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6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班主任看着李广义的爷爷,表情无奈的说:“看到了吧,现在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子不教不知父之过,作为家长,不能只要孩子吃饱穿暖,更要关注孩子的思想动态。现在改革的形势一片大好,社会各界欣欣向荣。但一些不正之风也沉渣泛起,像李广义这样的孩子,如果不严加管教,早晚有你后悔的哪一天!李广义,你已经站在悬崖的边缘……”
  李广义的爷爷拍了一下李广义的头,生气的说:“哑巴了,给老师道歉。”
  “我不”李广义坚定的说
  老师无奈、微笑又略显伤感的看着李广义的爷爷。
  办公室里别的老师也都站在班主任的身后,悲天悯人的注视爷孙两人。
  “我再问你一次,你道不道歉?”李广义的爷爷黑着脸说。

  “她凭什么要我道歉,李刚打人她不管……”李广义看着班主任。
  李广义的爷爷说“好,今天我没你这个孙子了,打死你个小兔崽子”说着竟抡起右手一嘴巴抽过去,爷爷的这一巴掌实实在在打在了李广义十三岁的孙子脸上,孙子噗通倒地。爷爷接着在李广义的身上连踢了几脚,然后左手抓住孙子的脖子上的红领巾,轻轻一提拉了起来,右手啪啪扇了起了嘴巴。李广义嘴里留出了血。几个老师被突如其来的风暴吓呆了,这才想起赶紧去拉老头的胳膊。孙子挣脱了爷爷的手,推门跑了出去。老头看见孙子跑了,对老师说:“今天开始,李广义不是我孙子了。”然后昂首迈步出去了。

  屋子里剩下了四五个老师。平时说起话来充满哲理又不乏形象比喻的老师们此刻哑巴了,大家一时没有语句和修辞来抒发对刚才一幕的感受,都怕自己说的不深刻不隽永不形象而让别的老师心里看轻。就这样都沉默了一分钟。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李广义打人是遗传啊”
  另一个老师跟上思路,接着说:“这是遗传基因,基因!”那个老师前几天从《读者文摘》上看到基因这个词,今天正用上,因此得意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骑自车下班的时候,心里还念叨着“基因”这个词。当自行车骑过一条马路时她好像看到路边杨树下转悠的一个孩子是下午那个李广义,她加紧登了几脚车,好像怕那孩子看见似的。其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路灯还没有亮,她又骑的那么快,真的是李广义,李广义也看不清她。

  那个时候城市里的夜晚来的很早、很安静。商铺晚上六点都锁了铁门,窗户扣上了木头板。霓虹灯要到几年以后才出现,只有昏黄的路灯无精打采的照着城市的街道,把行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短短。如果是夏天,路灯下总少不了一群下棋的男人,战到酣畅时对成群蚊虫的叮咬也浑然不觉。看棋的比下棋的还着急,叼着旱烟,指点江山,替人着急。夜渐深,还继续聒噪不休,最后对弈变成了对骂:“你这臭棋篓子,回家和搂老婆睡觉去吧!”

  “你这老光棍,悔了多少步棋,这人品难怪找不着媳妇”
  “操你大爷,找削是不?”
  棋盘掀翻,棋子散落一地。看热闹的人一看真要动手赶紧上去拉架。
  “多大的人了,为了两步棋支黄瓜架,让人笑不笑话。”
  “得了得了,不早了,都散了吧,回家睡觉”
  两人用动词问候对方的家人,搓着红脖子上黑灰,摇着蒲扇骂骂咧咧的消失在了街上……几只吃饱了的蚊子无人在灯光下晃了几圈,也飞走了。
  过了国庆节,街上下棋的就不出来了。晚上八点以后,街上就没什么人了。孙老师晚上接高三的女儿放学回家,在高中门口的路灯下,遇见了的李广义。孙老师低头看着赵广义,说:“你还没回家?”
  李广义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吃饭了吗?”
  “不饿”
  “走,到老师家吃饭去。”
  日期:2018-03-03 13:47:58
  四

  李刚被打后的第四天,李广义在班会上就课间殴打同学严重违纪一事做了600字的检讨。教导处主任也参加了班会,在全班公布了学校对李广义同学记大过一次的通报。并严肃的说:“如果李广义同学不思悔改,再打架斗殴、欺负同学,破坏校风校纪,要对李广义送工读学校”教导处主任念完通报后,同学们条件反射的鼓起了热烈的掌声。教导主任摆了摆手,说:“这个就不用拍手了,不用了”

  李刚被打后的三天放学,找到了在操场球门边看夕阳的王亮。
  “你怎么被人打成那熊样?”王亮最近看够了《北斗神拳》,一时没有别的好书可读,所以脾气总是不顺。
  “哥,帮我干李广义那小子一顿”李刚给王亮上了颗红塔山。
  王亮叼了一颗烟,顺手把李刚手里的半包也揣兜样。
  “我看那小子还没你高,你这土鳖货,还让人摁地上削,我王亮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说人家的妈妈,多老实的孩子也受不了啊。”
  “哥,这不是你告诉我吗?你不是那个女的是电影院陪人跳舞的。”

  “滚蛋。你毛还没长呢,知道什么。”
  “哥,帮我干李广义一顿吧。”
  “,给我滚远点。这一阵丨警丨察正抓人呢,知道不。哥不想这时候露面。再墨迹我先干你一顿”王亮说完,一抹额头的卷发,拎起空荡荡的书包,撇撇嘴走了。
  夕阳下,剩下李刚,和一脸失望。

  王亮不替李刚出头,高乐对李刚说:“你把李广义找来,我废了他”
  我不敢说李刚是不是真叫李刚,但高乐绝对是叫高乐。因为他的外号尽人皆知,叫高乐高。当时电视上有一种高级的饮料叫“高乐高”,所以高乐就有了高乐高这个外号。
  高乐高一点都不高,他已经五年级(和李刚不是一个班),长的和二三年级的孩子差不多。他很瘦很黑,头挺大,嘴不小。高乐高人不起眼,但嘴巴能说,会讲不少荤笑话,和王亮出去玩两次,逗的王亮挺高兴。高乐高趁热打铁说:“王哥,你当我大哥吧!”那天王亮喝了两瓶啤酒,醉醺醺的说:“你还每个钉子高,给我当孙子还差不多。”一起的人都哈哈大笑,哪像高乐高见好就收,当即喊道:“爷,以后就靠你照着了。”王亮比高乐高高出个一头还多,而且势力很大,除了岁数只比高乐高大一岁以外,似乎当他爷爷也没什么不好的。从那天起,王亮就成了高乐高的爷爷。

  高乐高的妈妈是自由市场摆小摊卖菜的,他上学的书本费都是东拼西凑,平日基本没什么零花钱,以前看见别的孩子有好东西只有干瞪眼的份。现在有了王亮这个爷爷,看见有什么喜欢的便说:“爷,三班那小子昨天新买了个霹雳人,我想玩两天,你给我借来呗。”当天放学,那倒霉孩子的玩具就成了高乐高的。久而久之,高乐高就不老麻烦爷爷,看上什么自己去找人说:“听说你有个新赛车,借我玩几天”大家都知道他爷爷是王亮,惹不起,只能把东西给他。夏天以来,高乐高和人打两次架,对手虽然都是老实孩子,但高乐高也算出了名。而且五年级这一届没有太淘的孩子,又与六年级班级挨的近,经常受王亮一拨人的欺负,所以当听说李刚被打的时候,已经自命为五年级老大的高乐高岂能咽下这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