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43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一名看透剧本和结局的观众,不如做个陌路人心安理得。
  揣测着钱宗望这次能不能够逃脱病魔的攻势,赵凤声心底还存在一丝疑虑。
  当初钱宗望说他危在旦夕,仅仅有三个月或者半年期限可以活命,如今才一个月左右,怎么这么快病重入院?莫非是他为了布置身后事,心力交瘁导致油尽灯枯?

  赵凤声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一个大型企业改朝换代,哪有那么简单,资金和权力的交接,根本不能像处置家产一样随心所欲。任何东西摆在明面,就不单单是私人问题,无数双眼睛在那虎视眈眈,几千块就能让人恶向胆边生,钱宗望手中攥着的股份和管理权价值几何,赵凤声无从知晓,但足够令一位踩只蚂蚁都要祷告半天的老实人,拿起刀子做出掉脑袋的勾当。
  看遍了世间百态,才能领悟万恶根源来自欲望。
  原本还有半年的时间挣扎,可钱宗望在透支生命力缝补泰亨漏洞,这才几十天,活生生缩短了一大半寿命。赵凤声一想到老人家临死之前还要操心儿女和家庭,心里挺不是滋味,联想到被生活摧残到枯萎凋零的母亲,赵凤声手指变得冰凉。
  两人飞快来到停车场,钱天瑜为了能早些见到父亲,抢着要开车。
  赵凤声哪能如她所愿,让心神不宁的大小姐驾驶,俩人没准比钱宗望先见阎王,赵凤声出奇摆出强硬姿态,缚住她的双手,塞到副驾驶座位,用安全带把她控制住。
  惦记父亲安危的钱天瑜企图摆脱囚笼,赵凤声只说了一句话,“我比你快。”
  钱天瑜归于平静。
  发动机传来震撼人心的声浪,没有预热,没有等待,轮胎剧烈摩擦地面之后,带着剌耳的吱吱声,宝马7系犹如捕食的猎豹一样迅猛出动,一如钱天瑜焦躁不安的心情,带着同样的急切意味。
  赵凤声的车技毋庸置疑,超出钱天瑜太多,半个小时的车程,仅用了十分钟赶到,除了车技,还要归功于省城凌晨时分的交通状况。
  到达医院,钱天瑜由于心惊胆颤导致四肢无力,连站起身都要靠赵凤声搀扶,脸色惨白的钱天瑜嘴里始终呢喃着“快点”,赵凤声领会津神,直接扛起大小姐娇躯,顺着楼梯狂奔到四楼抢救室门口。
  烟雾弥漫。
  几道身影或蹲或站,地上遍布着烟头,将抢救室门前弄得一片狼藉。
  目睹大小姐驾到,沈大民头一个冲到跟前,冲着趴在赵凤声背上面无血色的脸庞说道:“钱总还在抢救室,目前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听到父亲性命堪忧,钱天瑜几欲昏厥。
  赵凤声把她安排在了距离抢救室最近的病房,安排医生给她开了些药,输上了液体。钱天瑜虽然神志清醒,但也没吵着闹着要闯进抢救室,怕耽误父亲抢救时间,只是躺在库上一个劲地落泪。

  赵凤声安抚好她,回到抢救室门前,把沈大民叫到一旁,压低嗓子问道:“有几成希望?”
  虽然问话没头没尾,但在场众人都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从不抽烟的沈大民吸了一口手指夹着的香烟,嘶哑着嗓子答道:“不到半成。”
  不到半成。
  基本判了钱宗望死刑。

  赵凤声觉得胸口出奇地烦闷,随手打开了窗户,劲风扑面,可即便这样,医院里令他头痛的气味还是挥散不去。
  赵凤声抽出一根烟,由于夜风凛冽,打了好几次火,才得以点燃。赵凤声远眺夜幕中的灯火阑珊,小声道:“如果钱总醒不过来,泰亨和钱家两个孩子怎么办?住院前,他有没有留下遗嘱或者口讯?”
  “钱总病倒时,我没在他的身边,所以不了解情况。秘书小孙说钱总病得很突然,毫无征兆,幸亏当时还没上飞机,否则后果很难预料。”沈大民斜靠在走廊墙壁,神情和肢体语言表现出很疲惫,“假如,我是说假如,钱总撒手人寰,赵先生要如何应对?”
  “我?”
  赵凤声反问一声,弹掉烟灰,“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卒子,谁会关注我的结局,沈老兄身为泰亨肱骨忠臣,你的动向才是关乎到企业存亡的关键。既然事已至此,老兄不妨给交个实底,这颗大树倒了,泰亨会不会沦落到树倒猢狲散的下场?”
  沈大民并未答话,摘掉眼镜,擦去上面飞蛾扑火的小虫子,缓缓说道:“按照目前的形式推断,你说的后果极有可能出现。泰亨不光是面临着翟红兴一条饿狼,关键是内部会风云骤起。董事会那些老滑头,个个藏着一颗七巧玲珑心,以前有钱总镇压着他们,不管是做法还是想法,都会收敛一些,等到钱总一走,老滑头们是簇拥大小姐登基,还是想自立为王,那就是人心隔肚皮不得而知了。”
  “沈老兄在泰亨做了这么多年大管家,应该有最起码的判断吧?”赵凤声眯起眼睛抵挡着劲风。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沈大民轻叹道:“我能管理好企业,可不代表能拿捏住人心,古代帝王将相,每朝每代诞生出无数豪杰,可谁又敢放出豪言,能保住江山千年?仔细琢磨,还不是祸心闹得。”
  “股东里谁暗藏着祸心?”赵凤声脸色古井无波道。
  沈大民微微侧身,目光盯着走廊座椅中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家,“别人我不敢妄加揣测,但那位易老先生堪称老而弥坚,掌控着泰亨百分之十一的股权,是除了钱总和大小姐以外最大的股东。虽说他年逾古稀之年,可人老心不老,光是二乃就包养了五六位,天天带着不同的美女来参加股东会议。这人身体好了,脾气都变得暴躁,唯一一位敢跟钱总当面拍桌子瞪眼的人物,也是我最大的怀疑对象。”

  赵凤声望向那位老人,西装革履,脊梁笔直,一双眼睛不住四下探望,津神头看着比对面的年轻人还足。
  赵凤声撇嘴道:“好胃口。”
  “这位老爷子的胃口,或许比你想象的还要大。”沈大民戴好眼镜唏嘘道:“暗地里一直在搞小动作,几乎可以确定跟翟红兴狼狈为奸,他的图谋,应该就是和红兴集团瓜分泰亨。”
  “那我就去警告一下老爷子,吃饱了还盯着别人的饭碗,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赵凤声中指用力弹出烟蒂,正中垃圾桶,碰撞出一溜火星。
  “你要干嘛?”沈大民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急促道:“钱总如今生死不明,你千万不要惹是生非,咱们眼下最关键一点,是要保护大小姐坐上董事长位置,其它事缓一缓再说。”
  赵凤声略微用力,挣脱了他的手掌,“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迂腐,自家屋顶都漏了,还去想着地里的庄稼收成,哪头轻哪头重?放心,咱从小就会修房顶,干的多了,熟能生巧,我心里有数。”
  日期:2018-03-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