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59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们都知趣的回到了座位上.我要开始布置留魂的相关阵了.留魂肯定是要送魂的,那送魂肯定是要有红烛,香,纸钱和祭品的,都是一些必要的东西,给是给灵魂带走路上用的,一方面是给自己用,另一方面是给一些阴差的买路钱,这叫“行布施”.当然,这些也可以没有,但是对于灵魂来说,却是很不方便的,走的路也不会很顺。我把这些祭品都摆在了桌子底下,这里要说一下的是,纸钱这些东西在没有被燃烧的时候鬼魂是不会搭理的,因为他们拿不到,所以对于冥币,不要有太大忌讳,不烧它是不会招鬼的。如果这能招来鬼魂的话,那那些卖冥品的店就没人敢开了。

  然后我要摆一个能让A的灵魂进来后却出不去的阵,算是一个困阵吧。这个就比较讲究了,一般的封口,我用墨斗线,朱砂香灰,封路符,这些东西。对付一般的灵神,这些东西也就够了,何况A还是个新魂。就算是怨念,也不会太强,何况,它没作恶,顶多算是一些执念而已。
  屋内布置的细节性的东西我也就不多说了,都是一些恰灵自己的手法,值得一提的是封口,窗户的背面我自然贴了符咒。主要是门的位置,由于没有门,只有一个门框,显然用符咒是不行了,只能用墨斗线和朱砂香灰,但是我又不能在门口等它进来之后再封口,因为这样可能会导致它直接不进来,如果它跑了,我是追不到的,这个地方这么大,喊魂也喊不了,因为根本不知道它的生辰八字。想了很多办法,最后都行不通,而且大晚上的又没有时间去买材料。所以后面我干脆放弃了。

  既然没办法从里面封门,那我就只好换一个思路了,从外面封了。这样真个办公室就剩下H一个人了,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当我和她说起来这个主意时,她脑袋直摇头,显然是非常不乐意。李经理也说道:“这么做不妥,万一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虽然我知道不会出什么意外,而且我还会给H一些护身的东西,但是既然他们不同意,我也只能另外想办法了,过了一会儿,我说:“那这样吧,H你坐在我那个位置,我坐在你这个位置,一般来讲,灵神想去找个人,首先想到的是一个地方,然后根据那个地方去寻找想要见到的人。就像很多人会在一些地方见到去世的长辈一样,它们想来这个地方,而对于人的记忆,反而不会那么强烈,就算是去那个地方的途中碰到你,也不会理你,它要去到那个地方之后,没有发现你,才会继续寻找你。就像是很多被训练过把玩具丢出去它会叼回来的狗一样,你假装用力把玩具丢出去,即使你的玩具没有出去,它还是会先跑过去,等它没有找到玩具,才会回头继续寻找。灵神也是一个道理。”

  说了这么多之后,我感觉有点多余了,因为这些东西和她们解释他们也不一定能懂,但是他们还是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但是换位置之后并不能说明就一定能行,所以我还是需要加一点点伪装,幸好的是H的椅子后面正好有她的一个外套,这也避免了一些需要交换衣服的麻烦。到时候我直接用她的外套罩在我头上,我趴在桌子上就好了。一般也很难被一眼看出来。只要它没有一眼看出来,就会把我当成H,我也就不用担心看不到它了。

  商量好方案,布置好一切之后,还有二十多分钟。为了缓解气氛,我开始和她们闲聊起来。聊她们的行业,她们的业务,当然,必不可少的是当地有什么好吃的。可是聊着聊着我发现,她们的兴趣不在我聊的点上。她们开始缠着我要我给看八字,这是我的禁忌,我基本不看八字,虽然懂,但是我却对这个很抵制,因为看八字是很主观的东西,看完之后有什么不好的我又会忍不住说,但是说了又对我自己不好,之前就出现过一些事情,我不是专门看八字的命,所以如果强行泄露一些东西,对我自己也会有业障。不过说到八字,我马上想到了H的命格,想到了那个阴差为什么没有成功的带走A的魂魄,我赶紧问了H的生辰,找了纸笔一翻推算之后,怪不得!!!H是四柱天干纯阳命,这种命格碰上阴差找魂替,阴差不走才怪。这么一推演,我也就释然了。

  聊着聊着时间就到了,我说:“你们先出去吧,留下H,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等下停电之后,你们先不要拉电闸,也不要进来,在会议室等着我就行。我把事情做完会来找你们的。”
  他们三个出了门,我坐上了H的办公椅,H坐在我隔壁,布置好一切之后,开始等待停电。
  这次没有等那么长时间,只有区区三分钟,“嘭”的一声和之前一样,灯瞬间全部熄灭了,由于从极亮突然一下变黑,眼睛会不适应,所以即使外面有灯光余光的照射,眼睛需要一个适应期,大概也就三秒左右。从快要停电开始,我就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用H的衣服罩着头,手里抓着一把香灰。衣服下面放着坟土,另外一只手还拉着一根长的墨斗线。这次果然来的快,当我眼睛刚刚适应现在的环境光线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地板上踏出了一只脚,而且是用走的,而且慢慢的向我这边走来。新魂应该还不适应用飘的。

  我努力睁着眼睛看着,计算着距离,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必须得等到它走到身边三尺左右才好动手,这个距离我能保证直接困住它又不伤害到它,太远了又怕跑掉,太近又怕伤害到它,所以这个距离一定要把握的很好。
  可是它还没有走到三尺范围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这把我急出了一身汗,如果它这个时候跑了的话,那今晚就白搞了,又得等一个晚上。不过庆幸的是,它只是停了十来秒,又朝着我走了过来,我绷紧神经,等到三尺差不多的时候,我猛的一起身,右手朱砂香灰潵了出去,跟着墨斗线又甩了出去,一个跨步冲了过去,掏出一张符咒丢了过去就开始念咒定魂。
  出乎我意料的是,它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挣扎,只是在我起身的时候身影晃了晃之外就基本没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了,这样一对比,我反而变成了一个挑梁小丑。不过好在没有灯,H也没看到,当事人,哦不,当事灵神也不会说。所以我很快从尴尬中走了出来。不过即使这样,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把该做的都做了,才开始请香点红烛。屋子里面瞬间就被黄色的火光所笼罩,还真别说,在这样一间现代的办公室里面做法事,那情景还确实挺滑稽的。

  这个时候H也抬起头走了过来,躲在我后面,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又露出一个缝,和掩耳盗听一个效果。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稍微淡定了点,本来要喊出来的话没有看出来,因为她肯定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A的魂魄。
  看到A还想往前走,我撒了一把坟土过去,提醒它已经死了。它过不来,H却看到了它的意图,想慢慢往后退。我伸手拉住了她。示意她不用后退。我走到A身前。开口问了短短几个字:“有什么话要说吗?”它没很久没反应,过了大概一分钟,抬头看了一下H,然后把头低下,缓缓的摇起了头,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它没什么想说的。
  果然是个内向到极点的人,即使死后,也还是秉承着一贯作风。我知道,这个时候就算逼它也无用,我又开口说道:“我和H一起送你上路吧。”
  它抬头看了一下H,然后又点了点头。动作很慢很慢,似乎在留恋在纠结在无奈。我理解它的心情,但是很多事情是不能改变的,今晚必定是它离开的时候。
  我拉了H过来,叫她跪拜在香烛面前烧纸钱。她起初是犹豫的,我说:“给这么一个曾经暗恋你的人祭拜,你不丢人,而且它值得你去这么做。把纸烧完,不要抬头,三三一组,正面朝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