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的战乱生活,真的命如草芥》
第3节

作者: 璃璃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睡觉。”
  厉慕寒森冷而略带不耐的回答,令花蛮儿头皮微微发麻。
  睡?觉?

  “不……”花蛮儿想到他的变|态和粗暴,本能反抗起来。
  “别动!”厉慕寒收紧手臂,将她更紧的揽进怀里,低哑地嘟哝了两个字。
  日期:2018-02-21 16:33:45
  果真,他除了用大长腿箍住她的纤腰,用手臂揽住她的双臂之外,并没有动静。
  花蛮儿略略安下心来,看来,他并无意造次。睡觉只是睡觉,并无他意,是自己想多了。
  她静僵了一会儿,背部抵着他温暖而健实的胸膛和腹部,异样的感觉像蚂蚁爬满心窝。可是,花蛮儿极力抵触着这种感觉。
  她暗暗欣喜,耳畔传来厉慕寒均匀沉稳的呼吸。那就意味着发髻别着的玉簪可以起作用了是吧?
  只要毒他,刺他,害死他,就算是陪上一条小命,也算是报仇血恨了。
  花蛮儿略微动了动身子,小心翼翼试探着。厉慕寒似乎睡得很沉,并没有反应。也是,两国激战了那么多日,昨夜又闹腾了整宿,任是铁打的也要乏了。

  其实,自己也是很累,好几天几乎没睡觉,昨夜又被欺凌了个够。听到厉慕寒低稳的酣声,她眼皮也沉重得很。可是,这么难得的刺杀机会,怎么能错过?
  花蛮儿轻轻抬起左臂,去取发上的玉簪。除了那两朵玉梨花,她能用的也只是这支玉簪了。
  “嗯。”才刚至半途,花蛮儿猛然一滞,身体僵了。
  糟了,居然被出奇不意点了个穴。
  冷冽如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本王不会给你任何刺杀的机会。睡吧……”
  他把她微抬的手臂一合,更紧的将她揽进怀里,几乎要把她挤进身体里的感觉。
  日期:2018-02-21 17:33:45
  花蛮儿无奈将眼一闭,罢了,没点本事,没长点心眼儿也就不叫“厉慕寒”了。来日方长,报仇的事情就明天再说吧。
  花蛮儿提拎的心一落下,人的精气神也就散了,乏极的眼皮再也没能睁开,一睡就到了日暮时分。
  老实说,她是被动醒来的。

  某人伏在她身上,动荡得厉害,她情不自禁嘤、咛着醒来,而他看着她缓缓张开的惺松迷离的桃花眼,刻意更加狠重。
  花蛮儿不由自主配合着那猛烈的节奏,忍不住微张菱唇,叫得更大声了。
  嘤嘤嘤,是谁说只是纯粹睡觉来着?
  睡足了一整个大白天,难道就是为了养足精神欺负她么?
  也不知道死去活来了多少次,当厉慕寒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她。她已经全身乌紫,无一完好。
  花蛮儿感到全身酸痛,但是没有眼泪。耳畔听着外面的喧闹,肚子里已经打起了鼓。浓郁的肉香味飘荡在空气里,冲散了血腥味,不依不饶地窜进了寝室,挑|逗着花蛮儿的味蕾。

  两天一夜没吃半点东西,又被欺、凌了好几次,没饿晕已经不错了。
  厉慕寒仿佛洞察她的心意似的,一边面无表情地穿衣,一边冷声催促:“起来!本王下令欢闹几日就拔营回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花蛮儿诧异地瞥了他一眼,他会这么好心?
  厉慕寒拍了下掌,立刻就有一个侍卫拿着好几套裙裳进来。他跟厉慕寒行了礼,轻轻放下,又退了出去。
  花蛮儿认得,这些裙裳其实不就是从蛮夷皇宫里掠来的么?睹物伤怀,忍不住心田漫过一阵酸楚。
  她下榻穿衣,两腿一软,扑在了厉慕寒脚前。
  2018-02-21 6
  日期:2018-02-22 08:38:45
  厉慕寒闪目一瞧,冷嗤了一声:“没用的狗东西。”
  他眸底跃动着蔑视的寒芒,顺带踢了她一脚,随后穿上一件蟒纹金丝镶边玄袍,系上一条同底色鞶革腰带,转身先行而出。
  花蛮儿趴伏地面的手掌微微屈起,抓得地毯起皱,指甲断裂,但她咬着贝|齿,把滚在眼眶里的泪硬逼回去。花蛮儿,你是没用,刚才被他折腾得太厉害,连站都站不稳了么?那样,还谈什么复仇?
  她倔着小脸爬起来,忍受着全身伤痛,极力去打扮自己。她是公主,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能寒碜了。她挑了一身亮丽的粉色蝶戏水仙裙衫,三千青丝重新挽了个祥云髻,再慎重插上那支玉簪。
  洗了一把脸,揽镜自照,即便素面朝天,也美得入画难描。

  她是蛮夷第一美人,天生丽质,再多的伤痕都掩盖不了她的风华绝代。
  花蛮儿抬着高傲的下巴步出寝室,来到都府前热闹的欢宴中。
  那些原本围着篝火烤羊肉的士兵,以及坐在座位上饮酒吃肉的将士们,立刻直刷刷地把视线投射过来,齐齐聚焦在花蛮儿身上,片刻也无法移开。
  脱下盔甲战袍,穿上女装的花蛮儿宛若倾城月光,照亮了每位将士的心。

  在这个瞬间,他们似乎忘记了,眼前这位皎洁明亮的女子,昨夜曾经杀死他们十几位将军,在战场上又不知道杀过他们多少兄弟。
  日期:2018-02-22 09:19:00
  花蛮儿无视这些既倾慕又仇恨的目光,摇曳生姿地走到端坐正上首的厉慕寒身边,泰然自若地坐了下来。
  “唔——”
  尚未挨着座垫,花蛮儿一声闷哼,身子又不由自主飞了出去,扑伏在厉慕寒座前的空地上。
  天杀的厉慕寒!突如其来,又猛踹上这么一腿,直踢得花蛮儿心口泛涌,忍不住腥热的液体溢出了嘴角。连日伤痕累累,花蛮儿实在经受不住这一踢。
  花蛮儿眸光喷火,捂着心口怒视着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她本是高贵如明月,这个男人偏要贱她如尘埃。
  厉慕寒的目光就像凉薄的刀片,凌迟着她的每寸肌肤。
  “哼,花蛮儿,你够资格坐在本王身边么?以后,未经允许,不许与本王同坐,必须跪着侍奉。你要清楚,你如今的身份,不过是战败的囚犯。来人,给花蛮儿带上脚镣!”
  这冷酷的命令一下,底下就发出了窃窃的议声。

  两名士兵立时过来给她上了脚镣。花蛮儿冷笑着,若无其事接受了。也是,不认输,但也要输得起。谁让自己战败了?
  “过来,给本王倒酒。”厉慕寒又命令。
  花蛮儿听令,突然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她站了起来,脚镣一阵叮当响,她趁着整理裙衫上的泥土和凌乱发丝的机会,以闪电般的速度把发髻里面藏好的毒捏在了掌心。
  她施施然走到厉慕寒身边,“恭顺”的跪下来,为他倒酒。宽大的长袖真是一流的障眼厉器,那毒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下到了酒里。

  日期:2018-02-22 09:59:15
  当厉慕寒仰喉饮下毒酒之际,花蛮儿双目灼灼,心底怀揣着十二万分的期待。她甚至做好了准备,盘算着在厉慕寒倒下的时侯,如何抽取他腰际的宝剑,砍断脚镣,多杀几个仇敌。
  可是,没多久,花蛮儿失望了,厉慕寒豪情地拭去唇角的酒渍,将酒碗又递了过来。
  花蛮儿心底略略慌了,愣愣地又为他倒上一碗酒。
  见鬼的是,厉慕寒不仅不倒下,反而泰然自若地站起来,端起酒碗朗声说道:“将士们,这碗酒本王敬你们。我们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为了天下一统。如今蛮夷已灭,皇上本下旨,要我们回京接受封赏。但是本王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本王与你们都常年驻守这边关都府,这里有我们的精气神,我们要一股作气拿下玄越国,再行回京如何?将士们,跟着本王取得天下,再行回京,你们有没有这个勇气和决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