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9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李广义家的猫再也不敢出门,后腿瘸了,走路一蹦一蹦的。
  日期:2018-03-04 14:16:24
  五
  1996年的冬天来的很早。
  那时城市里还有许多平房,一到冬天就升起炉子取暖。白烟顺着烟囱滚滚飘上天空,街道上弥漫着煤烟味。临街的小房都出租出去,开着小饭店、发廊、裁缝铺、食杂店、书店。小店里每日的脏水都泼到街上,冻成厚厚的冰,最厚的地方有半米,老人都不敢出门了,小孩子便在这冰上滑上滑下,将冰蹭的又黑又亮。那年冬天,街上流行起了一首歌《为你》,发廊里放的是“一路为你擦亮满天星光”,音像店里放的是“如果你在黑夜迷失方向”,小青年的鼻子里哼的是“让爱为你导航……”。

  入冬以来,市里加大力度整顿正在我市蓬勃发展的各大小歌舞场所。在企业倒闭两年以后,李广义的妈妈再次面对失业的危机。李广义的妈妈在这一年的初冬踏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一年来,李广义的妈妈已经很少回家了。在临走前的晚上,李广义的妈妈领着孩子刚刚开张的“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吃了晚饭。李广义对烫着头发抹着浓妆的妈妈很不习惯,低头吃着面条,一句话也没有。妈妈将自己碗里的牛肉都拨给了儿子,吃了几口面条,就抽起烟来。

  “妈妈明天就要出门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嗯”
  “好好学习,别跟人打架,知道不。”
  “嗯”
  “等妈妈有钱了,就回来接你”
  妈妈临走给了李广义三百块钱。从此好多年再无音信。

  王亮一直没来上学。学校的老师都知道王亮是被李广义拍的板砖,但王亮却说是外面的人打的,不是本校的学生。老师都在盼望王亮同学早日毕业升入初中,学生被打的面目全非老师虽然不能表现的过度愉悦,但课堂上暂别了捣蛋学生嬉皮笑脸只有朗朗读书声作为辛勤耕耘的园丁怎么能不暗自高兴?所以学校也懒得追究到底是谁打了王亮。
  一个月了王亮还没来上学,学校里安静了很多,大家都一致认为,王亮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场恶战必将发生。
  王亮这位同学是全校师生看着成长起来的。一年级开始就欺负同学,冬天往别人脖子里塞一把雪,夏天拿沙子扬别人的脸,是个非常讨人嫌的孩子。三四年级开始就抢别的孩子玻璃球、雪糕什么的。三四年级的孩子打架,都是抓头发、挠手腕子啥的,王亮上来就是电炮、飞踹,专往头上、肚子上打,别的孩子哪敢下这样下狠手。到了五年级后,同学们又看到王亮经常和外面十五六岁的小子混在一起同学们慢慢对王亮由讨厌变为惧怕。

  李广义用砖头拍将王亮打成了血葫芦,大大超出了同学们的接受能力。就是王亮打架,最激烈的一次也就是用一根拖布把打了一个孩子脑袋。大家都打听李广义是谁,对上了号大家更惊讶了:这小子就是李广义,平时不是老实巴交的吗?听说前两天还被高乐高堵着揍了一顿都没敢还手。又有人说李广义原来就挺嚣张,前几天在课堂上将李刚摁在地上削。王亮一伙人一下群龙无首,放学也不霸占操场踢球了,有时候他们见到李广义都赶快远远的避开,这些同学们都看到了。大家不由得对李广义心生敬佩,但也伴着一些惧怕。王亮一伙人都离李广义远远的,别的孩子就更不敢靠近了。大海的父母让自己孩子少和李广义一起玩,最近大海课余又开始学初中的英语课,所以和李广义玩的时候很少了。本来李广义班级也没什么朋友,这下就更孤独了。

  他当然也在等着王亮回来。学校里发生的一切,家里都不知道。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只能靠自己去面对。两个月以前,他还和别的孩子一样,对王亮一伙充满了惧怕。几个月前一天,大海新买了一本漫画书,他们两个人在操场上看,王亮一伙的一个孩子过来一把抢走,蛮横的说:“拿来我看两天。”他和大海看着那孩子威胁的目光,虽然那孩子还没有他俩高,而且就一个人,但因为他是王亮的人,所以他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漫画书被抢走。

  但现在他不再害怕王亮他们了。因为他看到了王亮一伙的恐惧。那天高乐高三个人打他一个,虽然占了便宜,但他拿起砖头时候看到三个人恐惧。小猫被虐待激起了他的愤怒,愤怒让他有了勇气,让他敢用砖头去拍王亮。他计划原来的计划是偷袭成功后立即逃走,但将王亮打倒后那些平时横冲直撞的孩子居然一个都不敢上前,他一下有了自信,也来了狠劲,将砖头扔在地上叫嚣,还是没人敢上,全都怂了。因愤怒激起的勇气转瞬即逝,但战胜强者(姑且算王亮一伙是强者)激起的勇气能长久保留在身上。李广义看透了,王亮这些人你要真狠,他们就怂了,你如果软弱,他们就会欺负你。有一次他看见王亮踢大海,大海站着一动不敢动。大海王亮高一头,还很胖。如果他用力回击绝对能将王亮打倒,但他不敢举起拳头,甚至连逃跑都不敢,只能恐惧的等着挨打。当时李广义也害怕,所以看见朋友挨打,自己却不敢上前。你的恐惧会让你的胆量越来越萎缩,但会让王亮的胆量越来越膨胀。他为以前的软弱脸红!李广义已经看透了王亮,所以他并不害怕王亮回来。王亮被灭了威风,绝对善罢甘休。李广义知道,王亮现在已经惧怕他。但王亮也绝不甘心一声不吭灰溜溜的回来,所以王亮也有可能做出什么狠事来。让王亮不再纠缠方法只有一个:让他彻底屈服。王亮虽然在学校里号称校霸,谁也不敢惹他,但在那些校外的半大小子身边,王亮就是个小弟,和李刚、高乐高这些人在他身边一样。李广义亲眼看见有一次王亮和几个半大小子坐在学校对面的冷饮摊,其中一个人像玩球一样推着王亮的脑袋,王亮只敢傻笑。对于这样外强中干的人,必须让他真正尝到厉害。对于这样的人,只能主动出击不能被动防守。

  李广义是个早熟的孩子,他和别的孩子不同之处是他看透了王亮的老底。当别的孩子还在为李广义即将到来的厄运捏把汗的时候,李广义已经计划怎么再次灭了王亮。
  期中考试后的第二个礼拜,王亮终于回来了。王亮脸上还隐约可见伤口愈合后留下的疤痕,头发剪成了板寸,看不见了一头的羊毛卷。放学后王亮一伙人又聚集在篮球架子下,重振声势。不少因为王亮好久不来而放松了警惕的孩子居然忘记了雪糕打开后舔一遍的习惯,直到看到王亮才赶紧伸出舌头舔起来,高乐高看见了,骂道:“那小子,你他们是狗啊,伸那么长舌头”
  王亮一群人,看到有个孩子朝他们走来,大家都觉得像是李广义,但没人敢说。王亮回来这一天,谁都没敢提李广义。王亮也看到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渐渐走进的那个孩子。
  李广义走到王亮一伙人面前的时候,操场上远远的也聚集了不少同学。李广义穿这个黑色的大棉袄,光着头,耳朵冻的红红的。在离王亮大概三四米的地方站定。王亮一伙人都有点紧张,大家都记起了两个多月前发生在校门口的那一幕:在李广义的质问下,大家一起做了缩头乌龟。
  只见李广义从棉袄里居然拎出一把西瓜刀!
  李广义拿刀指着王亮说:“王亮,以后你给我老实点。我上次用砖头拍你,下次就劈了你。都给我滚!”
  还没等王亮反映过来,一群小弟都站起来跑了。还是李刚讲义气最后拉起王亮说:“赶紧走啊,哥”
  王亮一直跑到校门口马路对面,才觉得可以站住了,对大家说:“这小子是疯子吧!”
  那一晚,王亮一伙人在马路对面的胡同口抽了几颗烟,最后王亮说:“大家都散了吧。”
  那以后,王亮就不怎么来上学了。后来王亮初中没念完就被家里送去学汽车修理,当那一拨孩子还在念书的时候,王亮已经在汽车修理铺上班赚钱了。他最后一次见到李广义是在电视上。他搓着满是油泥的手,嘟着着:“这小子真是疯子”。后来王亮和汽车修理铺的老板女儿结了婚,在大好形势下经过几年的奋斗又开了两家洗车修理铺,成了不大不小的老板。转眼,王亮的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龄。王亮开着车送儿子去报到,路上对儿子叮嘱说:“好好学习,别和同学打架。”儿子问:“爸爸,你上学时打架吗?”王亮想了一下,说:“爸爸上学的时候从来不打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