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11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花蛮儿?你找死!本王妃就知道,被窝里藏了一只狐狸精,王爷才会这么痴迷!你这个异族女子,这么媚惑王爷,到底用意何在?”
  夏芊芊怒骂着,紧接着又要掴一巴掌下来。手臂搁在空中,被厉慕寒扣住了手腕。
  厉慕寒一用力,就把夏芊芊扯了出去,直接将她一直推到房门外。
  花蛮儿听见夏芊芊在门外跺脚哭喊:“厉慕寒,你好狠!本王妃一定要托哥哥上奏皇上,让皇上来评评理,你把正妃晾在一边,却把一个亡国公主藏在寝室,不知皇上知道后,将作何感想?”

  厉慕寒怒气冲冲地吼道:“爱去就去!把大家都整死,你就高兴了!滚!滚!以后,未经允许,不许进本王寝室半步,否则,家法侍侯!”
  夏芊芊哭着跑开了。
  日期:2018-02-23 15:19:00
  厉慕寒返身回屋,将房门紧闭,裹挟着一身怒气回到榻上。
  他一伸手,就解了花蛮儿的穴道。
  “反正气得睡不着,让活动活动筋骨,好……”他顿了下。
  花蛮儿捂着被夏芊芊搧痛的脸颊,战战兢兢追问:“好什么?”
  厉慕寒陡然一个翻身,伏其上,头一俯,紧紧堵住了她的嘴。这个吻,绵长而热烈。花蛮儿陡然目眩头晕。
  虽然她和厉慕寒已经有过几次肌肤之亲,但的的确确,这是她的初吻。

  从来没有接过吻的花蛮儿被厉慕寒灵巧的舌掀起了滔天巨浪。原来,吻是这么回事,令人魂飞心跳,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亲近。
  花蛮儿从来没有接过吻,怎么禁得起这种狂风骤雨般的吸吮?
  “唔——”熬到极致,难耐的声音终于从唇畔逸出,被撩到极致的小舌也情不自禁生涩的回应。
  三番两次差点被吮到窒息时,她轻喘着挪开,却又立刻被他的唇舌捕获回去。这么冗长的吮法,没完没了,花蛮儿渐渐失去了理智,无意识地攀紧他的脖颈,动情地回应。

  厉慕寒第一次得到回应,更加卖力地吻着,一双手也开始四处游|走,煽风点火。
  花蛮儿越发无法自拔,他的吻就像某种魔咒,能够轻而易举将她的仇恨淡化。
  可是,当厉慕寒低咒一声“小贱|货”,骤然贯穿,花蛮儿瞬间痛醒了。
  日期:2018-02-23 15:39:00

  “嗯——,滚!混蛋!”花蛮儿所有的仇恨在这一刻骤然苏醒。
  她捶打着他的背,却被他反手牢牢剪住。
  他刻意更加用力的撞、击,直到她的意识再度不由自主溃散,整个身子和心魂都随着那些动作浮浮沉沉,飘向了欢愉的峰顶。
  然而,从午时睡到亥时,精力充沛的厉慕寒,又怎能一次作罢?从亥时到卯时,他又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才在拂晓时分,离开她的身,沉沉睡去。
  之后的日子,花蛮儿总算知道,厉慕寒对她所有的凌虐,就是白天让她戴着脚镣,跪着侍侯,肆意辱骂,一点一滴损磨掉她身为公主的骄傲;而夜晚,就让她夜夜侍寝,无一落空。
  厉慕寒是个对自己也狠绝异常的男人,并不贪图生活上舒适的享受,所以,他也不需要她的侍侯,需要的只是在床上的凌|辱,或许在他的心底,他在意的始终还是施以柔被人蹂|躏的事情吧。
  带着某种以牙还牙的执念,他也饶不了花蛮儿。
  这就让花蛮儿因此有了许多闲暇时光。随着厉慕寒白天操兵练马的时间的增多,花蛮儿能够独处的时间也就越多。
  然而,她并不想踏出房门半步,只肯暂时耳塞棉花专心偷看厉慕寒的兵书。
  原因,全在于夏芊芊。
  夏芊芊自从那晚被厉慕寒骂走之后,就一直忿恨不平。连续几晚又见厉慕寒与花蛮儿形影不离,一气之下,就写信去京城向哥哥楚湘王夏子恺告状。
  在信里,她哭诉了自己独守空房的处境,又对花蛮儿这个狐狸精百般诋毁。蛮夷公主留在厉慕寒身边,如同埋了一包定时丨炸丨药,夏芊芊希望哥哥奉请皇帝圣旨,处死花蛮儿。
  日期:2018-02-23 16:19:00
  “慕寒哥哥——”夏芊芊颤着声儿惊叫。
  厉慕寒返身过来给了夏芊芊一记耳光。
  夏芊芊尖叫着捂住脸颊,泪珠霎时在眼眶打滚,既震惊又委屈地仰视着厉慕寒。
  “慕寒哥哥,你从来没有打过我,从来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了这个小贱人打我?我打她不对么?她是蛮夷狗,那天还打了我,为什么我就不能打她?”
  厉慕寒怒叱:“好!本王就告诉你为什么!花蛮儿虽然是蛮夷狗,但也是本王的狗,只有本王打得骂得,别人都不允许碰!你们听好了,以后任何人私下动花蛮儿,就是跟本王过不去!”
  那位将军连忙拱手遵令:“是,王爷!”
  “葛雄,你带着他们出去!记住,将士们的力量该用在战场上,而不是打理本王的家务事!”

  厉慕寒眸刀劈过来,葛雄连忙跪下领罪:“对不起,王爷!请王爷降罪!”
  “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下去吧!”厉慕寒将手一挥。
  葛雄连忙带着一群士兵告退。
  厉慕寒一把抓起夏芊芊的手腕,厉声质问:“本王明明说过,不许你再踏入寝室一步,你为何要违反规定?既然违反,就应该接受家规处置。”
  他用力一甩夏芊芊的胳膊,夏芊芊被这蛮劲带得跌撞了好几步。
  “不会吧?慕寒哥哥,你说真的?”夏芊芊慌了,小时侯开玩笑惯了,没有一次厉慕寒当真,但这次,他却那么较真,实在出乎夏芊芊意料之外。
  日期:2018-02-23 16:39:00
  “规矩就是规矩,绝不能当摆设!要明白,你现在是在边关都府,本王说的每句话,如同军令,岂同儿戏?”厉慕寒怒气冲冲地将手一指门外,“去门外,和那四个贱婢跪在一起!好好思过,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起来!”
  “哇——”夏芊芊又哭了,掩面跑出了房间,直接冲过院子和花园,奔回自己的房间。
  厉慕寒似乎有心放她一马,没有强迫她回来,但那四个侍婢,他是无论如何不会饶过的。
  他让她们跪在院子里,喊了一个士兵上来,每人赏了二十鞭子,才让走。
  一片哭爹喊娘的。
  花蛮儿淡定地跪坐在那儿,也不告状,也不得意,只是静静地坐着。她的脸面全是血,她也顾不上这许多。
  可是,没有想到,等那些丫环领了鞭罚退下之后,厉慕寒居然传了太医来帮她清洗包扎。

  再后来,夏芊芊再也不敢冒然闯入。
  可是,她总是趁着厉慕寒不在的时侯,在院子里肆意谩骂,指桑骂槐。
  不仅自己来,还让春花、夏荷、秋月、冬梅轮番叫骂,冷嘲热讽。
  花蛮儿为了寻个清静,只得闭门不出,耳塞棉花看兵书。
  也就是这段时间,花蛮儿几乎把厉慕寒所藏有的兵书看了个遍。兵书上间或有厉慕寒所做的笔记,看多了之后,渐渐对厉慕寒排兵布阵的习惯有了初步了解。
  日期:2018-02-23 16:59:00

  书阅读多了,想法也就多了。
  花蛮儿起初只是打发时间,又想着毒不死厉慕寒,就要想法子带着弟弟一起逃走。可是,兵书看多了之后,她的心渐渐膨胀起来,她的想法已经不再局限于逃,而在于复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