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34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慕寒一咬牙,又裹挟着花蛮儿往宫墙飞去,妄图冲破箭阵。
  可是,箭阵太过于猛烈了,厉慕寒再次迫回了地面。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保住自己和花蛮儿不受伤就不错了,怎么能逃得出去?
  “住手!住手!厉栩庆,你快令人住手,你答应过我什么?”慕容姣流着泪疾呼。
  厉栩庆快步走到慕容姣面前,柔声道:“你怎么来了?这个孽子,他试图造反,要行刺朕,所以朕才不得不……”
  “不要说了!我不要听!你不必跟我解释什么,你只要令他们住手!这么多支箭,他们随时都会中箭的啊!求求你,放过他吧。只要你放过他,我愿意留在你身边侍侯你。”慕容姣扑通一下跪在了厉栩庆的脚前。
  厉栩庆一惊,想要把她拉起来,她却万般不肯。
  厉栩庆现出为难的脸色。
  日期:2018-02-27 15:07:00
  正时侯,处于乱箭中心的厉慕寒为了保护花蛮儿,突然后背中了一箭。
  “慕寒——”慕容姣和花蛮儿皆大叫了一声。
  慕容姣再也没耐心等厉栩庆做决定了。

  她猛然从地面爬起来,果断地冲向了箭阵。
  “厉栩庆,如果慕寒非死不可,那就让本宫陪他一起死吧!一切因本宫而起!本宫不要活了!是不是本宫死了,这天下就太平了?”慕容姣撕心裂肺地喊叫着,泪如雨下。
  厉栩庆大骇,连忙下令:“停!”
  霎时,箭雨骤歇,那地面上的箭已经铺满厚厚一层,整片广场上都无处落脚了。

  “不要停!不要停!快射!”三皇子厉振傲恨不得厉慕寒立刻死掉,情急之下竟不顾厉栩庆的旨意,狂吼着下令。
  厉栩庆冲过去,“啪”“啪”,当众甩了厉振傲两记耳光。
  厉振傲抚住脸,错愕之下顿悟,连忙顺眉低目,不敢再吭半句。
  身受重伤的厉慕寒顾不得其他,瞅空就带着花蛮儿飞出了宫墙,逃命而去。
  “厉慕寒,你怎么样了?”眼见厉慕寒口中不停溢出鲜血,花蛮儿心魂俱散,忧心如焚。
  她反过来扶着厉慕寒往前奔走。
  宫墙之外,尚有宫墙。
  厉慕寒拼了命带着花蛮儿飞越了一道道宫墙,直到皇城外廓的大街上,他再也忍受不住,高大的身子几乎全倚在了花蛮儿身上,再也提不起任何精神。
  日期:2018-02-27 16:07:00
  花蛮儿咬着唇,费力地扶着厉慕寒猫在墙角的阴影里坐下。
  “你等我一下,厉慕寒,一定要坚持住!”
  花蛮儿扭头跑到大街上,好不容易才拉到一辆马车。那驾马车的看到花蛮儿身上的血迹,吓得摇了摇手,就要从花蛮儿眼前奔离。
  花蛮儿凌身一跃,飞上了马车,直接将一锭黄金晃到马车主人面前,简洁地说道:“买下这辆马车,绰绰有余了吧?”
  那马车主人两只眼睛霎时直了,闪着光,连连点头:“够了够了!好,就归你了!”
  他勒停了马车,取过那锭黄金,拍拍屁|股走了。
  花蛮儿连忙把马车驾到厉慕寒跟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厉慕寒塞到马车里面去。
  花蛮儿坐在前方小凳子上,亲自驾着马车飞速逃奔。

  此时,靖王府肯定也被厉栩庆派兵重重围困,回到王府肯定会被瓮中捉鳖,无奈之下,她只能带着厉慕寒往京城外怆惶逃离。
  花蛮儿心如明镜,慕容姣的冒死保护,只能保得了一时,保不了永久。
  厉栩庆这样阴险腹黑的皇帝,必定斩草除根,怎么可能留下一个仇人的后代,让他将来找自己报仇呢?更何况,这个仇人的儿子还相当有能耐,这天下的江山,至少有一半是他替他打下来的。
  冲着这点,厉慕寒更该死!
  果不其然,在闯出城的时侯,就遭到了守城士兵的阻挠,花蛮儿索性杀了一个士兵,夺过他手里的剑之后,拼命再杀出重围。
  日期:2018-02-27 17:07:00
  然而,跑不过两里路,就听见后方传来滴滴哒哒的马蹄声。那地面传来的撼动山河的震感,花蛮儿也能猜测出追兵之众。

  花蛮儿惊魂未定,这天下之大,如今全是厉栩庆,真的再无容身之地了么?
  她转动脑子,努力回忆一年之前在厉慕寒的寝室内所看的《地方志》,在大昭京城附近,可有什么隐蔽之处。
  蓦然脑子里划过一道光,这道光照亮了黑暗的前路。
  花蛮儿咬着牙,调转马车的方向,果断地往栖霞山的方向奔去。
  悬崖峭壁、深洞浅溪、幽林峡谷、惊险栈道,易守难攻……
  如果没有记错,如今栖霞山绝对是最佳躲避之地。
  嗖嗖嗖——
  背后居然又放起了冷箭,光是听那利箭破空嗖响的声音,花蛮儿的心就忐忑难安。她不怕死,但是,但是……

  见鬼,她的心绪紊乱了。
  她发现自己居然担心起厉慕寒的安危。
  曾经不共戴天的仇人,居然只是两个同病相怜的无辜婴孩,两枚任人摆布的棋子。
  花蛮儿差点“呵呵”了,可是容不得她悲秋伤月,感慨万千,眼下最要紧的就是逃命!
  为了迷惑追兵,花蛮儿又疾奔出七八里后,估摸着离栖霞山不远了,来到一处三叉路口,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拖着厉慕寒下了马车,随后朝马儿挥了一鞭,马车就继续往左道上奔去。

  日期:2018-02-27 18:07:00
  花蛮儿扶着厉慕寒往右道去,且不敢走正道,只捡僻静小路走。
  厉慕寒整付高大的身躯像座山似的压过来,几乎要让她断气。
  更要命的是,花蛮儿发现箭上有毒。
  老天,她的亲爹到底是有多歹毒,半点也不认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更何况,厉慕寒还为他打下半壁江山,厉栩庆就这么狠心。
  想到这里,花蛮儿更加气忿。

  似乎方才在皇宫里面,万千箭雨射向她和厉慕寒的时侯,厉栩庆根本没想过可能会伤害到她。他明明知道花蛮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却……
  花蛮儿暗自伤心不己。
  然而,似乎是悲伤转化为力量。她憋着一股气还真的把厉慕寒拽上了栖霞山。
  寻一处隐蔽山洞,洞外以花草丛遮蔽,让厉慕寒躺在枯草丛上,花蛮儿开始动手检查厉慕寒的伤势。
  她让厉慕寒趴卧着,麻利地剥下他的袍衫,细看之下,倒抽了一口凉气,箭伤附近,那血早已黑紫如墨。
  她不敢立刻拔箭,毒血也已经蔓延扩散,单用口吮血,已经没有办法尽除毒液。
  无奈,花蛮儿只能先取下头上的银簪,从银簪上取材,拗直了几支银针,以针灸的方式阻止毒液继续蔓延。
  接着,她转身就猫出山洞,火速寻找解毒的草药以及敷箭伤的草药。
  若不论中毒程度,单是那支几乎穿透身子而出的利箭,若不及时拔除医治,也会伤及性命。
  厉慕寒受伤之重,花蛮儿从未碰见过,这就让她够心烦意乱了。
  大多良药都长于悬崖峭壁。花蛮儿寻来寻去,该找的都找到了,白英、龙葵、七叶一枝花……
  可最终惟有消肿止血的藤梨根尚未找着。
  正弯腰四处寻觅,偶一抬眸,见到悬崖上一株藤梨根正在风中召唤,花蛮儿露出惊喜之色,毫不犹豫地攀岩而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