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83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逸兴北使转身对那男子和俞少华说道:“那么,二位,请。”说完,逸兴北使便跃下擂台。
  “来者何人?既然要试,怎不先自报家门?”俞少华挑眉不悦地问道。
  “夜某来自西域小门派,恐怕诸位从未听闻,不报也罢。”那男子回道,语气充满了不屑。
  “既然是小门派,还敢这么嚣张?”俞少华被挑起了怒火,对着对方吼道。
  “怎么?阁下是看不起小门派吗?”那男子冷冷地问道。
  “废话少说,有本事放马过来!”俞少华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他的话音刚落,那男子便以极快的身法欺近他,在俞少华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掌猛击向他的腹部,紧接着,那男子一个旋转,闪到俞少华的背后,又是一掌劈向他的背部,掌掌劲道十足。
  俞少华惨叫一声,重重地向前飞了出去。
  逸兴北使见情况不妙,赶紧飞身过去,一把接住俞少华的身子。
  齐阳心一惊:“这招不是西域月冥老人的‘纵横劈’吗?”
  逸兴南使也已赶过来,为已陷入昏迷的俞少华把脉诊断。只见逸兴南使把完脉,剑眉紧蹙,立即封住了俞少华身几处要穴。
  “这位大侠,武艺切磋,点到为止,没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吧?”逸兴东使走近那男子,肃然道。
  “武还要点到为止?难怪你们原武林会如此脆弱,不堪一击?”那男子嘲讽地说。

  此无礼的挑衅一出,整个会场立刻骚动了起来。多位掌门更是愤怒地站了起来,想要给这个狂妄之徒一点颜色瞧瞧。
  四位逸兴使者已经全部跃擂台,控制会场的秩序。
  史之法走擂台,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位朋友,此言差矣。”史之法洪亮的声音响起。
  “阁下是当年名震武林的史之法前辈吗?如今的逸兴门门主?”那男子拱手行礼道,“家师多次提起前辈,久仰大名。”
  “老夫正是史之法。不知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史之法道。
  “区区夜无语,来自西域小派月冥流,师从月冥老人。”夜无语答道。
  “原来是月冥老人的高徒,人称‘月冥三子’的夜无语夜大侠。”史之法道,“适才阁下评论我原武林脆弱不堪一击,这点还请夜大侠说明清楚。”
  “夜某随口一言,史前辈莫要太过认真。家师听闻逸兴门召开武林群英会便派夜某前来观摩学习,没想到这擂台之,各派精英所展示的招式软弱无力,令区区大感失望。”夜无语道。

  “原武学博大精深,贯穿其的武术精神乃谦逊有礼,且我武林各派之间同气连枝,情同手足,相互切磋武艺,交流武学心得时自是不忍下重手,点到为止即可,又何必拼个你死我活呢?”史之法道。
  “原来如此,看来原与我西域差别还是挺大的。我们竞技场皆奋力对敌,成王败寇乃铁血规则。”夜无语说,“可惜了,原来还想趁此机会领略原武学的高深莫测,不想各位都不敢放手一搏。”他说着,转头挑衅地看着在场的各位。
  “夜大侠难得来一趟原,怎可拂了阁下的雅兴?老夫这里倒有几位得力的手下。”史之法说着,转向逸兴东使的方向道,“东使。”
  逸兴东使前,道:“在下向夜大侠讨教几招。”
  “算了吧!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夜某可没兴趣出手。”夜无语口气冷淡地说。
  “你!”逸兴北使忍无可忍正待发作,却被逸兴东使一个眼神制止下来。
  “夜大侠,莫要随意伤他人。”史之法道。
  “史前辈可不要误会。我西域鄙俗之人最讲究的是诚意,特别是这至高无的武艺切磋。”夜无语看向场各门各派,接着道,“听闻逸兴门几位使者武艺不凡,除此之外,难道真的没有一个敢出手与夜某搏命较量一番的吗?”

  会场骚动再起,但适才那些想要给夜无语颜色瞧瞧的人终究还是没有站出来。
  玉箫公子正待起身迎战,却被两位手下一左一右紧紧拉住。
  “公子,此人武艺高强,您还是静观其变吧!”葛飞不怕死地低声道。
  “是的,公子,您可不能受伤。”李云连忙一起劝阻。

  “难道本公子还怕了他不成?”玉箫公子说。
  玉箫公子正要挣开两个手下时,齐阳开口道:“玉箫兄不要冲动,让在下先去会会他。”说着,齐阳已提剑起身,一跃而起置身擂台之。
  齐阳一现身,在场众人一阵欢呼,许多识得齐阳之人暗暗松了口气,想着终于可以给那个西域人一些教训。
  “在下……”齐阳刚要开口,却被打断。
  “下去!”史之法冷冷地道。
  同时,逸兴东使举起手臂拦在齐阳身前,阻止他前。
  “这又是怎么回事?”夜无语看着眼前的几人问道,语气透着一丝嘲讽。
  “让一个小辈出手,岂不是把‘月冥三子’之三的夜大侠给看轻了?”一个狂傲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狂侠!”会场里有不少人认出了刚刚飞身落在擂台之的年男子。
  “是你?冷岩!”夜无语冷冷地说。

  “四师弟,二十多年未见,还记得大师兄我呀!”冷岩笑着说。
  “冷岩,你早已被师父逐出师门,你我不必再以师兄弟相称了。”夜无语冷冷地道。
  “哈哈!说的也是。那么夜大侠,今日让冷某来领教一下阁下的神功吧!”冷岩狂傲地说。
  他话音刚落,史之法便示意擂台的其他人全部退下,四位逸兴使者便拉着神色复杂的齐阳下了擂台。

  适才因狂侠的现身而喧闹起来的会场也再次恢复平静,众人期待着这场象征着原武林与西域武林的大对决。
  冷岩一身玄色衣袍,衣袂在风飘动。他看着夜无语,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哪里像是正准备与高手决斗。
  而反观夜无语,他则是一身淡紫色的西域服饰,未束的长发随风飘扬,双目死盯着眼前的对手。
  突然,夜无语一声尖啸,拔出背在背后的大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前。
  冷岩也毫不含糊,拔出暗卷在腰间的软剑应敌。

  灵儿目瞪口呆地看着交织在一起的一黑一紫两道身影,双方出手都是极快,快得她根本看不清二人的招式。她转头看向擂台下被东使拉住臂膀的齐阳,只见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擂台之,眉宇间透着浓浓的担忧。
  当灵儿将视线再次投向对决的二人时,二人已交手过了百招,胜负未决。二人的实力相当,再打下去恐怕也难分胜负。
  时间慢慢地流逝,擂台的身影时而分开,时而交错,看得灵儿有些眼花。擂台之下,会场出地安静,武林人士皆屏息注目,生怕惊扰了交战的二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已从刀剑技艺的拼晋升到内力的对抗。只见冷岩力贯软剑正与夜无语的宝刀相抗衡。剑是闻名江湖的殉天神剑,刀是闻名西域的斩魂宝刀,两柄利器皆是兵器的极品,锋利异常,坚不可摧。然两者相见,必有一伤。此时,刀剑均被贯以强劲内力,二者相触并无损伤,但一旦一方内力耗尽,刀剑必毁其一,而刀剑毁,人亦亡。
  众人明白这场试已经到了殊死相搏的时刻,两人必有一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