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9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那双冰眸睨向韩枫。
  韩枫愣了一下,随即微微勾唇角苦笑。想必经过昨夜,厉慕寒会恨死自己。
  这并非说厉慕寒就一定在意花蛮儿。而是一个女人一旦成为自己的女人,总是不希望别的男人触碰,这是占有欲作祟,是每个大男人的通病。
  厉慕寒无疑有这种病。命令是他下的,可也管不住他看着自己就有气。

  韩枫的目光溜向地面痛得紧抱成一团的花蛮儿,星眸里不由自主流露出隐隐担忧,暗暗喟叹。那一身新添的鞭伤和掐痕,怕又是早上所受的苦。
  “是,王爷!”所有人都在回复厉慕寒方才的命令,唯有韩枫不语。
  士兵上来,重新给花蛮儿锁了脚镣。
  夏芊芊睥睨了她一眼,撇着小|嘴儿问厉慕寒:“慕寒哥哥,你去哪儿了?齐大人要启程回京,正想向你辞行呢。”
  齐班宝皮笑肉不笑地迎向前,拱手道:“王爷,下官这就要告辞了,回京交旨。王爷就此别过!”

  “嗯,本王所写的奏章齐大人可带上了?”厉慕寒连礼貌的笑都不扯。
  韩枫回道:“属下已经把奏章交给齐大人了。
  日期:2018-02-23 12:18:45
  该带的话也都说了。”
  “那就好,齐大人,本王就在此等侯父皇的旨意。等朝廷粮草一到,本王就带兵攻打玄越。”厉慕寒目光坚定。
  “哈哈,好,好,下官一定把话带到,同时也期待王爷再度凯旋而归!告辞!”齐大人行了礼,就在侍从的服侍下上了马车。
  软帘放下,马匹队伍都已经开始往前走了,厉慕寒突然低沉喝止:“且慢,把这些丫环都一起带回去!”
  “什么呀?”夏芊芊急了,跑下台阶,直接抓住厉慕寒的手臂撒娇,“慕寒哥哥,你让她们都回去,我在这里孤零零,让谁侍侯我啊?总不能让你那些兵侍侯我吧,很多时侯都不方便的嘛,你放心啊?”
  厉慕寒轻叹,锁紧浓眉看着夏芊芊:“一定需要这么多个侍侯么?”
  “是啊,”夏芊芊眨了眨浓密的长睫毛,大言不惭的傲娇,“这还是少的呢。本郡主在王府的时侯,一共有二十几个丫环侍侯。有的专门负责梳妆,有的专门负责美甲,有的侍侯洗浴,有的侍侯进餐……确实需要这么多个嘛!”

  厉慕寒略一沉吟,说道:“就留下四个给你,春花、夏荷、秋月、冬梅,你们留下。其余的丫环,全部都让齐大人带回去。”
  “可是……”夏芊芊不服气,还想再说什么,却对上厉慕寒果决的手势。
  “不要再讨价还价,再说就减为两个!”厉慕寒是半点也不容商量的语气。
  日期:2018-02-23 12:39:00
  夏芊芊只得将未尽的话噎回去。
  “好吧,”她扯了下嘴角,无奈地嘟着腮帮子说道,“这事我答应你,可是你能不能……”

  她正要提交换条件,厉慕寒却早就不听她的了,身形一动,直接拎着花蛮儿进府去。
  夏芊芊气得在后面直跺脚,咬着牙恨得不行。
  韩枫则请丫环们去收拾行李上路。过了一柱香时间,齐大人才带着丫环、侍从、护卫上路了。
  这边花蛮儿被拎回房间去之后,厉慕寒将花蛮儿往地下一扔,就开始当着花蛮儿的面换上了劲装。
  “本王要去校场练兵,你在这儿乖乖地等本王回来!”
  花蛮儿未置可否,冷眼相待!
  厉慕寒深深瞅了她一眼,也不再说什么,披上玄袍就闪身而出。

  花蛮儿咬了咬唇,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立刻泡了一盏茶,取出一粒果子,塞进了嘴里,慢慢咀嚼片刻,再费力咽了下去。
  而后,一双灵动的桃花眼微微流转,扫视寝室的每个角落。
  其实,王爷的房间挺整洁,大约他平时就是爱干净的人,士兵也时时为他整理着。
  寝室的外间,摆放着书架和书案,那是厉慕寒平时办公的地方。
  凌乱的书案散乱着几本兵书,那是厉慕寒平日研读的吧。
  花蛮儿随意翻看了几页,却不知不觉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慢慢坐了下来,竟看得入了迷。
  日期:2018-02-23 12:59:00
  花蛮儿从小也习武,也看过兵书,不过研究的不算深入。
  作为一个公主,她兴趣广泛,所学所会甚多,习武只是为了强身,只是为了有趣。
  太平盛世,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一身武艺会派上用场。
  早知道会有国破家亡的一天,她一定用功刻苦,努力研透。
  花蛮儿越看越是痴迷,直到炊事兵把酒菜端进来的时侯,才中断了一小会儿,又接着继续阅读兵书。
  然而,厉慕寒回来,她却是老远就感受到的。他一身肃杀的气场,本就与众不同。
  当厉慕寒裹挟着一身寒气闯进来,冷冽的气场,就能瞬间将这好不容易暖起来的屋子又氤染得万分阴寒。

  花蛮儿连忙将书合上,放回原位,快步走出书案。
  厉慕寒一进来,冰眸就直勾勾的盯紧花蛮儿。那双桃花眼,令人无法直视,一对视,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陷进去。
  厉慕寒抵抗似的将视线收回,恨恨地坐下,闷声道:“花蛮儿,本王一见到你就有气,你的眼神再无辜,掩盖得了你人尽可夫的事实么?你这肮脏的小贱人!”
  花蛮儿微愣,这位王爷真是吃错药了。
  是他非得把她扔给韩枫,到头来,却因为她已经脏了而揪住不放,一再憋闷。
  从祭坟到现在,还没完没了了。
  她暗自发笑,存心不解释!
  好不容易有件事能让厉慕寒备感困挠,何不好好利用?
  “王爷这是何苦来?既然见了我就有气,何不将我打发了,眼不见为净!”花蛮儿菱唇微翘,讥讽道。
  日期:2018-02-23 13:19:00
  “想走,没那么容易!花蛮儿,你还硬坐在这里做什么?忘了本王说过什么么?在本王面前,永远只能跪着侍奉。”厉慕寒又开始挑事虐她了。
  花蛮儿默不作声离座跪了下去。她懒得与他对抗,看在他快被毒死的份上,顺从点儿吧。
  厉慕寒却突发善心,拿个碗添了饭,夹了些菜和肉,递给她。
  “吃吧,吃完了好有力气陪本王午睡片刻。”厉慕寒以居高临下的口吻淡漠地说完,兀自开始用餐。

  花蛮儿胆颤心惊,又“睡”?
  这王爷体力未免太好了吧?想到方才那种能让她晕厥过去的“睡”法,她就浑身冒冷汗。
  但她极力镇定自己,依旧乖巧地跪在那儿吃饭。眼角余梢,于不经意间暗中留意他喝了酒没。
  厉慕寒吃了半碗饭,总算探手过去取酒,自斟自饮。
  花蛮儿眼睁睁看着他喝下去,情不自禁菱唇微扬,凤目闪过一丝喜悦与期待。
  厉慕寒饭量不小,酒量也不小。
  花蛮儿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眼珠子瞪得要掉出来了。
  只见厉慕寒大口大口地扒饭,一碗接一碗饭,直到把饭桶都刨光了,这才停止。
  花蛮儿一数旁边叠着的碗,居然有十个!
  温过的酒喝完了一壶,毫无动静,紧接着又喝了一壶,接连灌了五壶,他这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一边随性地解开玄袍,一边大步流星进到里间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