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1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霍奇森中校和怀特海德上尉带领的10辆坦克是首次参加布纳战斗,其车组成员全部参加过北非与德国人的格斗,经验丰富。12月16日,伍滕准将率先头部队第九营的664名官兵抵达前线,后续部队第十营也将在次日乘船前来助战。17日夜间,X部队主力7辆坦克隆隆开向预定集结区域。期间美军第一二六团第一营、第三营不断炮轰日军前沿阵地,用炮声掩盖坦克引擎的震动和履带拖动的声音,以使次日的坦克出击达成最大的突然性。为掩护靠近前方的澳军,美军对日军阵线进行了压迫,双方最近距离仅50米。18日5时30分,澳军从集结地向进攻位置出发。6时到6时45分,美军两个营向后撤出300米为澳军让路。6时50分,盟军航空兵和地面火炮进行了10分钟炮火准备。7时,澳军步兵在坦克的带领下向日军阵地发起了冲锋。

  日期:2019-01-04 21:49:28
  (正文)
  澳军坦克和步兵之间保持在可相互支援的有限距离之内,坦克直接冲向从海岸到新跑道东角的日军工事群。尽管盟军的炮火准备并未摧毁日军工事,但澳军向恩代阿德雷海角的突击仍然取得了成功。突然杀出的坦克让日军惊慌失措,它们在一座座碉堡前安然通过,保护紧随其后的步兵。澳军士兵会将手雷从日军工事的小孔中塞进去,直到将里边的守军全部炸死为止。这些在米尔恩湾战斗过的澳军士兵已充分领教过日军的残忍,他们努力保持在通过的道路上不留一个活口,这样自己的背后才称得上是安全的。

  坦克的出现彻底摧毁了日军的士气,曾让美军步兵吃尽苦头的碉堡火力打在坦克上如隔靴搔痒。澳军坦克的37毫米炮若非抵近炮击同样无法直接摧毁日军碉堡,但它们能将步兵掩护到掩体跟前就已足够了。艾克尔伯格见状欣喜若狂,对澳军坦克在布纳的表现赞不绝口,称眼前“是一场壮观而戏剧性的、勇敢的攻击”—这话要是让古德里安、隆美尔、蒙哥马利以及顶替他到欧洲战场的巴顿听见了,估计能当场笑晕过去。从新跑道到海岸大约800米距离澳军一路快速推进,以至于美军以为他们根本没遭到多少伤亡。

  但澳军的左翼攻击在新跑道东端遭遇困难,在10分钟推进的90米距离上先头连87人已经倒下了46个。怀特海德上尉很快收到了求援信号,一名步兵敲打坦克向他报信:“喂!伙计,我们需要支援,再没有坦克我们全得挂了。”他调整方向跟着步兵向西开去,前方很快出现了日军三个火力点。怀特海德连发5炮将最南边的一个解决掉。当他调转炮口准备对付第二个碉堡时,视野中突然出现一团烟雾,炮管也剧烈晃动起来,他自己也被从座位上掀了起来。意识到日军可能近身爆破的上尉试图通过观察孔向外张望,恰好一名日军敢死队员跳上坦克将步枪伸进观察孔开枪,怀特海德的一只眼睛被打瞎。随后霍奇森中校接过了战场指挥权,但他从开放式炮塔向外观察以获得开阔视野时被日军机枪打成重伤。上午10时,澳军两名坦克指挥官全部因重伤退出了战斗。

  在坦克的支援下,澳军第九营当天夺去了恩代阿德雷海角周围的一片阵地,顺利完成了第一步任务,但也付出了171人伤亡的代价,占全部参战兵力的三分之一以上。最大的损失是两辆坦克被焚毁,另有一辆需要维修观察孔。前线的进展使盟军终于有机会近前察看日军残留的碉堡。事实说明,之前美军以他们具备的条件是很难单独摧毁日军防御工事的。当晚在写给萨瑟兰的信中艾克尔伯格说:“我知道麦克阿瑟将军将会很高兴了解到这一点,我们在日军阵地发现了配备有铁门的混凝土碉堡,这样的碉堡组成的防御阵地在士兵缺乏其它有效帮助的情况下是无法逾越的。”

  19日前线相对平静,盟军只是以炮兵向日军阵地实施炮击,积蓄力量的同时肃清前天占领的地区。为弥补X部队的损失,当天绰号“公牛”的摩斯少校率11名坦克手赶到前线支援。
  20日清晨6时30分,盟军3架轰炸机投弹后是例行的炮火准备,随后步兵在4辆坦克带领下发起冲锋。很快两辆坦克陷入沼泽动弹不得,但盟军还是在当天肃清了新跑道地区日军最后的阵地。眼见敌军来势凶猛,山本大佐将余部全部撤往西梅米溪对岸。盟军过溪难度极大。强攻势必伤亡巨大,唯一那座长40米的桥已被炸出一个大豁口,日军数挺机枪和四五十条步枪将其封锁得严严实实—现在能过桥的恐怕只剩下云南米线了。

  21日上午,伍滕下令美军第一二八团第三营和澳军第十营从下游寻找过河点。桑德森上尉的美军连终获成功,官兵游水过溪晚23时在西岸成功建起了桥头堡。22日盟军在付出59人伤亡代价后肃清了溪东所有日军,并派工兵收集物资准备修桥。到23日中午,美军第一二六团第一营、第一二八团第一营陆续过桥。在工兵测试桥梁可承重14吨后,澳军4辆坦克安全过桥来到溪西。
  山本手中还有相当的兵力,并利用盟军过河之际提前完成了防御调整。他手中至少还有2门75毫米炮、2门37毫米炮,距离旧跑道东南角不远还有几个76毫米高炮阵地,弹药供应非常充足。但狡猾的山本为达成突然性,强令炮兵在数天时间里一弹不发。盟军事先知道日军手中有高炮,但航空兵几天未遭炮击使他们相信日军高炮已被摧毁或弹药告罄。为保险起见,伍滕还是决定在第二天进攻中只投入3辆坦克,留1辆做预备队。当晚荷兰运输船“卡西克”号和“巴丹”号运来了420吨补给和2辆宝贵的坦克,但它们还远在奥罗湾,无法赶不上第二天的战斗。据称第二批增援的11辆坦克已随船离开了米尔恩湾。

  坦克指挥官麦克马洪中尉认为正面太宽,坚持让4辆坦克悉数出动。24日9时30分,在10分钟炮火准备后澳军4辆坦克开始带步兵向旧跑道开进。开始一小时进展顺利,但澳军坦克很快进入日军重炮编制的火力网。山本的忍耐终于得到了丰厚回报,日军成功的反坦克战术一举成功,澳军坦克瞬间被揍成了四堆大火。失去了坦克的帮助,盟军的进攻立刻陷入一筹莫展的状态。在随后两天里举步维艰,仅仅推进了数百米距离,最右翼的澳军两个连合计兵员已不到20人。26日夜间,“贾帕拉”号运输船在奥罗湾卸下了第三批坦克兵,预示着这种进攻利器很快就会到来。

  虽然地面攻击不力,但澳军几天来昼夜不停地轰击日军阵地,似乎永远无穷无尽。穿甲弹不断破坏日军碉堡,将日军士兵从里边逼出来。柴田中尉在战壕里一边连叹“可惜”,一边数着落在附近的炮弹。“天哪!敌人一门炮一小时内竟发射了500发炮弹,这还只是我周围的炮弹数量。完全是浪费,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浪费的了。”对美军来说物资是打赢战争的必需品和消耗品,战争就是用物资消耗代替士兵的生命。而日军总习惯用士兵的生命去弥补物资的不足。

  从布纳到戈纳之间全是低洼湿地,战壕内的日军士兵膝盖以下全是泥水。他们只能等夜晚美军停止炮击后悄悄爬出战壕晾干身体。不过一旦被美军发现,就会立即打过来无数发炮弹。眼见美军炮火打个不停,山本大佐认为继续据守旧跑道意义不大,只会徒增伤亡,于是下令各部向基罗帕角周围的种植园区撤退。盟军炮兵的持续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27日下午16时15分,沃伦部队副指挥马丁上校发现日军有从旧机场撤退的迹象,但澳大利亚货船“穆尔克拉”号运载的7辆坦克和400吨物资当晚才能在奥罗湾卸载,无法及时赶上战斗。伍滕下令翌日发起全面进攻。因为大部分守军已悄然撤走,到中午旧跑道地区日军有组织的抵抗已经结束,伍滕宣布旧跑道地区进入最后肃清阶段。滞留在部分孤立据点的日军已经走投无路,但他们绝不投降选择了战斗到死。扔进碉堡的手雷只要还没爆炸就有可能被扔出来,盟军士兵经常被迫面对他们用军刀和刺刀进行的疯狂自杀冲锋。6名日军士兵从澳军和美� 尸体上扒下军服试图隐匿身份,但因个子太矮和相貌差异被认出后全部击毙。一股20人的漏网之鱼在29日凌晨4时闯进了一个美军急救站,日军士兵用生硬的英语连喊“医生!医生!”发觉来袭的美军士兵和伤员来不及拿起武器就和日军展开了肉搏,其中15人阵亡12人受伤,近五周来第一二八团第三连第五任连长鲁达尔中尉也被打死。等美军的一个连匆忙赶到时,日军已丢下5具尸体绝尘而去。

  至此机场旧跑道已牢牢掌握在盟军手中,沃伦部队已能随时攻打日军基罗帕溪以东的最后阵地基罗帕角,山本大佐的最后时刻就要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