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起这个‘口罩侠’,想必大家应该就不会陌生了,几个月前游乐场的摩天轮事件曾牵动了我们所有人的心,那位飞身救人的无名英雄至今仍然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就像那首著名的诗歌里所描写的那样: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或许就是真正浪漫的侠义精神写照,我想,一个‘侠’字放在那位英雄的身上,绝对不会有人反对。”
  顿了顿,让严肃起来的气氛稍稍淡化一些,那拍卖师又接着笑道:“当然,我说了这么多看似无用的废话,不是想卖弄我个人对那位英雄的崇拜之情,更不是想告诉大家那位小朋友的父亲侵占了属于‘口罩侠’的名誉权。
  我真正想说的是,虽然我们不知道真正的‘口罩侠’是谁,但我们知道那天晚上被‘口罩侠’救下的小女孩儿是谁。
  说到这里,估计大家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了吧?!没错,她就是今晚捐出这件玩偶的小天使!”
  随着拍卖师大声的宣布,台下顿时一片噪杂,几乎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何心砚所在的方向,她也微笑着向大家点头致意,算是“官方”认可了拍卖师的话。
  “综上所述,”拍卖师适时再次开口,“这件玩偶对于那位小天使而言会有多么的重要,大家应该也都心中有数了,所以,我恳请大家给予那位和‘口罩侠’一样善良无私的小天使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瞬间,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久经不息。
  萧晋怀里抱着已经开始不好意思的詹一雯,一边鼓掌一边在心中忍不住赞叹:何心砚不愧是詹家人,这一手玩的太漂亮了。不但突出了詹家的优秀教育、彰显了女儿的善良纯洁,还顺带将马上面世的“口罩侠”品牌给宣传了出去,一石三鸟,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
  和她比起来,司徒金川那点儿小计俩就妥妥的落了下乘,连上台面的资格都没有。
  善于借势,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商场高手。
  而且,经过萧晋这颗老鼠屎的搅合,再加上“口罩侠”的知名度,完全可以说司徒金川今晚的意图已经彻底失败。
  到了明天,除了像那位富家小姐一样对司徒金川感兴趣的人之外,绝对没人会在记忆中特意保留他的那瓶好酒,天使一样善良的詹斯年孙女才是最应该被大书特书的宣传对象。
  视线瞥向司徒金川,果然,那家伙温文尔雅的笑脸已经变得勉强了许多,估计心里杀人的念头都有了吧?!
  萧晋开心极了,低头又亲了亲詹一雯,心想:待会儿不管要花多少钱,都一定一定要把那个玩偶拍下来送还给这个可爱的小天使。
  掌声渐息,拍卖师宣布玩偶开拍,而台下的来宾们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短短五分钟,起拍价就从五千块涨到了六万,而且,举牌的人数和频率并没有丝毫要减少的迹象,有时候会有两人同时举牌喊价,搞得拍卖师只能不停道歉,然后选择那位报价更高者。

  萧晋事前预料到了过程肯定会很火爆,但他没有想到会火爆到这种程度,场间的商人们似乎完全忘记了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也仿佛是在竞拍一件稀世珍宝。
  拍卖师双眼全神贯注的盯着台下所有的方位,口中喊价不停,累的满头大汗,但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明显的看出,他这会儿一定非常的兴奋。
  生生把一场慈善拍卖给搞成了常规竞拍,这将是他职业生涯中最为光辉的时刻之一,天亮之后,起码在江州省的拍卖行业圈子里,他的身价必然会提高一个档次。
  不知过了多久,当一个人喊出五十万的价格之后,场间才再次恢复了平静。
  很明显,在所有参与竞拍的人中,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没打算自己留下那个玩偶的,他们的目的非常一致,那就是送还给何心砚的女儿,从而与詹家结下一份渊源。

  但是,现在价格飙到了起拍价的一百倍,基本上已经达到了“诚意”的极限。对于身家数千亿的詹家而言,不到五十万的小人情是没什么所谓的,可如果再高的话,何心砚就不一定会收下了,至少不会白白收下。
  那样一来,人情变成了钱,这一切也就没了意义。
  “五十万!二十三号牌的先生出价五十万!还有更高的吗?”
  拍品拍出了起拍价一百倍的价格,即便佣金和真正的拍卖会没法比,拍卖师也觉得自己今晚一定可以做个好梦了,于是他高高举起了锤子,以一种满足至极的口吻喊道:“五十万一次……五十万二次……五十万三……”
  “五十五万!”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直接让拍卖师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将落未落的锤子也差点儿甩到抬下去。
  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有傻B报价?

  所有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个念头,顺着声音望过去一瞧,顿时全都释然了。
  果然还是之前那个傻B。
  傻X办事自然不能以常理揣度,之前拍那瓶威士忌的时候,萧晋已经让大家见识到了什么叫没眼力见儿,此时再见他在所有人都认为合理的价位上又加了五万,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许多人都在想,估计这货是个不知道哪个犄角疙瘩发家的土财主的儿子,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富二代的名声就是被这种人给败坏掉的。
  正常人自然不应该跟傻子斗,但那位喊价五十万的也是个年轻人,而且还是之前害萧晋花四万买实际价值不足四百的藤木拐杖的那家伙,所以理所当然的,他就认为萧晋是在报复他。
  年轻人自尊心一般都比较强,更何况他身边还依偎着一位裹着貂皮披肩的清凉美女,自然不肯被一个公认的傻X给比下去。
  于是,他很大声的骂了句“草”,再次举起了牌子,喊道:“六十万!”
  萧晋挑挑眉,不等拍卖师反应过来,就也举了下牌子,但这次没有出声。
  按照拍卖师一开始宣布的玩偶竞拍规则,每次举牌报价不低于二百元,也就是说,他这次的报价是六十万零二百。
  这就有点侮辱人的味道了,那年轻人如何能忍,砰的一声拍了桌子一下,连牌子都不举了,大声报价:“六十五万!”
  “六十五万!二十三号牌的先生出价六十五万,还有更高的出价吗?”拍卖师例行喊着,目光再次望向了萧晋,只不过这次里面已经没有了一丁点鄙夷或者轻视的味道。
  因为,在刚刚萧晋报价五十五万的时候,原本背对着舞台坐在他腿上的詹一雯回了一下头,恰好被拍卖师看清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