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6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震惊过后我冷静了下来,想着先了解了解这个事情,再判断能不能办的了,如果这个阴魂来历不一般,而且阴魂不散怨气太重的话,估计我也只能袖手旁观给他们另寻高人了。
  我摇了摇头,然后坐在了圣洁的对面,开始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招惹上这样一个阴魂的。

  这个时候圣洁的精神头也好多了,阴邪之气已经大部分都祛除了,但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要那个阴魂存在,他永远都好不起来,除非那个阴魂主动离开,或者被人驱逐送走。否则他的阳寿会剧减,虽然不会马上丢了性命,但是也活不完他原本的阳寿了。
  坐下之后,我的表情显得很凝重,稍微思考了一下,有几个问题,我迫切的想知道,首先是圣洁的命格,如果他是纯阴体质,而且又无意间做了一些招魂惹魂的事情,那也能招致这等阴魂也算是情理之中。其次,我要知道的是,圣洁是不是做了非常伤天害理的事情,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东西。还有就是这个屋子会不会本来就是个阴宅。
  那个时候是下午,依靠太阳的落山的方位,我简单的辨别了一下这房间的坐向和采光纳气,基本上排除了是阴宅的可能,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圣洁,他显得很惶恐不安,似乎以为我也束手无策,我知道这个时候,他肯定把我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说:“圣洁,你将你的生辰八字报给我,我给你排一下命格。”他吞吞吐吐的说:“我不知道生辰八字,我就知道我生日。”我说:“那你告诉我你的生日。”

  当他说出生日的时候,不用看时辰,也排除了纯阴体质的可能。那难道是做了什么非常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我赶紧问道:“你是做什么职业的?不会是盗墓吧?”他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盗墓,我哪有那个胆子,我是做...是做...”又是吞吞吐吐很久。最后小陈实在忍不住了说道:“你要命还是要面子,有什么不能说的,刘哥又不是丨警丨察,只是个道士,而且还是个熟人。你怕什么?”
  听到这句话,我就大概知道了圣洁是做什么的了,肯定是不光彩的事情,而且还是违法的,虽然这个社会不正之风是有点猖狂,但是我还是不想与这种人为伍。俗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既然做了违法的事情,那现在这种情况也算是报应,既然是报应那就应该他自己承当,我不是什么救世主,更加不会无故去斩断那些本应该存在的报应,这不是从善,而是助恶。对我来说会造业障。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把手中的罗盘塞进布包,就打算离开,不想插手这件事情,他们俩知道我的用意,小陈赶紧喊道:“刘哥,刘哥,别走,真的,只有你能帮到我们了。”
  圣洁的反应更加夸张,慌忙连爬带跑的闪身跑到我面前,普通一下就跪倒在地双手拉住我,嘴里呜呜的说着一切恳求自责的词语,末了还向我保证这辈子再也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了。见我无动于衷,双手一松,就准备要跪地上磕头,一副你不救我我就必死无疑的姿态,让人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赶忙阻止了他的磕头,如此大礼我是受不起的,小陈和我一同拉起圣洁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摇了摇头,对他说道:“你所做的营生,想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你还是说与我听,我看是否该受到如此报应,如果你要伪装或者保留那么我也救不了你,希望你自己好之为之。”
  看我这么说,他才把他是个惯偷的事情从头到尾毫无保留和我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痛哭流涕,他从心底里就开始认为这件事情的发生是因为他偷东西作孽而造成的报应,所以他现在很后悔,他说如果可以,他愿意找到那些被他投过的事主像他们道歉,而且愿意尽可能的赔偿他们的损失,可是这些事情都只是说说而已,他怎么可能找的到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们。不过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看的出来,他是真心的想回头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我说:“你做了这么多坏事,日后肯定是要弥补的,至于怎么去弥补,我想我不用多说,你自己也有个概念,但是我可以实话和你说,这次你被阴魂缠身,和你干偷盗苟且之事肯定脱不了干系,我会尽最大的能力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结果怎么样我不保证,但是你要知道,以后你还敢做这种事情,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你。”
  当然,这些话之事我用来劝解他的托辞,不过我知道他肯定会对此坚信不疑,因为这一次他受的苦,是毕生难忘的,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有再来一次的勇气。
  我又放下布包,坐在了他的对面,他们两个见我没有要撒手不管的意思了,都松了口气。我也调整了自己愤世嫉俗的心态,既然他有心改过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谁都应该有弃恶从善的机会,而且在我看来,圣洁这种小偷小摸是配得到这个社会的原谅的。既然决定了帮他,我抛开了这些杂念,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事主开始具体了解起这件事情的详细进过来。
  据他所说,被阴魂缠身是三天前开始的,三天前的晚上开始他从火车东站晃荡回来之后,已经大半夜了,这次他出去什么也没有捞到,因为心里郁闷,所以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睡到十二点多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很离奇也很血腥,他梦见他在火车站偷东西的时候,手刚伸进去别人的包里,摸到一个钱包,还没来得及抽出来,突然就横过来一把刀,把他的右手手掌齐着手腕给砍了下来,手掌直接掉进了那个人的包里。然后他一看,后面有一群人围着他,各个拿着砍刀,而那些人都是他一以前偷盗过的事主,他刚想要跑,一个学生摸样的人直接又砍掉他的双脚,他啊的一声,直接被吓醒了。

  这还不是重点,等他新来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借着窗外路灯余光,看到天花板上横着一个白衣女阴魂,这可把他吓坏了,揉了揉眼睛之后,那个女阴魂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还慢慢的往下降落就在女阴魂的头发刚要触碰到他的脸庞的时候,他啊啊啊又吓醒了,原来是个梦中梦。
  他这一喊不但把自己喊清醒了也把隔壁的小陈给吵醒了。小陈隔着墙壁喊了一句你怎么了?,打开灯,看到屋里并没有什么异常他舒了一口气,真准备睡着,卧房的门却打开了。他又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不过他看到进来的是小陈,刚想开口问他怎么进来了。隔壁却传来了小陈的声音:你又在叫什么?
  那声音听得真真切切,确实是从隔壁传过来的,如果小陈在隔壁,那么进来这个人是谁?他懵了一下,随即就想明白了。当想明白的那一刹那他差点没被自己的想法吓晕过去。不庆幸的是,小陈听到他没有回答,就直接闯进来他的房间,也就是在小陈进来的时候.之前那个假的小陈就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但是小陈进来的时候,门确确实实是打开的.为此,小陈还问了一句,你怎么没关门.

  这件事情听起来很像鬼故事,而且是很滑稽的鬼故事,至少在我心里,我是没有这么一个深层次的概念的.但是他这个时候绝对不会编故事,肯定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