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62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此刻的它,又有以一种怎么样惶恐不安的状态胆战心惊的呆在陈婆婆家里的,而它那个一直想要回去的家,又有着它怎样的回忆.我知道不管是美好的或者是痛苦的,至少对它来说,那是最深刻,也是最亲切的.当我玩到一个西方伯爵主题鬼屋的时候,看到一个餐桌上面摆着各种盘子,而盘子里面有各种假人假肢假小孩儿的时候。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如果不是碰到陈婆婆这种有职业素养的前辈。那那个小灵神不就是和这盘中的道具一样。成为一种任人宰割的存在吗?
  心里有结,玩性不再,我一路小跑着出了那个鬼屋,工作人员以为我被吓傻了,其实我对那些东西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我只是来看热闹的,出了鬼屋,出了游乐场.也出了我那颗焦躁不安的心.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再玩下去了.但是时间已经晚了,我也不能去打搅陈婆婆。
  回到酒店,冲凉睡觉.那天晚上满脑子是那个小灵神伸手要我手上拨浪鼓的样子.那种急切的表情,就好像那是它最后的愿望,这辈子最后一个愿望.但是那看似举手之劳的愿望,我却满足不了它.我能做的,只是送它回家.那个有着它快乐的回忆的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的吃完早点就给陈婆婆打电话。陈婆婆显然正在吃早点,她疑惑的问我不是下午才到么?
  我说没什么地方可去,我还是早点回去吧,她说那也行,你现在过来吧。我赶紧退了房,直奔陈婆婆家,到了陈婆婆家里的时候,才8点多。陈婆婆说,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她递给我一面铜镜.说小家伙在里面.你会喊魂的吧?
  我说,嗯,我会.
  抚摸了一下痛经之后把铜镜装在包里,又问了陈婆婆要了那个同行的电话.起身告辞

  火急火燎的往广州赶.一出了香港,我就赶紧掏出电话给那个同行拨了过去,没响两声,就接通了电话.
  对方问我找谁.
  我也没多话,直接把找他的目的和他说了一遍,他显然觉得有点尴尬.我说我是陈婆婆的助理.这个事情你的那个环节已经过去了.现在都是我们的事情了,你需要告诉我,这个魂是你从哪里弄过来的,我得给人家送回去,处理好
  他说了一个地址,在一座山上,进山不远处有一座新坟.他是在那个坟上收的魂
  我说好了,谢谢您。

  我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人,我不大爱和印象不好的陌生的同行打交道,不管你有多厉害,也不管你资历多么深,我对你印象不好,就不会去巴结你.也不会去诋毁你……
  得到地址之后我挂了电话.过了没几分钟,那个同行又给我打来电话说,要么我和你起处理这件事情吧。毕竟这是我的因果.我说不用了,我可以处理好,而且现在也不是你的因果了,你的果不再处理这件事情上面了。他沉默了一下说:嗯,你说的对.那谢谢你了
  我说不客气.然后挂了电话,拉开怀里的包包,摸到那面铜镜,冰冷的触感让我觉得它又在哭泣.到了广州之后.回家拿了出活的包包,我马不停蹄地的开车赶到那个同行说的那个地方,那是一座新坟,也是一座孤坟。
  石碑上刻着几个字.“爱子XXX之墓”还有父母的落款,很多地方习俗是,小孩儿死后不能立碑,这个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对父母显然是没有这个禁忌,在我看来至少透露着两个信息第一:这个对父母并不在意这些说法,只是想给孩子一个交代,第二:这对父母是非常爱他们的孩子。对着坟墓,我摸了摸包里面的铜镜.我知道这不是它说的要回的家.我当场烧了点纸钱,祭拜了一下,即使它比我要小很多,祭拜除了是表达一种尊重。

  但是这场祭拜更多的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有了父母的名字的那条线索,我很快就打听到了他们的住处,那是村里的一座三层小楼.小楼四周有放过鞭炮的痕迹,应该是刚办过丧事。夫妻倆年纪不大,显得很是憔悴,好像对我的贸然拜访有点疑惑。我说明来意,也毫无忌讳的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并且告诉她们你们的孩子还没有投胎,先在正在我包里面
  他们打量着我,显然是怀疑的,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但是我提到了他们刚去世不久的孩子,他们心情又是很沉重。在这两种矛盾纠结中,还是把我请进了屋,他们直接把我领到了一个儿童房间.我想,那应该是那个小家伙的房间.
  我说你们把门窗都关好.用布罩起来.等会儿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他们猛的点头,我知道他们也是爱子心切。知道我是要帮你们创造见面的机会,显然我又是自作多情了.
  他们怎么会害怕呢,那是自己的孩子,即使是已经变成了灵神。但是那种亲情那种爱,没有什么恐惧是能跨越。我说:“能交流,但是不能触碰因为它很脆弱,可能一碰就散而且时间不会长.你们珍惜这最后一面吧。”

  然后我喊出灵魂,
  小家伙一脸兴奋,就想要扑过去父母的身边,为了不让他们见面时间不会马上结束
  我赶紧撒灰定魂.可是小孩还是要往妈妈怀里冲.让我感觉有点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年轻的妈妈也准备冲过去抱小家伙,而且它爸爸还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我赶紧喊了一句,别过来。似乎惊醒了她.她也止住了步伐,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哭着喊着宝宝,宝宝,你好吗.妈妈好想你,听得我眼睛都湿润了,小孩也只是一个劲儿的哭.并没有进行什么实质性的沟通,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过了几分钟,我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撕心裂肺的情景了,我说:“好了,该结束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结束却结束的比较平静,没有恋恋不舍,似乎他们互相之间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半个月前,夫妻两外出办事.留下小家伙在家里睡午觉,本来只要2个小时的事情,由于各种原因办了将近四个小时。小家伙醒来之后找妈妈,却发现家里没有人.哭着闹着找妈妈.甚至打开了房门准备下楼找妈妈。
  等到他们办完事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尖尖角鞋柜旁边平躺着的小家伙,和一滩犹如晴天霹雳的红色。
  生命有的时候真的没那么坚强
  一个忽视一个大意
  也许就能造成后悔莫及的损失
  人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后悔。
  2013年年中,我认识了一个小偷,确切的来说只是一个曾经的小偷,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再干这个缺德营生了,他的偷盗技巧很好,按照他当年吹牛的话来说,除了皮肤里面的,皮肤外面的东西只要他想拿,没有拿不到的。当然这个话很是夸张,但是也能说明他的偷盗技术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