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8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话刚说完,就欺身上前,怒气匆匆地攥着花蛮儿的手腕,就往外拖。
  “你要做什么?去哪儿?厉慕寒!”花蛮儿挣扎着大叫。
  但是,厉慕寒哪里管她那么多,阴沉着脸色,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个竹篮子,将她一路拖出都府。

  都府外,早有一匹骏马侯在那儿,厉慕寒抱着花蛮儿飞身上马,驰骋而去。
  花蛮儿不再问要去哪儿了,反正现在已是身不由己,想去哪就去哪儿吧,总之她相信,他就是不会让她好过。
  日期:2018-02-23 10:38:15
  或许,是把她带去,丢到悬崖下,就像父皇对待施以柔一样?

  骏马撒开四蹄,驭风飞奔,花蛮儿的青丝,被风冽冽向后吹起,有几缕不停地拂在厉慕寒的脸上。
  但厉慕寒无动于衷,一心一意只是往前狂奔。那对蕴灼未熄怒火的冰眸专注地盯着远方,神思不知落在何处。
  花蛮儿呼吸着自由而清新的空气,看着马儿穿过旷野,迎着第一缕朝霞,奔入一个怪石嶙峋的山谷。
  山谷边耸立着刀劈斧凿的山崖,几只寒鸦飞过,叫声悲怆,凭添了几分诡谲的气氛。
  骏马在一座坟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气派而精致的坟,坟的四周种满了相思树,树叶婆娑,仿佛是在替某人倾诉着什么。
  厉慕寒手一掀,毫不留情地将花蛮儿丢下马。花蛮儿没有防备,身子重重着地,粗砺的石头硌得身子生疼。

  厉慕寒跳下马,信手将缰绳一丢,那匹跟随他多年的汗血宝马就自己找地儿休息去,通灵气得很。
  厉慕寒提着竹篮子,到了坟前,打开盖子,把里面香炉烛火取出来,点着了。又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布块包裹着的包袱,一打开,赫然可见一颗微微发臭的令人惊悚的头颅。
  “父皇——”花蛮儿爬起来,悲怆地喊了一声,就奔向那头颅。
  “滚!”厉慕寒一脚,又把花蛮儿踹飞出去。
  “柔儿,今天我终于带着花轶炀的头颅来祭拜你了。
  日期:2018-02-23 10:58:15
  蛮夷已经为我所灭,花轶炀曾经加诸在你身上的耻辱与苦痛,我会在他女儿身上一一讨回来。你放心,柔儿,我对你的情意今生今世都不会改变。你的仇,我会牢牢记在心里,不会忘记!”
  厉慕寒的语气是从未听过的温柔,甚至唇角噙着一抹温暖的笑意,他在施以柔面前,甚至都不自称“本王”了……

  花蛮儿心里难受得紧。死无对证,不知道当年父皇是不是真的做了禽|兽般的事情。可是,这个厉慕寒,却是个如此极端偏激的男人,叫她无比犯怵。
  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他要如何讨回来?
  冰雪聪明的花蛮儿在厉慕寒还未行动之前,不顾一切冲向花轶炀的头颅。她打算带着头颅乘马离开,就算是一把火将头颅烧了,也比让它不断地受到风吹雨淋之类的耻辱强。
  可是,她才刚伸出手去,厉慕寒从背后猛然攥住她的一头青丝,将她往后一拉,又猝不及防地从膝腘处一踢,花蛮儿不由自主地伏跪在了坟前。
  厉慕寒俯身点住了她的穴道。
  花蛮儿就这样僵跪在了施以柔的坟前。
  “花蛮儿,你就好好跪着替你父皇赎罪吧。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厉慕寒狠厉地轻叱,随即抓起花蛮儿的头往布满石子的粗砺地面猛磕了三下,直撞得花蛮儿眼冒金星,皮破血流。
  花蛮儿尚未缓过神来时,厉慕寒已然解下他的鞶革腰带,“唰”一鞭,狠狠甩在她的身上。
  日期:2018-02-23 11:18:15
  “啊!”花蛮儿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一道血痕,从下巴到雪白的脖颈蔓延至后背,赫然立现。
  昨天才被呵护涂上药的身子,又再次遭受凌、虐。

  这惨叫却仿佛更加激起厉慕寒的怒气,皮带如鞭,狂风暴雨般地狠狠抽打着花蛮儿。
  “叫啊,再叫啊!花蛮儿,你讨饶也没有用!花轶炀任意践蹋柔儿,不把她当人。本王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花蛮儿,昨夜你把韩枫侍侯得很爽吧。果然天生就是一个小贱|货。连韩枫这株千年铁树也会为你开花。”
  “贱人!你这只肮脏不堪的贱狗……”

  厉慕寒一边鞭打,一边不停地辱骂。
  他的怒气就像天雷滚滚,轰得花蛮儿无力反抗。
  她只能咬紧牙关,无论再疼,都不再喊一声。
  “叫啊,怎么不叫?本王让你叫!”厉慕寒打红了眼,口不择言谩骂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所憎恨的点已经有所偏离了。
  花蛮儿已经痛到有点儿麻木了,她眼儿一闭,显些要晕过去。

  厉慕寒突然停止了挥动皮带,花蛮儿被点着穴,无法动弹,也不知道他在背后做什么,直到他开始动手的时侯,花蛮儿这才惊惶地嚷出来:“不!不要!厉慕寒,不要在这里!”
  “哼!本王偏要在这里,偏要用这种虐狗的姿势!本王就不信你不讨饶!”
  厉慕寒阴沉地低骂,退了人家的束缚,就这样没有任何事前渲染,直接从背后硬闯。
  日期:2018-02-23 11:38:15
  “啊!”花蛮儿全身一紧,沁出一身冷汗!

  痛!还是痛!
  她头皮已然发麻,但后面的那位却十分受用似的,马不停蹄地开疆辟土了。
  花蛮儿再也无法克制,嘴里不停地逸出难熬的声音。
  羞人的声响在僻静的山谷里回荡。就连曾经扰人的寒鸦,也一一回避了。
  厉慕寒探向前方,以两个敏点作为支撑,疯狂地驰骋……
  不知过了多久,花蛮儿晕了过去,厉慕寒解开她的穴道,低骂了一声:“没用的狗东西。”

  他整理了一下,把花蛮儿抱到马上去,往都府奔去。
  花轶炀的头颅厉慕寒没有再取回,就丢在这里,任寒鸦啄食。
  他似乎觉得,在这一祭奠之后,关于复仇的戏码,也就只剩下了他和花蛮儿无止无休的纠|缠。
  花蛮儿在颠簸的路上,于马背上醒了。当她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之后,就淡定不了,骂了一声“混蛋”之后,强势往厉慕寒握着缰绳的大手狠狠咬去。

  花蛮儿这一咬,用尽全力,可真够狠!
  她甚至能感觉到齿尖穿透皮肉的声音,滋滋的腥热感在口腔里流溢。
  她发狠咬住不放,死也不放,仿佛不咬到见骨都不甘心似的。
  想到父皇、皇弟、后妃们以及自己所遭遇的耻辱,她就恨不得把这个男人咬死。
  厉慕寒皱了皱眉,没有躲,也没有动手还击,只是冷冷威胁:“你咬吧!再咬下去,本王回去就让人牵一只狗去咬花泽昊,看谁有能耐?咬得更狠?”
  花蛮儿立刻松开了口,毫不迟疑地坐直身子,倔着小脸隐忍地瞪着前方。
  阳光在头顶照耀。难得寒冬暖日,却难以照亮人心的阴郁。
  远远的,眺见都府门前聚满了人。齐班宝、韩枫、夏芊芊,还有一些士兵和一堆丫环,都齐集在那儿,不知道做什么。

  日期:2018-02-23 11:58:30
  马蹄声一到,所有的目光都投射过来。
  厉慕寒缰绳一拉,将马停在都府前,随手将花蛮儿丢了下去,冷声命令士兵:“去拿副铁镣来,重新给花蛮儿套上,以后未经本王许可,不准任何人除去她的脚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