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5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义,小义”
  李广义一回头,居然是妈妈。
  王亮一群孩子吹了两声口哨,散了。
  第二天一早,李广义昨天放学被家长护送回家的事就传遍了全班。

  下课时一群同学围着李刚听着什么,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笑声声声刺入了李广义的耳朵。
  间食依然是“飞碟饼”,孩子们连芝麻都懒得扣了,李刚继续在座位上讲着什么故事。李广义走过去,说:“李刚,你说什么呢?”
  李刚说:“我没说啥。你们听见我说什么了?”李刚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
  大家都微笑着摇头。
  李广义说:“你没说什么就好。”

  李广义回到了自己座位上,李刚站起来说:“李刚啊,听说你妈在电影院和人跳舞,有这事没?”
  李刚这句话刚出口,李广义就像一头老虎一样扑倒了李刚,抡起拳头朝李刚脸上乱锤。李刚一边挨打一边骂,将李广义妈妈工作断断续续的描述了一遍,班上绝大多数同学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性教育。班主任很快在班干部的簇拥下跑到教室,大喝道:“李广义,你住手。”李广义倒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孩子,立即从李刚身上起来,狠狠的吐了李刚一口。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班主任。班主任课堂上批评起同学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妙语连珠,但今天面对李广义却一时语塞,停顿了几秒钟才说:“你给我去办公室”。

  老师赶紧扶起了李刚,李刚的鼻子流血了。同学们都吓坏了,学校里男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但打架见血只是在录像片里看过。虽然大家对录像片里血肉模糊的打斗大呼过瘾,但真看到流血,大家还是头皮发麻,两腿发软。女生捂着脸不敢看,男孩子不好意思捂脸所以都看傻了,忘记了高兴。老师用少有的温柔的声音问道:李刚同学,你还好吗?李刚眼里流出了眼泪,大声的说:“我!”老师一下呆了,奇怪原来彬彬有礼的李刚怎么会骂人。李刚抹了抹血泪横飞的脸,大哭到:“我操李广义他妈”之后泣不成声,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那天李刚和李广义都提前离开了学校。李刚被送去了医院,李广义被老师赶回家,找家长。
  第二天上午李刚的座位一直空着。李刚的伤势并不严重,就是鼻子被打出了血。第二天李刚就又坐在了教室,同学们都急切而隐蔽的在他脸上寻找着不可愈合的伤口,但除了他的眼睛大哭后的红肿以外,其他看不出他昨天挨揍的痕迹,同学们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怅怅的。整个上午,班主任也没有露面,有人说一直在校长室,同学们都在议论李广义是否会被开除。有的同学说早上看见李刚的爸爸去找校长了,李广义开来肯定要被开除。有的同学说李广义的父亲是见义勇为牺牲的英雄,李广义应该不会开除。有一个喜欢听评书的同学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最后大家问班长什么看法,班长义正言辞的对大家说:“大家不要议论了,班主任会给一个公正的处理。”

  下午1点钟,同学们看到一个瘦高的老头领着李广义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几个老师也正在议论着李广义的打人事件。
  一个老师说:“李广义这孩子看着挺老实啊,这回怎么下这样的黑手打人”。

  另一个老师说:“现在的小孩,都是独生子女,被家里惯坏了。我听说那个李刚也不是什么听话的孩子,天天和王亮混在一起。”
  班主任说:“李刚父母都是很有层次的人,家庭教养很好。这一段李刚是有点贪玩,别的孩子有的嫉妒李刚的家庭,背后打小报告。李刚这孩子最近是有些贪玩,但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有几个不好动的?作为一个班主任,对所有学生要一视同仁。评判一个学生也不能以点带面。李刚这个孩子平时不爱说话,也不爱参加集体活动,上次秋游全班就他一个学生没去。听说他的妈妈现在基本不着家,孩子的家庭教育缺失是造成孩子思想极端的关键。”

  一个年级最大的女老师说:“我觉得李广义这个孩子不坏,一次一个低年级小孩课间摔倒了,他第一个背起来送到医务室。还有一次他在校门口捡到一个钱包,也交给了教导处。那钱包里有不少钱。而且我和他交流过几次,这孩子很有礼貌。他家里条件的确不太好,秋游学校要求每各同学穿白球鞋,他家里也没给买。这孩子也挺可怜的。作为老师我们应该多关心这样的学生。”
  班主任对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师笑笑说:“您们上了年纪的人看小孩,总是往好处想,心慈面软。李广义这孩子表面上看起来一表人才,其实心眼多着呢。您是体育老师,对孩子的思想没有我们班主任摸的透。当然我也希望李广义能痛改前非、痛定思痛”
  体育老师站起来说:“不说了,我要上课去了。我明年就退休了,教育祖国下一代的任务,靠你们年轻人了。”说完推门出去。她在门口看到一个瘦高的老头。体育老师问:“您找谁?”这时他才看到老头背后站着李广义。
  李广义说:“孙老师好。”
  孙老师拍了拍李广义的肩膀正色说:“你怎么能打架?这样下去不成街上的小混混了。这次我对你很失望。你们班主任在里面,你要深刻的检讨自己。”
  这时办公室传来了班主任的声音:“是李广义的家长吧,怎么才来?!”
  李广义的爷爷看着眼前这个胖胖的烫着波浪长发的女老师说:“老师,实在给您添麻烦了。李广义和人打架我才知道,这混小子”说着拉出身后的李广义,说:“给老师道歉。”
  李广义低着头,咬住嘴唇,不说话。

  老头说:“小义,和老师道歉,再去给同学道歉。说话啊,哑巴了?”
  老师看着沉默的李广义,好像早有预见会有这种结果,冷笑说:“李广义,昨天下午我就让你去找家长,怎么现在才回来。我就差点去你家找你了”
  李广义的爷爷不好意思的说:“这孩子昨天回去说今天学校组织登山,自己不想去了。中午我出去买菜看见别的孩子放学才知道他撒谎,他以前是从来不撒谎的。老师,作为李广义的家长我向您道歉。”
  班主任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砸了砸嘴,说:“李广义,你怎么还会撒谎了?!还欺骗你的爷爷。昨天你因为同学间玩笑就对同班同学大打出手,如果不是及时送到医院,李刚的伤势后果不堪设想。学校是一片净土,岂能容你这样践踏。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打架斗殴。你才四年级,不对,你已经五年级了。五年级,才五年级你会欺负同学,张嘴骂娘,举手打人,你是要在班级称王称霸?在学校里你就要来社会上地痞流氓那一套,将来到了社会上岂不是要触犯国家法律。现在我可以不管你,将来有人管你!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很生气,很痛惜,更为你的家长担忧!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你这样做对得起谁?”

  李广义抬头盯着班主任说:“我没骂李刚,他昨天打我,你不管,今天他骂我。我才打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