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92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阳城现在动静很大了,后面的料定我们不敢再回阳城,但我们偏要这样做。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应该是海城,我们要等那边的情况摸清楚后,再回去不迟。”华辰风说。

  华辰风有自己的安排,我当然也不会反对。在这个时候,他的决定无疑是最理智和有效的。
  我们所在的地方,离阳城并不远。到了阳城,我和华辰风住进了市中心的一所五星酒店。
  华辰风的意思是市区人比较多,如果对方要搞事情,那会更加困难。这两天确实要小心一些。
  洗澡后躺下,将手机接上充电器,刷了一下新闻。我们在高速上的车祸没有被报导出来,但南居着火倒是在网上被热议。
  但是新闻说得很简单,就只是说南居一直是阳城闹市区一座‘固执’地存在的旧宅,因为旧宅主人的强大背景,所以在周边都已经被拆掉修成高楼后,这座旧宅还是没被拆。现在一把火烧了,终于是可以修成高楼了。
  网上还有人抛出了阴谋论,说这肯定是某地产商想要那块黄金地皮,一直和业主苦谈无果,于是下狠手将那屋子给烧了。这样就能买下那块地了。
  也有人说,那屋子其实是阳城苏门的产业,人家一直没拆,是因为有意义。要是想拆了修高楼,人家南和集团自己都有开发房地产,用不着别人来开发。
  看热闹的总是不嫌事多,网上说什么的都有。只有我和华辰风知道,那房子被烧,是有人想把我们烧死在里面。
  这一次的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我们死。不但烧了房子,而且还准备了第二套方案,如果我们逃出阳城,他们就启动高速路上大货车方案,势必要把我们置于死地。
  我甚至想,如果我们马上回到海城,没准海城还有一个死亡计划等着我们。到底是谁这么恨我和华辰风,一定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我现在也知道了华辰风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美国去了,要是孩子一直留在我们身边,不知道这些惊魂事故他能不能逃得掉。就算是逃得掉,那也会对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巨大的损伤,有可能是一辈子也恢复不了的损伤。
  中午的时候,二哥过来看我们了。然后叫了一座饭菜,我们酒店的豪华套间里一起吃饭。
  二哥非常的自责,一直在说是他没有保护好我们。他应该多派些人手守在周围,这样我们也不会遭此一劫。
  华辰风说二哥不必自责,这些祸都是我们从海城带来的,所以不关他的事。
  “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他们一直在问,当时南居里住的是什么人。我没告诉他们,我说是空着的。我这样说,也是不想影响到辰风。如果警方知道是你们住在里面,那肯定会要求你们去录口供。”
  华辰风点了点头,“我现在的处境,确实不方便露面。那警方那边有结论了吗,起火原因是什么?”
  “结果没有这么快出来。应该还得再等等。”二哥说。
  “好,那如果有结果,还请二哥及时告之。”
  “一定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一定要将你们置于死地?是因为利益,还是因为仇恨?”
  华辰风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害死我和淇淇。我想不出我和谁有这么深的仇恨。”
  “那就是因为利益了?”二哥说。
  “这个不太好说。都有可能吧。我现在眼睛都看不到了,已经是一个废人,他们竟然还不放过我?”华辰风表情凝重。
  “他们如此处心积虑地要置你于死地,本身就说明你不是一个废人。如果你是一个废人,那别人才不会来找你麻烦了。”二哥的观点倒是差不多和我一样。
  “对啊,你没必要总是说自己是废人,你只是眼睛看不见。”我附和着二哥说。
  “对了,会诊的事,因为有一个专家身体不好推迟了,专家们预计后天可以到齐,到时还是去看一下吧?”二哥说。

  这一次华辰风明确拒绝,“谢谢了,现在我不会见任何外人。我也信不过任何人。”
  二哥表示理解,“那也行,那就暂时不看,等过了这一阵再说。”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二哥还有事就先走,我送他到了门口。我说现在华辰风情绪很不稳定,如果说话不妥的地方,让二哥不要放在心上。
  二哥笑了笑,“他说话没有任何的不妥,他经历生死大劫,还能保持如此淡定的状态,已经是人中龙凤了。不过他拒绝专家会诊,我还是觉得挺可惜的。”
  “过一段时间再说了,对了二哥,阳城有没有什么很出名的中医专家,治眼睛很厉害的那种?”

  “你是想请中医看辰风的眼睛?”
  “以前辰风眼睛也看不见过,后来就是阳城的一位中医治好的,只是现在记不清他的名字了。”
  “那当时是谁去请的那位中医,应该大概还记得他住哪里吧?如果知道名字那就更好了,很容易查得到联系方式的。”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向二哥解释,我总不能说,当时去请的人是我,但我现在失忆了,所以什么也想不起来。
  当时华辰风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二哥应该是在国外念书。所以对于那些事情,他是完全不知情的。
  所以这事和他讨论,他提供不了任何的线索。“二哥,当年的事,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你帮我问一下阳城附近有哪些比较知名的中医,尤其是能治眼睛的。如果有合适的,我去拜访一下,看能不能请个好一点的大夫把辰风的眼睛治好。”

  “好吧,那我让人查一下,回头给你消息。你好好照顾辰风,我先走了。”
  送走二哥,我回到酒店。华辰风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先睡一会吧?昨晚太累了,保持体力,对你的身体恢复有好处。”我对华辰风说。
  “也行,那躺一会吧,你一下,华氏的股价怎么样了?”
  我打开手机行情软件,华氏的股价一直在跌,而且放量大跌,完全没有停止的迹像。
  华辰风见我没说话,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跌得很厉害吗?”他声音有些沉,听起来让人心疼。
  “是的,一直在跌,而且没有任何调整,直接低开后大幅下跌。应该是有人在做空。”
  “嗯,我知道了,睡一会吧。”
  我轻声安慰,“你不要太焦虑了。总会好起来的,你先好好睡一会,睡起来以后,我们再想办法。上一次你和陈木还有吕剑南不是把南和集团的股价给托起来了吗,我相信你这一次也可以。实在不行,我们就出手护盘就行了。”

  华辰风摇头,“现在不一样,我眼睛看不见,很多事我都做不了。更别说去带领陈木他们一起护盘了。一个瞎子,做不了这些事。”
  日期:2019-01-0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