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6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枫一路牵着花蛮儿的手,伴着脚镣的丁当响,来到了他的房间。
  日期:2018-02-22 14:39:30
  一进房间,韩枫就松开花蛮儿的手,将房门紧紧关闭。
  花蛮儿以为韩枫猴急,也不含糊,既打定了主意,就果断地宽衣解带。

  她面对着韩枫,抽掉了腰带,解开盘扣,将衣裳脱至半腰,一张小脸倔强而高贵,桃花眼里的燃烧不羁的灼热。
  韩枫眼睛霎时直了,失神了片刻,喉结略微滑动,一个箭步上前,就把花蛮儿的水仙衫拉到肩膀上,双手紧紧捏住她瘦削的肩,一阵抑止不住的怜惜流露在星眸里,一瞬不瞬地盯着花蛮儿。
  就在方才,那脱下裙衫的刹那,他已然目睹她身上数不清的伤痕。被搧的,被踹的,被鞭子抽的,被掐被捏的,还有无数个令人羞于直视的吻痕……
  “韩将军,你怎么了?你不是想玩么?那就别客气啊。你毕竟救过我,陪你一晚上总比跟那个猪一样的齐大人强。来吧,直接点,不必假惺惺,强作伪君子!”
  花蛮儿一边说得干脆,一边索性抓过韩枫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摁。
  “不!”韩枫霎时如遭雷击似的,慌得连忙把手拽回来,退却半步,“花蛮儿,本将军无意轻薄于你。方才出手争夺你一|夜,不过是为了救你!”

  花蛮儿心弦一震。
  又是为了救她。
  这已经是韩枫第二次这么说了。
  “你身上的伤这么重,怎堪再被齐大人蹂|躏?救你,只是为了让你休息一晚,不再让任何人欺负你!”韩枫俊脸满布真诚。
  花蛮儿愕然。
  只是为了让她休息一晚?
  霎时,深深的感动弥漫心田,冰封的心突然有了一丝暖意。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将军厚恩,蛮儿铭记于心。只是你我非亲非故,更是敌我双方,有什么理由让韩将军一再出手相救呢?”花蛮儿不禁问出心底的疑问。
  韩枫略略郝然,默然不语,半晌方斟字酌句地答道:“没有理由。或许只是觉得你无辜吧。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更何况王爷与你父皇之间的恩怨,本与你无关。”

  花蛮儿拧眉追问:“父皇与厉慕寒之间究竟有何恩怨?他为何恨我入骨?难道说……是为了那个什么柔?记得厉慕寒令将军们鞭打我时,曾经说过什么柔儿被糟蹋的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枫略微颌首:“施以柔乃我朝丞相施洪昌之女,自小与王爷青梅竹马,生得倾城之姿,性情温婉可人,才情兼备,与王爷倾心相恋。只可惜五年前皇上派王爷驻守边关之后,常年不得回归,那年临近年关,施以柔千里迢迢来边关看望王爷。有一天,施以柔带着丫嬛到边关县城采购年货,却被徽服出访的花轶炀看见,动了歪念,将她掳掠去。听丫嬛说是王爷的心上人,更加变本加厉,肆意折磨。先是奸污了小姐,又将她赏给侍卫,而后丢下悬崖。”。

  2018-02-22 11
  日期:2018-02-23 08:18:00
  “待王爷听丫嬛得报,赶到之时,已经晚了。摔下悬崖的施以柔早摔得粉身碎骨,面目全非。”
  韩枫眸色黯然,神思悠远。半晌,他收回视线凝视着花蛮儿。
  “所以,从那之后,王爷就把心封闭了,对任何女人都看不上眼,一心操练兵马,为的就是今天灭国报仇,亲手夺取花轶炀的人头。”
  “哼,”花蛮儿冷笑,“假若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厉慕寒未免过于残暴。”
  “残暴?”韩枫诧异道。

  “不是么?”花蛮儿义愤填膺,“冤有头,债有主。他要杀我父皇报仇可以理解。可是要我整个蛮夷国为他心上人陪葬,未免过于霸道。那近千个后妃与宫女,又是何其无辜?何必伤她们性命?”
  韩枫解释道:“公主有所不知,厉家军军纪严明,从来不允许存在军妓。若是不杀,怕留在军中,会动摇军心。而放走她们更不可能,既已树敌,岂有放虎归山,给自己添堵的道理。”
  花蛮儿咬牙沉默。
  厉家军军纪严明,的确有所耳闻。能够抵制住女色诱|惑的男子,也非寻常男子。
  但这个认识,又怎么能洗刷掉他们之间的仇恨?又怎么能抹杀他加诸于她身上的凌|辱?
  耳畔传来《百鸟朝凤》与《飞枝鸟》的喜乐,隐隐伴着喧哗与欢笑。
  花蛮儿苦笑,菱唇微勾一抹讥诮:“照你说来,倒真像个痴情王爷。
  日期:2018-02-23 08:38:00
  只是一赐婚,就立刻成亲,半点也耽误不得,还说忘不了施以柔!这又如何解释?”
  韩枫耐着性子答道:“这个……说来话长。总之,皇上旨意,王爷不得不接受。功高震主,历来都是君主最为忌惮之事。王爷英明睿智,自然知道有些事可为可逆,有些事不可为不可逆。”
  花蛮儿也冰雪聪明,自小又在皇宫长大,霎时心领神会,不再计较。
  只是,厉慕寒到底是与夏芊芊成亲了!
  想到趾高气昂盛气凌人的夏芊芊成为王妃,正与王爷洞房花烛,而自己呢?
  身为一国公主,却被百般侮辱,若非韩枫出手相救,就差点被那个狗剩子的官员带去亵玩了。
  两相对照,心里不禁堵得慌,莫名悲凄不己……
  “王爷虽然喋血,却是真痴情。他不肯班师回朝领赏,也不仅仅如他所言,是为了避免军心涣散。施以柔的坟就在这边关,就地葬于悬崖之下。自从五年前施以柔死后,他就安心常驻边关都府,再也没有离开过。”

  听着韩枫的话,花蛮儿冷笑:“韩将军真不愧是王爷的心腹爱将,这么一心一意为王爷开脱,树立正面形象。可惜,将军解释得再多,也洗涮不掉他双手沾满的鲜血和残暴的名声。”
  韩枫霎时默然。
  花蛮儿见状,缓了神色,轻叹:“韩将军,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一再救我,不过,本公主确实十分感激你,也知道你是位耿直良善的将军,因此,斗胆追问将军,上回我拜托将军寻找母后之事,将军可有所获?”
  韩枫点头:“已经亲自查看过几遍了,未曾发现你母后的尸体。
  日期:2018-02-23 08:58:00
  “没有么?”花蛮儿焦虑地拧起眉,急切追问,“你真的仔细查验过了?”
  韩枫答道:“自然。你母后花容月貌,假若有在,应该容易辨认。”
  花蛮儿略微松了口气:“这么说来,我母后有可能还活着?”
  她咬了咬唇,快步走到书案旁,提笔在宣纸上又描绘出一个高颧骨大眼睛英姿飒爽的女人画像。将它递给韩枫看。
  “韩将军,你再认认,可有这个女人?这位女子名唤‘红袖’,是我母后的贴身女侍,武功高强。她可在?”
  韩枫仔细观看,茫然摇了摇头:“也没有。”
  “没有?你确定么?”花蛮儿略带惊喜的发问。
  “嗯,”韩枫安慰,“这么说来,有可能在我们攻入皇宫时,红袖保护你母后逃走了,也未可知?”
  花蛮儿却摇了摇头,先前的惊喜刹那消失了,忧心忡忡:“也有可能是死于皇宫之中了。皇宫烧成了废墟,怎知就没有她们?又有可能在出逃的时侯,就被杀了。母后那么娇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