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7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花蛮儿忍不住眼眶泛红,悲慽不已。
  韩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继续安慰。
  大男人也有手足无措的时侯,俩人就在书案前默默伫立。

  僵了片刻,韩枫才找到话说:“放心,吉人自有天相,你母后一定不会有事的。至于你,往后要是缺少什么,尽管来找本将军,我能帮你的,就一定帮你。
  日期:2018-02-23 09:18:00
  花蛮儿怔忡地凝视着韩枫,一双水眸氲染着满满的感激:“多谢韩将军。大恩大德,没齿不忘。只是……”
  她倏尔垂下长长羽睫,黯然神伤。
  韩枫的心莫名一紧,失神追问:“怎么?有何难事?但说无妨!”
  花蛮儿淡然苦笑:“其实蛮儿是死是活都不要紧,惟一牵挂的就只有我的小皇弟。韩将军,麻烦你善待我弟弟好么?他还这么小,又是孤零零一个,怎么受得了这种囚禁的生活?”
  她陡然跪了下来,泪光晶莹闪烁,酸楚地哽咽道:“请你们不要打他,不要让他缺衣少食,可以么?韩将军,求求你了。请你答应,一定一定善待他!”
  “好,公主,你先起来再说……”韩枫伸手扶她起来,花蛮儿却不肯。
  “不!我还要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管日后我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都请你保他性命,不要连累到他。他是我们花家唯一的血脉,也是我们蛮夷唯一的希望,可以么?”
  韩枫沉吟刻,勉强应承:“好。本将军可以答应保他性命。不过,花蛮儿,听你的语气不对。你可不要做什么傻事。这里戍卫森严,你不一定逃得掉。王爷的冷血手腕,你不是没有见识过,指不定到时侯他如何对待你!”
  “好!我知道,我不会的。韩将军放心!”花蛮儿含糊地保证。
  “反正你好好在这里待着,等王爷气消了,本将军再想办法劝王爷放了你,或者善待你,好么?”韩枫语重心长。

  日期:2018-02-23 09:38:00
  花蛮儿点了点头:“谢韩将军。”
  她语气顺柔,心里却凝成了铁。
  逃跑?她怎么会想要逃跑呢?
  她只想逮住任何机会,毒死厉慕寒这个杀父仇人!

  如果他死了,大仇得报,她愿意陪他去死,只要花泽昊平平安安就行。
  但是韩枫的承诺,能相信么?
  花蛮儿决心再试探韩枫一次。
  “还是那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切从长计议,切忌鲁莽行事!夜深了,你就在床上歇息,本将军在那边躺椅上将就一晚吧。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再说!”
  韩枫犹在苦口婆心,一边说着,一边扶她起来。
  花蛮儿站起来的时侯,故意作势被脚镣绊了一下,腿一软,整个身子倒在了韩枫的身上,刚刚被韩枫扯上来的裙衫再次滑到了手臂,露出了一大段香肩和精致的锁骨。
  瞬间,温香软玉满怀,韩枫不禁喉间发涩,心旌荡漾。
  英俊的面孔一红,他像丢掉烫手山芋似的,急忙将花蛮儿推开,反过来迭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公主,你站好来,本将军不是故意的。”
  花蛮儿故意幽幽一叹:“唉,将军,你我这一宿共处下来,只怕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将军,不觉得这样吃亏么?为了感谢将军打探母后消息,又要帮忙照顾皇弟,不如本公主……”
  “不!”韩枫往后退了一步,“你……公主请自重!”
  韩枫拱手作揖:“本将军不是这样的人,请公主谅解。王爷的女人,韩枫绝对不碰!”
  花蛮儿莞尔,蓦然觉得这一脸正气的韩枫长得特别相貌堂堂,英俊潇洒。
  “韩枫,你果然是位正人君子!”
  这个试探,一举两得,挺好。往后,她真的可以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在韩枫身上么?

  “公主在试探我?”韩枫聪慧过人,一眼就看穿花蛮儿的神思。
  花蛮儿苦笑,整好裙衫后,行礼赔罪道:“将军莫怪。蛮儿对将军掏心掏肺,都敢把皇弟交待给将军,不得不知晓将军的人品。然而,将军所为,确实令蛮儿钦佩,蛮儿失礼了!”
  韩枫到底是胸怀磊落的男子,闻言也不见怪,反倒蹲下来,亲手为花蛮儿解开脚镣。
  “没事了,公主。这样舒服些。公主别恨王爷给你上了脚镣。只因你不是普通女子。当日我和王爷在都城之外见你一介女流,却披褂上阵,确实吃惊不小。后来你又轻而易举杀了我们十几位将军。要说不防范也不妥吧。”

  花蛮儿嫣然一笑:“韩将军的奉承话果然漂亮。你这一说,我浑身伤痛都好了呢。”
  这一个晚上,是花蛮儿最近一段时日睡得最安妥的夜晚。
  她养足了精神,体力得到了恢复。可是,黎明方破晓,就有士兵前来紧急敲门,高声禀报韩将军,王爷有令,要花蛮儿去侍侯他梳洗。
  日期:2018-02-23 09:58:00
  韩枫嗤笑了一声,冷冷揶揄:“某位仁兄果真按捺不住了。看来,本将军是要不来这第二夜了。花蛮儿,你自个好自为之吧。”
  花蛮儿再度向韩枫行礼:“谢将军昨夜解困之恩。只希望将军记得答允蛮儿之事。替我关照皇弟。大恩大德,来生衔环结草,定当涌泉相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本将军自当竭尽所能。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可造次。”韩枫亦再三叮咛。
  昨夜,花蛮儿话里有话,也让韩枫心里犯嘀咕。这个蛮夷公主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生怕她再出什么幺蛾子,招来更多的苦楚。
  花蛮儿缄默不语,未置可否,紧随士兵离开了前院韩枫的屋子,来到后院。
  清晨烟雾缭绕,微灰的天色透出一丝青明。朝露深重,寒气袭来,清新又冰冽。
  士兵将花蛮儿带到东厢房王爷的寝室,就退了下去。
  花蛮儿微微愕然。隔着偌大的花园和长廊,对面西厢房贴着的大红喜字和高挂的灯笼,都在显摆着,那才是昨夜的新房。

  可是,为何王爷不是在那边洞房花烛,却这么早出现在原来所住的寝室呢?
  花蛮儿一迈进屋子,就被满屋子的肃杀之气冻僵当场。这冷冽如冰的气场与韩枫的满室温暖大相径庭,竟比屋外拂晓寒风更加令人不寒而慄。
  抬眸一瞧,厉慕寒森立眼前,冷木着旷世俊颜,怒火燃灼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花蛮儿。
  日期:2018-02-23 10:18:00
  花蛮儿被他吓了一跳。

  他气什么呢?他该高兴啊,不是刚洞房花烛夜完毕么?该发怒的应该是她才对。那么随便就被转手给别人。可是……
  “谁让你除去脚镣的?”厉慕寒紧紧盯住她的脚,森冷厉喝。
  花蛮儿低头一瞧,再度肝颤。
  还未及答话,厉慕寒又怒气匆匆讥道:“哼,昨夜该痛快了吧?非除去脚镣才尽兴对吧?果然是人尽可夫的小贱|货。”
  花蛮儿被这莫名其妙的谩骂污着,不禁怒目反叱:“王爷敢情忘了,是谁下的令,把我送给韩将军的?又是谁挣扎着不要,硬是被制服的?王爷这话,好比青|楼里的老|鸨讥笑娼、妓,不觉得可笑么?”
  “你——”厉慕寒冷不丁被花蛮儿的话噎着,恼羞成怒咬牙恨道,“没想到,你倒是伶牙利齿,可惜用错了地方,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