一座山一样。当下保命要紧,他只能送了手,在松手的同时,身子闪了出去。如果钱老大慢了一拍的话,他可能就要被这个看似瘦弱的年轻人砸死。
  而黑衣人和归不归那边。好像都没有看到这里一样。黑衣人的眼睛一直都停留在老家伙的身上,钱老大动作的时候,他正在对着归不归说道:“归不归什么时候这么替别人着想了?可惜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要不然的话,我还以为你要去争那大方师的位子。”
  这个时候的归不归还是没有睁眼,躺在地上笑眯眯的说道:“一个大方师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老人家我也去找个高山、海岛什么的。做一个泰山大方师、海岛大方师的,关起门来自己乐呵乐呵还是可以的。广治,你什么时候见不得人了,还要黑雾遮脸。怎么?你也知道用活人生祭这事缺德”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黑衣人身上的雾气慢慢开始变得稀薄了起来。随后,饵岛大方师首徒的样子也露了出来。他看着没有睁眼的归不归,再说话的时候,也变回了他广治的声音:“到底是归不归,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自认没有露出来什么破绽。”
  “发现广治你能有多难?”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广治说道:“当初古稚国的一切,我还是在精卫大方师留下的典籍当中发现的。你变成了长生不老之身,他那个做师尊的还要慢慢煎熬。算起来他老人家的大限也快到了吧?”
  说到这里,归不归终于睁开了眼睛,冲着广治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再说,有你们师徒俩这样术法的人已经凤毛麟角了。老人家我知道的人当中,要么人家已经长生不老了。不值当再来犯险。要么没有你们这样的本事,剩下的也不用猜了,直接说你们二位精卫、广治的名字就好了。不过还有有件事情。老人家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二位拉上钱老大这些人做什么?老人家我怎么看,他们都有点多余”

  说到了钱老大,广治这才扭脸向着他那边看了一眼。随后冷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他们自然也能派上用场,这个你大概是看不到那个时候了。归不归,你还有多少术法可用”
  说话的时候。广治已经向着百无求和归不归这边走了过来。
  而老家伙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没有一点如临大敌之时的样子。在广治走过来的时候,他只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嬉皮笑脸的盯着越走越近的广治,就在两个人距离两丈的时候,他们中间突然迸发出来一阵火花,就连空气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广治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草原和后稚国这一带。并不知道吴勉、归不归这边的事情。现在看到归不归竟然不计得失的将术法施展了出来,他这才明白了过来。当下,广治停止了脚步,看着笑嘻嘻的归不归说道:“你你身上的封印解开了”
  “同喜同喜”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还不是托了你和精卫大方师的福吗?说到精卫大方师了,他老人家是不是也该出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迈步迎着广治走了过去。随着他的脚步临近,两个人中间的火花好像下了一场火花的大雨一样。
  归不归迈出去第一步的时候,广治还能硬顶着。老家伙走出第二步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首徒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黄豆粒大小的汗珠瞬间冒了出来。眨眼之间,广治身上的衣服便已经湿透。
  当初归不归的术法还没有找回来的时候,广治一直以为自己的术法和全胜时期的归不归半斤八两。如果两个人动手,没有几天几夜分不出来胜败。现在和找回来术法的归不归只是试探着动手,自己便没有招架之力。看来真动手的话,顷刻之间便可以分出胜负,能站到最后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自己。

  日期:2018-03-12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