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38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忙着操练兵马,忙着囤粮,为持|久抗战作准备,忙着派遣暗探到京城打探圣上的消息。
  不忙的时侯,他亲自喂花蛮儿喝汤汁。各种补血补元气的食物,只要沈含笑说得上来,他就立刻让人去准备。
  日期:2018-03-01 12:47:45
  平时的沉稳及冷傲劲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显于眉眼之间的焦虑。

  也许厉慕寒自己都没意识到,每天他都会情不自禁问沈含笑数次,什么时侯能醒?什么时侯能醒?
  终于有一天,花蛮儿醒来了。那已经是过了足足一个月的时侯。
  沈含笑说,也许是因为这一年以来,花蛮儿的身体遭受过太多的虐待痛楚,又心里压力过大,所以一旦受了伤倒下去,身体里撑着的那股劲儿也散了,就要连之前丢失的元气全都补回来,身体自行调节到完全健康的状态,才能够醒来。
  厉慕寒不愿意听这些话,这话里的意思就像是指责他暴虐,指责他是罪魁祸首似的。
  但花蛮儿倒同意这一说法。因为一醒来,她就感到身心极为舒畅。
  “花夫人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禀报王爷!”花蛮儿还没来得及叫住怜馨,怜馨已经一溜烟跑了。
  花蛮儿微微喟叹,她坐起来,半倚在床头,思想着前情往事。
  脑海里一幕一幕掠过,这才逐渐串起昏迷前的所有事情。

  美眸微微流转——
  没错,这是在边关都府,厉慕寒的寝室。这个深刻屈辱记忆的地方,她到死都不会忘记。
  怜馨说去禀报王爷,说的自然是厉慕寒。所以,厉慕寒没有死,并且把她带回了边关都府。
  是么?是么?
  花蛮儿心田没来由掠过一阵狂喜。
  日期:2018-03-01 13:47:45
  她低头看看自己,又掀被下床,赤足跑到铜镜前。
  铜镜里肌肤似雪的肌肤上果然不见了任何伤痕。这么说,自己也痊愈了。
  好神奇,幸得上苍垂怜。
  花蛮儿正十指交握成拳,紧抵着心口的位置,衷心感谢上苍时,突然,一双强壮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小蛮腰,将她紧进宽阔的怀抱。

  “你醒了!”磁沉性|感的声音好似梦呓,就在耳畔回荡。
  花蛮儿心一懔,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他冷冽的气息,他坚实的肌肉,都自带一股神奇的魅|惑。哪怕只是靠近,都令人情不自禁感受到诱|惑,更何况,是这样紧密的拥抱。
  “厉慕寒,你放开我……”
  她的小手试图拨开紧环着她的小蛮腰的大手,低声叱他走开。
  厉慕寒没有松开手,也没有回答。他紧贴着她的面颊,在她回头怒视他的时侯,猝不及防地捕获了她的樱桃小|嘴。

  他就像是一只贪婪的小蛇,一肆裹卷住,就再也放不开。辗转,眷恋,锲而不舍地勾起她心底潜伏着的情潮。
  “唔——”她忍不住逸出声,将唇挪开,窒息感令她晕眩。
  他邪邪挑起嘴角,坏坏一笑,紧接着又追了上来,深深擒住,再也不放开。
  彼此加速的心跳,让他们再也忍不住,厉慕寒陡然焦躁激烈起来,撩起她身上的羁绊,迫不及待……
  原来激烈的放纵可以让人失去自我,速度加力量的放纵,可以让人迷失。

  日期:2018-03-01 14:47:45
  所有的爱与恨,在这一刻仿佛都不重要了。
  厉慕寒似乎只想放纵,放纵他所有的不羁、困惑和压抑。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们从镜子前面混战到被窝里后,终于疲惫地歇下来。
  花蛮儿的小脸通红着,全身依然处于绷紧状态,但脑子里却陡然清醒过来。她开始感到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对厉慕寒说出真相。不知道,明白了真相后的他会发什么疯。
  厉慕寒沉沉睡去,可是她却彻底失眠了。

  至日上三竿,花蛮儿醒来,她咬着唇,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侯睡过去的。她正要挪动身子起床,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原来,某人正抱她在怀,拄着脑袋侧卧着俯视着她。
  那双好看至极的冰眸一瞬不瞬,带着一抹奇异的寒芒。
  “你醒了。”他冰冽如常。
  然而,花蛮儿思及昨夜,却红了脸,露出娇羞神态。也不知道厉慕寒这样看着自己睡觉有多久了,从来没有被男人看着睡过,怪难为情的。

  “昨晚你睡着之后,说了梦话,口口声声喊‘厉栩庆不是我父皇’,这是怎么回事?”目光于冰冽之中又多了几分洞察人心的犀利。
  “……”花蛮儿一阵无语。
  “说!”厉慕寒简短的命令。
  花蛮儿咬了咬唇,好吧,该来的总归要来,那就告诉他吧。
  “厉慕寒,其实你不应该恨我。
  日期:2018-03-01 15:47:45
  因为我并不是花轶炀的亲生骨肉,而是厉栩庆与良妃所生的孩子;而你,你才是花轶炀和慕容姣所生的孩子。换言之,你才是蛮夷人,而我,我是大昭公主。”
  “胡说!你胡说!”厉慕寒陡然暴吼。
  “我没有胡说。这次进宫,我亲眼见到了母后,是母后告诉我真相!我没有胡说!”
  花蛮儿也跟着激动了。她把慕容姣所告诉她一切,都告诉了厉慕寒。
  厉慕寒听了之后,好半天僵在那儿,没有出声。
  可是,没多久,他的冰眸陡然迸出了嗜血的光芒。

  他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速度奔下床去穿衣,取过墙上的宝剑,疯了似的冲了出去。
  花蛮儿惊吓了一跳,也跟着爬起来,匆忙穿上衣服,梳洗之后,也摘了剑紧跟着跑出去。
  “啊——”秋阳下,厉慕寒仰望着天空嘶吼。
  花蛮儿莫名心痛,泪光在眼底闪烁,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上前去安慰他。

  这对他来说,的确过于残忍!
  他和花蛮儿还是不同的。
  厉慕寒的未婚妻曾经遭受亲生父亲的遭蹋,并且是他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的双手沾染了蛮夷同胞的鲜血。
  或许,最为厉慕寒不能忍受的是这一点。
  厉慕寒嘶吼完,把校场上的箭靶武器都狂扫一遍之后,突然举起手里的宝剑,就往自己的手臂砍去。
  花蛮儿陡然一惊,飞扑上去,用剑硌开了他的剑。
  “不许这么做!厉慕寒,不许你伤害自己!”花蛮儿一边与之对招,一边大嚷。
  “滚开!滚!不关你的事!你滚开!”厉慕寒凌厉般的剑锋咄咄逼人。
  花蛮儿打不过他,索性双眸一闭,当胸迎了上去……。
  2018-03-01 34
  日期:2018-03-02 10:00:00
  “嗯——”
  花蛮儿闷哼,不可置信地低头看了一眼,锋利的剑尖刺入肩部以下位置,嵌入皮肉,腥红的血沿着锃亮的剑身流出,刺痛了她的眼球。

  昨夜尚在缱绻相偎,今晨就刀戈相向,所为何来?
  “为什么?厉慕寒,你明知我不是花轶炀的女儿了!”她的心比伤更痛。
  “可你是厉栩庆的女儿!”厉慕寒暴吼,不仅不收敛剑锋,手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更多的血涌了出来。
  花蛮儿听了这话,像是心上也被剑锋劈了一道口子,痛得无以复加,脑袋瓜嗡然炸响,一片空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