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青春 ----(最后的80后)》
第3节

作者: 粥八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喜欢这里,主要是不喜欢这种被人挑选的感觉,就像发廊里的小姐一样,排成一排,你对面坐着一个恶心的嫖客,用**的目光在挑剔着,在表达着他的优越感,你还要扭着腰身去迎合他,心里在叫着,选我吧,选我吧,多么的无奈。我不鄙视小姐,我鄙视那些自命清高的嫖客。
  日期:2017-12-20 16:00:16
  既来之,则安之,我深吸一口气,好吧,再卖一次吧,看今天有没有对我中意的客人。阿黄看我吸气,说怎么了,不舒服吗,我不能影响阿黄的积极性,我要让他相信生活依然是美好的,就说没事,我们走吧,今天一定要旗开得胜。阿黄看来很有信心,我们买好门票,潇洒步入了大厅,失业的人真多。
  我们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当然首先要选择跟电脑沾点边的工作。阿黄和我暂时性的分开了,我一个人转了半天,看到专业对口的不是很多,而且基本都要求3年以上工作经验,年龄还有限制,难道就没有为大学毕业生准备的工作吗,真是悲哀。
  日期:2017-12-20 16:24:48
  像个心虚的小偷一样,我踩点半天,终于找到一家不需要工作经验的公司,赶紧冲了上去,递上简历,那个四眼田鸡扫了一眼,半死不死的说我们不招应届毕业生,我急了,你那上面不是没写吗,我很优秀的,那死鸟忽的伸出鸟头,朝那招聘启事上一指,我顺着一看,最下面写着一排小字:以上职位均要求三年以上工作经验。
  妈的,nice to fuck your mother,我在心里骂道,转身欲走,后面的鸟语响起,等一下,伯乐出现了吗,我赶紧回头,那鸟人拿着我的简历在那晃悠,我靠,一把抓过来,赶紧走人。我忽然产生一个想法,是不是所有的单位里都有一个鸟人,而这个鸟人就刚好被派出来招聘了。
  日期:2017-12-20 16:47:40
  我想起阿黄,看看他怎么样了。转了一圈,没看到他的人,在这里找人就像大海捞针,一阵一阵的人来来去去,美女还是有不少,看看美女调节一下心情吧。我想给阿黄打个电话,转念一想,万一他在面试呢,不行,还得找。
  我就又起步了,走到一个角落,看到一群人围在一个台子前,好像还挺热闹,不时有笑声传出来,这是什么好工作,这么吸引人,我也挤了进去。阿黄正站在那里面试,那面试官阴阳怪气的对阿黄笑着,会唱歌吗,阿黄说会,他说那你唱一个吧,阿黄哪会唱歌,我从来没听过,一阵难听的声音响起,阿黄竟然在唱《小薇》。

  日期:2017-12-21 10:29:37
  这是干嘛,我没看明白,阿黄没唱完,那考官说好,那你会喝酒吗,阿黄说会,他又问能喝多少,阿黄说白酒半斤,啤酒3瓶,这可能不假,平时他是不喝酒的,但毕业时聚餐他开戒了,我们当时起哄,他一口气就把一瓶啤酒干了。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哪有这么面试的,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开心了,我不能看着我的朋友在这丢人现眼。
  当机立断,我冲过去一把把阿黄拉开,冲着那考官说你干嘛,那鸟人被我吓的不轻,说你,你是谁,我加大音量说我是你大爷,然后指着阿黄说这是你二大爷,旁边围观的人笑的更厉害了,我拉着阿黄朝外走去,两边自动让开一条道。我想起鲁迅描写的中国人围观日本人杀中国人,这他妈的中国人围观中国人玩中国人,都一样的麻木,冷漠。什么社会,净欺负老实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日期:2017-12-21 11:18:02

  一下子什么心情都没了,我拽着阿黄快速走出这个晦气的地方。红日当头,一阵汗忽的从我头上冒出来,有点热,我脱下西装,领带半天扯不下来,心中的火又烧起来了,这玩意谁发明的,真是用来上吊的吧。我对阿黄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怎么这种事都整的出来,刚想骂他两句又不忍,算了,一看手机,都快12点了,该吃饭了。
  我们做什么事都是有程序的,好像没人规定一天非得吃三顿饭,每顿饭该什么时候吃,但是从小的教育让我们产生了条件反射,我们都是生活在套子里的人,谁也跳不出来,我的这种想法让我常常羡慕疯子,他们不用在乎旁人的眼光,活得自由而快乐,虽然我们叫他们疯子。我赶紧收起这种自私的想法,还是继续呆在套子里吧,因为我的肚子通知我它饿了。我对阿黄说先去吃饭吧,阿黄沉默以示默认。

  日期:2017-12-21 13:37:20
  吃饭也是一个大问题,满大街的地沟油,人的痛苦就从这里来,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为你牵肠挂肚,同理,明明知道那菜是地沟油炒的还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吃,同时还要装作吃得很香。

  可能你还不同意我的观点,甚至还会鄙视的说,谁让你是穷人上不起大饭店,那里干净,事实是基本上所有的饭店都用过地沟油,据说地沟油炒的菜吃起来更香,特别是川菜和湘菜,我以前女朋友最爱吃水煮鱼,后来得到内部消息水煮鱼的油不可能不用地沟油,不然煮不出那个味道,我一下庆幸和她分手的抉择是多么的正确。
  日期:2017-12-21 14:16:09
  生活在这种时候是如此的平等,地沟油我吃的很别扭,富人们吃的很贴心,但我们都吃了,都被毒害了。我阴暗的心理得到了满足,那就化悲愤为食欲,开饭吧。找到一家小饭馆,点了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再加一个醋溜土豆丝,这是我们当年的保留菜,叫了两瓶啤酒,我和阿黄开始吃饭。这种时候相对还是快乐的,嘴巴得到了满足,啤酒喝下去微微的晕那么一小下,让人暂时忘掉人间烦恼。

  正吃着,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调戏阿黄那厮,妈的,想不到你这高高在上的走狗也在这小饭馆吃饭。我心生一计,就朝他微笑了一下,他一看他大爷在朝他笑,以为我在讨好他,便满足的在我旁边一桌坐下,我热情的招呼他,老板,一起坐嘛,刚才多有得罪,今天我请客,大家交个朋友。
  日期:2017-12-21 14:51:14
  这厮一听我请客三个字,脸上扭捏了一下屁股已经坐过来了。我叫过老板猛加了几个菜,真是遗憾这里的菜都上不了档次,不够贵,再叫上一箱啤酒,那龟孙在那客套够了够了,吃不了,脸上都笑开了花。我一口一个大哥不停给他敬酒,把他往天上捧,准备等会看他怎么往下掉。
  阿黄还蒙在鼓里,我赶紧一脸正色对他说:红军,快给大哥敬酒,以后还要靠他提拔呢。阿黄不情愿的敬了他一杯,那小子已经飘得找不着北了,嘴里在那牛逼:没问题,以后在深圳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年头是人是狗都会有一张名片。我接过来瞟了一眼随手放进口袋,继续鼓动阿黄给他敬酒,心想我们也吃得差不多,该收场了。
  日期:2017-12-21 15:24:45
  于是对阿黄说:红军,出去买两包烟,烟酒不分家,快去快回。阿黄看着我将信将疑的站了起来,脸上写着一句话:你是不是有病。我没理他,他刚要往外走,我喊住他:把包带上,钱在包里。阿黄听话的出去了,我赶紧对那龟孙说:大哥,不好意思,刚忘了叫他带几瓶王老吉消消火,我去买吧,您先喝着,我去去就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