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5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把抓住厉慕寒的胳膊,一边晃着,一边嗲声嗲气的求着。
  花蛮儿一见,也认为这明月郡主是个奇葩,这是多恨嫁,才能把脸皮厚到这份上。
  明月郡主生得倒不赖,唇红齿白,杏眸樱唇,梳着鸾凤凌云髻,一袭鹅黄色的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裙,衬得肌肤胜雪,十分娇俏。眉眼之间的刁蛮任性,仿若天成。
  厉慕寒依旧寒着脸不说话,夏芊芊瞥见另一侧的花蛮儿直盯着她看,不禁发怒道:“慕寒哥哥,以前我缠着你,你不理我,是因为有以柔姐姐,后来以柔姐姐死了,你又说忘不了她,这些我都能够接受。可是,今天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夏芊芊陡然将修长的手指指向花蛮儿,心口一起一伏,不服气地嚷嚷:“为什么你的都府内会藏着这么一个女人?她是谁?你是为了她,才不跟我成亲的么?”
  “哼!为了她?”厉慕寒这才开口,冰眸蔑视地瞥向花蛮儿,“一个沦为阶下囚的蛮夷公主,值得么?”。
  日期:2018-02-22 13:19:30
  “蛮夷公主?”夏芊芊和齐大人异口同声惊呼。

  “是!一个蛮夷狗,怎么配和柔儿相提并论?”厉慕寒满脸憎恶,似乎将这两个人的名字并列提起都觉得肮脏。
  夏芊芊的目光往下一溜,发现了花蛮儿脚上的铁镣,霎时眉开眼笑,抱着双臂,盛气凌人地睥睨着花蛮儿:“果然是一只蛮夷狗,还戴着脚镣呢?”
  “你们才是大昭狗,你们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老天爷会惩罚你们!”花蛮儿愤怒的冲过去,一记耳光就搧在夏芊芊的脸上。
  夏芊芊惊叫一声,还没回击,花蛮儿已经被厉慕寒扣住手腕,反手一记耳光,外加一个用力推搡,推了出去。
  花蛮儿趔趄了好几步,因着脚镣迈不开,绊了几下,倒在了齐班宝的酒桌上。
  齐班宝立刻一把抓住,另一只油腻腻的手往花蛮儿的下巴一挑,亵笑着说道:“我看看,哈哈哈,果然生得倾城绝色。蛮夷公主?本大人还没玩过公主,王爷,不如把这个贱女人赏给在下,玩一个晚上如何?”
  此言一出,全场立刻鸦雀无声,将目光都聚焦在厉慕寒身上。心想这齐班宝真不知天高地厚,敢打王爷的女人的主意。
  花蛮儿自是会武功,被油腻的手恶心之下,反手两招挣脱了齐班宝。谁知道这时侯,厉慕寒居然下令:“来人,把花蛮儿带走,送到客房去,好好慰劳一下齐大人这一路辛苦。

  日期:2018-02-22 13:39:30
  ”
  花蛮儿愕然,怒目横向厉慕寒,还未用眸刀劈死他之际,已经被领命而来的两名士兵架住了。
  花蛮儿反手硌开他们的捉拿,怒气冲冲地喝叱:“放开!本公主金枝玉叶,岂容你们放肆?厉慕寒,要打要杀任凭你处治,但是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是人尽可夫的女子!”

  “是么?以前不是,以后便是了!你已沦为阶下囚,未来的路容不得你选择!”厉慕寒冷酷无情地说道,随后将手一扬,立即就有更多的士兵上来捉拿花蛮儿。
  花蛮儿逃跑不远,就被七手八脚地按捺住。
  “放开我,放开我——”
  她绝望地挣扎着,怒火燃灼的视线扫过面前每一张脸孔。搓着手亵笑恨不得将她吃了的齐大人、冷血肃杀的厉慕寒、一脸得意幸灾乐祸的夏芊芊……
  最后,她的视线定格在了韩枫身上。
  那张英俊的脸庞上,一双星眸隐隐流露出一丝焦灼,一抹关切。
  没看花了眼吧?花蛮儿心里格登一下,在即将被拖下去的瞬间,颤着嗓音发出求助:“韩将军……”
  这声娇弱中带着期盼与倔强的求助,那对盈盈水眸里流露出的绝望眼神,熨在韩枫心里,都令他不由自主心软。
  “且慢!”韩枫此言一出,那些士兵霎时停住脚步,回望。
  以韩枫在厉家军里第二把手的地位,这点威望还是有的,士兵们更多的时侯是听从他的号令惯了。
  日期:2018-02-22 13:59:30
  花蛮儿陡然生出一丝希望,韩枫肯发话,那厉慕寒多半是听的。上回厉慕寒要划花她的脸,不也是韩枫救的她么?
  “启禀王爷,这花蛮儿国色天香,倾城绝色,属下也很动心。只是碍于她是王爷要的女人,一直未敢开口讨赏。如今,王爷居然这么慷慨,要赏给齐大人,那么,属下也就斗胆讨要。赏给齐大人,不如赏给属下,属下更懂得怜香惜玉!”

  韩枫双手抱拳,落落大言地请求。
  齐班宝立即变了脸色,指着韩枫道:“你,你这分明是跟我抢夺。什么时侯不要,偏偏这时侯要!王爷,你可是把这个花蛮儿赏赐给下官了,不能就这么改变主意。了不得,也是下官先上,韩将军等明晚吧。”
  花蛮儿气得嘴唇发白,手微微颤|抖。原本指望韩枫替自己求情,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居然全都是一样好、色。看着两个男人争夺自己,花蛮儿感到莫大耻辱。她又并非青|楼女子,犯得着像件货物一样杵在这儿任人挑选排期么?
  这时侯,韩枫却挑眉冷笑:“等明晚?哈哈,本将军乃堂堂二品侯爷,为何要排在你这个从四品侍郎之后?是何道理?敢问齐大人这一路的奔波,抵得过本将军浴血沙场的辛劳么?这蛮夷公主,本将军要定了,不仅今晚,明晚也一样,本将军体力好得很,夜夜不落空,几时轮得到你?”
  “你——”齐班宝气结,却又忌惮韩枫,只能无可奈何地一甩袖,圆肥的脸涨得通红,气呼呼地回座喝闷酒,连向厉慕寒讨个公道的勇气都没有。

  日期:2018-02-22 14:19:30
  “嗬——”夏芊芊逮着机会,还不趁机反讥韩枫,“千年铁树也会开花啦。没听说韩枫哥哥喜欢什么人,这倒是头一个动心的,居然是蛮夷狗。可见,男人都是以貌取人,只要美貌就行了。还以为韩枫哥哥多高冷呢?”
  韩枫洒脱一笑,也不屑与之拌嘴,只是再度抱拳请示厉慕寒:“王爷意下如何?可否赏给属下一晚?”
  厉慕寒木着一张俊脸,深邃的冰眸如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一下,方点头应允:“带下去吧。爱怎么玩怎么玩?今夜,本王就与明月郡主成亲,这喜酒,你喝不喝?”
  “这就不喝了吧。属下讨些喜酒和美人自己回房喝,这就不打挠王爷洞房花烛了!”
  韩枫微微勾唇,行了一礼,就走过去,牵着花蛮儿的手就走。
  耳闻夏芊芊在背后欢呼,花蛮儿的心却跌入了冰窖。
  不知为何,听说厉慕寒要和夏芊芊今夜完婚,那手居然抖得更加厉害了。她的心里五味杂呈,心里的悲伤仿佛更加凄怆深沉。

  罢了!花蛮儿一咬牙,暗暗自嘲:花蛮儿,你在期待什么呢?既然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又破了身子,那么和王爷,与侯爷又有什么区别?倒是这位新封的淮阳侯比王爷不知道好说话多少倍。三番两次救了自己。把他侍侯好了,说不定还能求着他偷偷放了皇弟。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复国,做点牺牲算得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