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24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按照以往厉慕寒的行事作风,斩草锄根才是他的风格。
  “放走花豹,是因为他是花蛮儿的师父,对么?”韩枫站在厉慕寒的身边,平静地问道。
  厉慕寒扭头冷睨了他一眼,冰冷的眼神里翻涌着滔滔怒意。
  韩枫本想借此机会点醒厉慕寒,其实他也是在意花蛮儿的,既然在意,将来花蛮儿回到身边时,就要对人家好点,才不会让她又跑了。
  可是,触到厉慕寒的眼神,韩枫心头一懔。话到唇边,又止住,思量着该不该在这时侯,继续劝说。

  “韩枫,你过来!”厉慕寒突然厉声暴喝,如同晴天霹雳。
  在场之人不由自主肝颤。
  那原本准备了许多奉承之辞的顾太守才刚张了嘴,又连忙闭上,半声都不敢再吭。
  厉慕寒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下城楼,韩枫连忙跟上。
  一直到了州府衙门,厉慕寒才在大厅正首坐定。
  顾太守和众多将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亦步亦趋地紧随韩枫身后。
  韩枫此时心里已经揣测到了什么,但他泰然自若,大步流星跟着厉慕寒走。
  该来的总会来,逃避也没有用!
  “韩枫,”厉慕寒将拳头捶在扶手上,怒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藏在马车内的花蛮儿和花泽昊放走。这通敌之罪,你担当得起么?”。
  日期:2018-02-25 16:42:45

  韩枫连忙单膝下跪领罪:“属下领罪!”
  “领罪?哼!通敌可是凌迟之罪,你领得起么?”厉慕寒面色一沉,厉声叱道。
  “属下领不起,所以,请容许属下自辩!”韩枫拱手,不卑不亢,不慌不忙。
  “自辩?”厉慕寒像听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似的,冷嗤,“私通敌国公主,放走花蛮儿和花泽昊,以致于让他们领兵刀戈相向,害多少兄弟血染沙场,这天大过错,还容得了你自辩?”
  厉慕寒陡然站了起来,随手夺过葛雄手里的马鞭,扬起一鞭就用力甩在韩枫身上,韩枫的俊脸顿时现出一道血痕。
  厉慕寒并不就此停止,一连鞭了二十几鞭。韩枫纹丝不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默默领罪。
  呼呼的鞭声虎虎生风,抽在韩枫身上,像抽在将领们心上一样。

  他们齐齐下跪,为韩枫求情。
  “王爷,请饶恕韩将军吧。这一仗迟早要打,就算没有放走花蛮儿和花泽昊,我们迟早也是要和玄越刀戈相向啊!”耿直的葛雄苦苦劝说。
  “哼,”厉慕寒随意甩掉鞭子,归坐于上首,阴鸷的冰眸咄咄盯着满身鞭痕的韩枫,“打一个叛国贼,白费本王的气力。叛国就是死罪,岂是一个‘打’了事?韩枫,你想自辩,就容你自辩!好让你死得瞑目。”
  “王爷——”一听厉慕寒要让韩枫死,众将都大惊失色。

  日期:2018-02-25 17:02:45
  韩枫微微抬眸,无畏地迎着厉慕寒的目光,缓缓说道:“如果王爷是要追究属下私放敌国公主之罪,属下认罪;但若是王爷要追究属下私通敌国公主之罪,属下不认!”
  厉慕寒嘴角微勾,冷笑:“还未私通么?那一个晚上不是?”
  韩枫淡定答道:“那一个晚上,属下确实与花夫人共度了,不过并未共枕。属下见花夫人花容月貌,又身受重伤,不愿意她让齐大人玷污,让王爷日后悔恨,所以才那么做。”
  厉慕寒闻言眸色微敛,屏息凝神,定定凝视着韩枫,久久没有说话。

  韩枫接着冷笑:“说属下私通,属下当然不认,属下与花夫人清清白白。倒是王爷,才是真正与敌国公主私通,要追究,也得先追究王爷啊!”
  “大胆!”厉慕寒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扶手上,霍然立起。
  “纵然你与花蛮儿是清白的,也不该私自放走她!本王倒想问问你,你一个堂堂韩大将军,韩侯爷,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对花蛮儿这么好?又是替她求情,又是解她之危,又是私自放走她!为了她,你不惜违抗军令!不惜顶撞本王!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你莫非是对她动情了?”
  韩枫一怔,愣了半晌,才咬紧牙关,面带倔意地迸出一句:“这是属下的私事,属下有权不回答!”
  “不回答只有死!”厉慕寒面色一沉,冷声威胁。
  日期:2018-02-25 17:22:45

  “王爷若要属下死,属下毫无怨言!王爷只须知晓,属下与花夫人之间清清白白即可!”韩枫犟起来的时侯也像头驴。
  “哼!算你嘴硬!来人,把韩枫拖下去,严加看管!一个月之后,午时三刻,以通敌罪凌迟处死!”厉慕寒狠绝地下令。
  顷刻,几个士兵上来,把韩枫押下去。
  韩枫因为认罪,并无半点挣扎,反倒慷慨洒脱地就像去上战场似的。
  “王爷,不可啊!”葛雄和顾太守连忙求情。
  厉慕寒俊脸罩霜,扬手止道:“休要求情!谁再求情,一同处死!”
  言毕,他转身就往后院去。
  顾太守连忙追上,急令侍从安排王爷休息,亲自招呼侍奉方算完。
  韩枫被押入死牢,思忖着厉慕寒的极度不冷静,有点不太寻常!
  往日的厉慕寒,是极其重情重义,同时又极端偏激和护短。就算自己再怎么得罪他,他也从未和自己计较过。

  这次,纵然是因为花蛮儿,韩枫认为身上这二十几鞭惩罚也就够了,从未想过真的遭什么凌迟之刑。
  可王爷居然下令把自己关入死牢,非同寻常。特别是在得知自己与花蛮儿之间是清白的之后,更加不会下此毒手。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韩枫依旧相信厉慕寒此举另有深意。否则,凭厉慕寒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要斩就斩,要凌迟就凌迟,根本不可能等到一个月之后再执行!
  于是,韩枫安心坐牢。
  日期:2018-02-25 17:42:45
  反正除了不得自由,每天三餐都有士兵把好酒好菜送上,狱卒对韩枫毕恭毕敬,偶尔还和他说说笑笑,日子也不太难过。
  直到第三天晚上,葛雄亲自带着酒菜来跟他喝酒,同时也备了几碟小菜,请狱卒喝了几杯。
  几个狱卒喝了之后,晕头晕脑地趴下了。
  韩枫剑眉一拧,盯着葛雄。
  葛雄立刻把一张纸条递给韩枫,低声道:“这是王爷给你的信,你看过之后就明白了!”
  他话音刚落,一群蒙面黑色劲装的男子就冲了进来,为首的男子窜到韩枫身边说:“我们来救你出去,韩将军。”
  “罗浩?”韩枫脱口而出。
  罗浩是他部将,来救他倒是情理之中。
  几个人不由分说,拉着韩枫就往外跑。
  韩枫很配合,自从葛雄塞过来那张纸条之后,韩枫已经能猜出七八分了。

  他冷眼瞧着自己这群蒙面爱将和葛雄及侍卫们混战成一团,怀揣着纸条,轻而易举逃脱了。
  出了淮嘉城后,韩枫掏出纸条一观,果然如其所料,就走到林中,取了一匹快马,连夜奔向合泰城。
  十日之后,花蛮儿和萧锦琰早已得知韩枫要被凌迟处死的消息,为韩枫忧心不已。
  花蛮儿三番两次抑制不住心头的冲动,要提前发兵攻打淮嘉,都被萧锦琰拦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