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66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办法是有,但是却很没有公德,那就是把阴魂困在这个房间里面,然后叫他们搬出去就行了。但是这样的办法只是换一个受害者而已,对解决这件事情毫无任何帮助。而且这个房子以后再也不能住人了,因为这个阴魂不会主动走。大家肯定会疑惑为什么我不能把它送走。其实道理很简单,那个铜镜的主人收它进去的时候用的是什么咒语和符咒我并不知道,而且它吸收了很多来自于铜镜的阴气,如果我没有相应的对策的话,是不能直接送走它的,甚至连喊魂出来都困难。就像是我的钥匙能开我的锁,但是我的钥匙却不一定就能打开别人的锁。铜镜的主人下的咒语和符咒只有他自己清楚。当我用来解这个咒的时候用的不是一个系统的,那自然也没什么效果。就算有,也是微乎其微的。

  我仔细看了看那面铜镜,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撰文没有署名。想从这上面找到线索联系到那个行内人显然是不行的,我问圣洁:“你还有没有偷了这个铜镜主人的其他东西。”
  圣洁在地面上翻了翻,拿出了三个钱包和一个手机说道:“记不清楚了,当时还拿了个手机还是钱包来着,反正就在这里面。”
  我说你做这一行的,应该知道怎么联系失主吧,你看看钱包里面有没有身份证或者电话名片什么的。然后一个一个打过去问,务必把这面铜镜的主人找到。
  圣洁显然有点犹豫,他说道:“这样会被人骂死的。”
  我说:“你连偷窃这种缺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还怕别人几句辱骂吗?况且,别人的辱骂比起做的事情来,简直就不值一提。你赶紧吧,去你房间联系,如果不想这个阴魂多陪你几天的话。”
  听完我说的,他慌忙跑进房间开始一个个联系。小陈也跟着走了进去。我又端起那个罗盘,仔细看了看,在上面简单的打了个手决,念了几句咒语,丝毫没有过多的反应,这就说明那个阴魂现在不在铜镜里面,而是在房间的某个地方,从罗盘转动的程度来看,说不定就在我身边坐着。想到这里,我也再没有心思研究那个铜镜。从我布包里面取出一对红烛,再拿出一个很久没有用到的简易油灯,和一些平时都用到的物品,准备摆一个困魂阵,虽然现在我在这里它不至于现身出来害人。但是这种阴气极重的阴魂,还是先控制住为好。免得出现意外,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摆好东西,插好红烛,往油灯座上倒了点香油,点上油灯,又点上一对红烛。然后把客厅的灯关上了,这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当我关上灯的那一刹那,小陈和圣洁也打开了门,说找到了。但是对方把电话正好没电了,说回去充好电再联系我们。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对坐,示意他们返回方面,他们知趣的照做了,不但返回了房间,还带上了门,还打上了暗锁。显然被客厅里面的阵势给吓到了。我也不管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把这个阴魂困起来,我没有把他再次困在铜镜里面的能力,但是把它困在一个某一个地方一阵子我还是有把握的。
  我找了一个角落,用坟土铺出一块地方,然后把铜镜放在上面,点了九根短香。放了点贡品在旁边,然后用墨斗线把那个角落围了起来,留了一道口子。然后取出一张引魂符,贴在铜镜之上,手里又隐藏的捏了一张引魂符,就开始念咒引魂。
  这个困魂阵有个讲究,坟土用来提醒它已经是亡魂,而且这个角落才是它的归处,油灯是用来稳魂,只要油灯不灭,它就会安稳的呆在那个地方,不再到处撒阴气。这个困阵我没有用任何攻击性的东西,因为就算用了,效果也不是很好,反而会激怒它。所以唯一支撑这个阵法的因素就是那盏油灯,绝对不能灭。而且我点的是短香,这种香是古人常用的计量单位,香的燃烧时间只有五分钟,香灭阵失,也就是说,五分钟之内,我必须成功的把阴魂引进阵法之中,如若不能,不但困不住他,我也会受到阴魂的反噬。因为这个困魂阵没有成功困魂之前,有另外一种说法,叫做聚阴阵。

  当时摆出这个阵法的时候,我内心是很纠结的,我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安全,这让我很苦恼,我曾经也被阴魂反噬过,知道个中滋味,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而且我心中有一股强大的信念在支撑着我,那就是师父在电话里和我说的那句话:这件事情你能搞定。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走到阵法角落的对角,开始踏罡步念咒驱魂,说是驱魂,其实我只是在驱阴。我确定不了它的位置,但是我可以把房间里面的阴气慢慢驱走,只留下那个角落的阴气,它自然就会往困魂阵里面走。这是个笨办法,但是有是个能确保万无一失的办法,只是时间上面有点紧,好在房间不大,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九根短香已经灭了四根,好在成功的引魂进阵,总算松了一口气。封完阵之后,又往油灯槽里面添满了香油,这个灯也是特制的,一槽油可以持续一个时辰。也就是说,每隔一个半小时就要去添加一次油,如果时间过了灯芯就会烧的很短,再添油就不能添满了,只能添加一点点,如此循环下去,油灯很快就会熄灭。这种灯是不能中途添加灯芯的,因为灯芯是阴魂的聚焦点,一旦有变动就会引醒阴魂挣脱困阵,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而且想要再次困魂也几乎不可能了。

  加完油灯,我有点虚弱的转身敲了敲圣洁的房门,顺口说了一句,开门吧。门打开之后我赶紧走了进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头倒在圣洁的床上,圣洁见我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哆哆嗦嗦的问我怎么样?是不是搞定了。小陈倒也灵泛,抓起我垂在床沿的双脚就开始轻轻捶打起来,手法倒也娴熟,想不到他还有这门手艺。
  我说着没事没事,等一下。然后闭目养神大概一刻钟左右,我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站起来问到:“那个师傅给你回电话过来了没?”圣洁摇摇头说没有。我说:“那就再等等,我外面摆了一个困魂的阵法,那个阴魂现在被我困在里面,但是那个阵法需要那个油灯来维持,那个油灯每隔九十分钟就需要添加一次香油,时间只能少不能多,如果灯熄灭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小陈这个时候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说道:“这么神奇,和电视里面演的一样啊。”我瞪了他一眼,叫他严肃点,然后起身说道,你们跟我出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带他们走到那个角落指了指那个阵法说道:“那围住线不能动,那个油灯就是要添油的灯。你们……”我话还没说完,小陈又插嘴道:“那红蜡烛快燃完了,需要换吗?”
  我说不用,你们只需要维持好这个油灯不灭就好了。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圣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递给我说道:“是那个铜镜的主人.”我接过手机,直接按下免提,还没来得急开口,那边就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呵呵,你是不是快要疯了?不过你还算聪明,至少能找到我的电话,问我求助。你们这帮窃贼,活该遭报应!!哈哈哈”
  日期:2018-03-1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