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35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手及脸均被荆棘所伤,画出道道血痕,脚下踏着的石块也偶有松动,几次险些掉下悬崖。
  花蛮儿咬着牙,好不容易都挺过来,伸手就要触到藤梨根了,没想到在她身后,突然窜出一个类似脑袋瓜的东西。
  花蛮儿循着黑影回首一瞅,立刻吓得花容失色。
  日期:2018-02-28 08:18:45
  “哧——”
  蝮蟒吐着信子,花蛮儿眼睛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她全身的汗毛霎时全立起来,冷汗淋了一身。
  自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蛇鼠,小蛇见到尚且魂飞魄散,更何况这么大的蟒蛇。
  那蛇却不曾因为她的恐惧而口下留情。相反,就在花蛮儿发现它,低呼一声的同时,张开口,毫不留情咬住了小腿。
  “啊——”花蛮儿痛呼一声,然而双手却攀得更紧了。
  她的手被尖利的石子擦破了皮,道道血痕立现,手背因为用尽全身力气而青筋暴突。小腿肚子传来剧痛,眼睛一黑,头晕目眩的刹那,她几乎想要松开手,任凭自己掉落深渊。
  “蛮夷狗——”
  不知道为什么,厉慕寒这声蔑叱会在这种时刻突然于脑海里炸响。
  不!她不要放弃!她不能放弃!

  她要替厉慕寒解毒,她要告诉厉慕寒,她不是蛮夷狗!他不可以再仇视她!他的仇跟她根本没有丝毫关系。
  更重要的是,她放弃了,厉慕寒就会死的……
  花蛮儿紧咬着唇,运足真力,深吸了一口气,以闪电般的速度腾了一只手掏出那柄本来要用来暗杀厉栩庆的短刃,从上而下,疾速而精准地刺入蟒蛇七寸处。
  蟒蛇猛地张开嘴,长长身子用力扭腾了一下,显些将花蛮儿揪下深渊。
  “啊——走开!”花蛮儿忍不住又发出惊叫,以为它就要张开像山洞般的大口,将自己卷噬入腹。
  日期:2018-02-28 09:18:45
  她本能地闭上双眸,同时放开短刃,单手负重不住,只能赶紧用双手牢牢攀住大石。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紧张、恐惧与疼痛让她不堪负荷。
  幸好,蝮蟒只是扭腾了那么一下,像是垂死前的挣扎,等她再打开眼帘时,发现它已坠入深渊。
  花蛮儿松了口气,身子却止不住颤|抖,嘴唇发紫,不知打哪来的麻痹感根本压抑不住。
  她虽擅制毒,却从未中过毒,一直以为自己百毒不侵。但直到这一刻,她才百分百确定,自己确实并非蛮夷人。厉慕寒才是,所以她三番两次对他下毒,也毒不死他。
  可是,厉慕寒这次却在劫难逃,莫非箭上的毒并非是一般的毒!

  花蛮儿揣测着,厉栩庆明知厉慕寒是蛮夷人,该是百毒不侵。这二十年来,一定为此研制过某种特殊的毒药。
  花蛮儿越想越怕,她怕这些解毒的草药根本就没用。
  力气快耗尽了,手要虚脱了……
  花蛮儿,你振作点,振作点!

  厉慕寒曾经那么羞辱你,你不能放过他!你必须告诉他真相,不能让自己白白受这些委屈。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也要尽力试一试。
  花蛮儿凝神齐聚真力,微提丹田之气,拼死一跃,摘下藤梨根,飞上了崖顶。
  着地后,被毒蛇咬伤的脚根本站不住,跌坐在地面后,来不及多想,她解下腰带,系在伤口上方,阻止毒液跟着血液流淌扩散,可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日期:2018-02-28 10:18:45
  这种剧毒,扩散很快,她知道这是亡羊补牢,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于是,她果断地拔下头上的另一根银簪,咬紧牙根,不顾一切,用力往伤口周围刺下。
  “啊——”

  她凄厉地大叫一声,冷汗又沁出一身。
  剧烈的痛楚让她的泪水不知不觉涌了出来,她忍着剧痛,将伤口剜开,释放出些许毒血。
  这是最笨的方式,但也是目前惟一可行的。
  她来不及处理自己的伤口,又像蛇一样,贴着地面向前挪动,毒血不停地沿着她的小腿,流经脚踝,淌到地面,在地面上蹭出一条血路。
  衣裳被粗砺的地面磨破了,露出了皮肤,继续挪移,继续蹭,好不容易到了厉慕寒隐藏的山洞时,她已经浑身是伤,脸色苍白中泛着一丝青。
  花蛮儿终于爬到厉慕寒身边,她用石块将药捣烂,之后,麻利地拔出他背后的利箭,然后把许多种草药用唾液揉在一起,替他敷好伤口,又撕下裙布,把伤口包扎好。
  做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很艰难。她感到快撑不下去了。随时眼睛一闭,就能进入永恒的寂静与黑暗里面。

  她努力俯下头去瞧着他的脸色,那黑紫的模样,让她心生绝望,很显然,失血过多的厉慕寒身上的毒素并没有消散多少。
  一阵麻痹感袭来,花蛮儿来不及吐出一口气息,就晕了过去。
  日期:2018-02-28 11:18:4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厉慕寒悠悠醒来。
  他感到背后传来强烈剧痛,全身虚脱,嘴里干涩得像几百年没喝过水一样。
  他勉力睁开眼睛,一张苍白中泛着青色的小脸乍现眼前。

  厉慕寒吃了一惊,皇宫里发生的剧变陡然涌进脑海里。他乍然明白发生了什么,疾呼了一声:“花蛮儿,醒醒!”
  花蛮儿依旧纹丝不动,脸色就如同死去的人一样,像涂了层泛青的白蜡。
  厉慕寒连忙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似有若无的鼻息着实探了好一会儿,才从指腹的暖意里稍微感受到一点。
  他扫视周遭的一切,感受着背后的箭伤和绑在身上的裙布,又看着地上的草药末,渐渐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骤然,厉慕寒的目光定格在她小腿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儿还在淌着血,黑紫的血,一小股一小股,将她周遭的地面都熨成了一片黑。那片黑,就像地狱里扑过来的野兽,让厉慕寒陡然升起一份要和它一决生死的狠戾。
  他挪到她旁边,抬起她受伤的小腿,俯身就吮。一口一口,狠狠的,像要吸光花蛮儿身体里的血液似的。
  然而,花蛮儿始终没有动,他嘴角逸着她的毒血,那血是冷的,手里接触到的小腿肌肤也是那么冷,就像腊月里的冰雪似的。

  “花蛮儿,你给本王醒来!听见没有,你这只蛮夷狗,要死之前也得吠两声啊!”他骤然恼怒,把小腿重重地丢到地面去,上前一把拎起花蛮儿的领子,“你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
  他拼命摇晃着她,可怎么晃也晃不醒。
  日期:2018-02-28 12:18:45
  一阵恐惧揪紧厉慕寒的心。
  这份恐惧感对他来说十分陌生。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施以柔死的时侯,他感到了愤怒;厉栩庆要射杀他的时侯,他感到了震惊。可现在,他感受到的却是恐惧。
  嗬——

  厉慕寒也会恐惧么?
  他暗骂了一声“见鬼”,随后,一把将花蛮儿从地面上抱起来,忍着箭伤的剧痛,跌跌撞撞地窜出了山洞。
  无论如何,必须带她下山找大夫,不能在这儿等死。
  该死,花蛮儿的血是不是流干了,居然这么轻!
  “你不要死,不要死,蛮儿,你不能死——”他飞速奔向山,一边喃喃告诫,但那语气,已经丧失了以往的狠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