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42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慕寒采纳了花蛮儿的建议,然而,京城戒备森严,就连飞过京城上空的信鸽也会被射下来查看一番,如何能够与处于京城内的楚湘王互通消息呢?
  厉慕寒和韩枫只能决定,等到了京城之后,再想办法与楚湘王互通消息。
  这夜,是他们要启程到京城的前一晚。
  深秋,夜凉如水,已经很晚了,花蛮儿还没有回来。
  这段日子,花蛮儿白天一直同葛雄、鲁峥出去寻找蛮夷兵,她亲自说服蛮夷兵来都府,原谅厉慕寒过去所做的一切,托所有能沟通的蛮夷兵去寻找花豹和小太子的下落。
  日期:2018-03-05 15:08:45
  每天早出晚归,回来之后,累到连话都不想说,挨着枕头就睡着。
  厉慕寒似乎能体谅她的辛苦,又或者仅仅是因为他自己白天操兵练马也累得不行,竟然都没有来骚挠她。
  几夜之后,花蛮儿见厉慕寒不虐她,也不挠她,就安心下来,每每都能沉沉睡去。
  她已经累到没有精力去思考厉慕寒背后的动机了。他们之间,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通常是花蛮儿先上榻睡着,厉慕寒来了之后,就依着睡下,没有再碰她。
  他甚至有意用被子在两个人中间隔起一道“墙”,就像是要断绝自己任何邪恶的念头似的。
  然而,这夜,花蛮儿归来太晚,过了亥时而不归,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厉慕寒回来看不见花蛮儿睡在榻上的情形,居然也无心睡觉了。
  他在院子凉亭里饮酒,把韩枫找来对饮,饮至后来,微醺之际,就把韩枫驱走,让他出去找花蛮儿回来。韩枫扬了扬眉,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随即转身离去。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厉慕寒就是烦躁得很,越饮越烦,越至深夜,越觉得每分每秒甚为漫长。
  终于,不知到了何时,走廊传来两个人的声音。
  一个说:“韩将军,谢谢你来接我,你快去休息吧。”
  另一个说:“好的,花夫人,你也早点安歇,夷王正等着你呢!”
  厉慕寒一听,二话不说,连忙快步走入寝室,脱下袍子和靴子,迅速钻到被窝里去。
  日期:2018-03-05 16:08:45
  他的心里,把多嘴的韩枫恨了七百遍。
  花蛮儿回来,简单洗了一下,见厉慕寒已经睡着,只得把衣裳丢了,也去睡觉。
  谁知道她刚一钻进被窝,厉慕寒就转了个身,一条大长腿横跨过来,一下子将她整个身子搂进怀里去。均匀的呼吸似乎在宣告着深沉的睡眠。

  花蛮儿挣扎了一下,见厉慕寒没有进一步动作,就不再挣扎,眼睛一闭,打算入睡。
  谁知道这时,紧贴着身体的某样东西开始在胀大,花蛮儿丁灵一下,开始不安了。
  她挣扎了一下,转个身与厉慕寒面对面,随后动手将他那条大长腿推开,不肯让他再靠近自己。
  岂料大长腿倒是如愿以偿被她推开了,但是他那双鹰眸突然打开了,尖锐而晶亮地盯着她,把花蛮儿吓了一大跳。
  “你,你没睡着?”过于惊吓而导致了一点小结巴。

  厉慕寒阴着脸,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道:“你呢,这么晚回来,去哪了?莫非,是有了线索?”
  花蛮儿摇了摇头:“不是!还没有任何线索,不过……”
  她突然有点难为情,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怎么?有话快说!你知道本王不喜欢啰嗦!”厉慕寒冰冷的俊脸现出一点不耐烦。
  花蛮儿到底也是爽快的女中豪杰,被这么一催,立刻起来,从脱下来的衣裳堆里找到一件东西,随后坐回榻上去,将它交到厉慕寒手里。
  日期:2018-03-05 17:08:45
  厉慕寒情不自禁也坐了起来,接过一看,却是一条红绳系着护身符锦袋。
  “这是什么?”他有点明知故问。
  也许是出于意外,语气里有点不可置信。
  花蛮儿的脸刹那红了,搅着手指头不自然地解释:“那个……因为明天你要和韩枫去京城救母后了,这当然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正巧我们今天出去的时侯,碰到好几个人去云岫庵求神拜佛。他们都说那里的菩萨很灵的,所以,我就顺道去了。谁知道原来云岫庵那么远,一直走走不到头。所以,我才会这么晚回来。”

  厉慕寒的冰眸在灰暗的夜色里熠熠闪光,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手里的护身符,继而又直勾勾地盯着花蛮儿不自然的样子。
  花蛮儿见状,赶忙又解释道:“那个,没,没别的意思哈。我是怕你有了意外,没有把母后救出来怎么办?虽然她是你的亲生娘亲,可也是我的养母,我跟她的感情可是比你还深。你若平安,她就平安。你若有事,她也不得自由。你,你该懂得哦?”
  厉慕寒冰眸里的荧光瞬间熄灭了。
  他没好气地闷声道:“懂!本王怎么会不懂?”
  “呵,懂就好,来,我帮你戴上!”说着,花蛮儿就取过那护身符,小心翼翼地替他系在脖子上。
  神奇的是,这次厉慕寒居然没有反抗,乖乖地让她系了。

  待她系了之后,厉慕寒骤然一下子将她扑倒。
  日期:2018-03-05 18:08:45
  花蛮儿猝不及防之下,整个身子仰躺下去,紧接着,那性|感的凉薄的唇就精准无比地俯冲下来,堵住了她的惊叫。
  厉慕寒没有让她有半点反抗的余地,转眼就将除去了她身上所有一切障碍,迫不及待地想与她在一起。
  她说得没错,此去京城太过凶险,万一没办法活着回来,就再也见不到花蛮儿了。
  “乖,蛮儿,别挣扎,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放浪了,你乖乖从了,本王也就不会弄痛你,可好?”
  他将唇从她的唇上挪开,移至她的耳畔,低沉而沙哑地问道。

  花蛮儿内心振颤不己。
  她第一次听见他叫她“蛮儿”,第一次听见他在征求她的意见。
  “可好?”
  “当然好。”
  花蛮儿心里默答着。
  嘴里却不再说什么,只是主动迎上去,用甜蜜的吻去回答他的问题。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放浪了。
  最后一次么?
  两个人似乎带着同样的共识,以迎接世界末日的姿态,将自己全身心交付给对方。
  他们一遍一遍的缱绻,一次一次,合作默契地登上极致欢乐的顶峰。

  这样抵死的缠|绵,让花蛮儿日后回想起来,都能情不自禁脸红。
  然而,他们对彼此,也就是一个夜晚的妥协。
  翌日,当厉慕寒与韩枫骑上千里马,所有的将领都在郊外给他们送别的时侯,霞光从山边射来,照亮了韩枫脖颈上的一条红线绳,厉慕寒的脸色霎时黑了。
  那,实在眼熟得很,也刺目得很。
  那不正是昨夜花蛮儿送给自己的护身符么?
  可恶!居然还长得一模一样!
  想到昨夜花蛮儿扭捏羞涩的神态,自己被系上护身符乖乖顺从的样子,厉慕寒简直气得肺都快炸了。

  2018-03-05 36
  日期:2018-03-06 08:53:45
  花蛮儿随着众将领送别厉慕寒与韩枫,原本也好好的,突然感到不对劲,厉慕寒冷冷射过来的视线就像利箭一样,让人无法忽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