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4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刚下手比较重,李广义捂着头站了起来说:“你怎么打人?”
  李刚一脸坏笑说:“我就打你怎么了?”
  这时班长从看热闹的孩子中间站了出来,说:“得了得了,李刚你别老欺负老实人。差不多得了。”
  李广义倔强的问李刚:“你为什么打我?”

  李刚说:“不服是吗?放学别走啊,有你好看的。”
  李刚冲着李广义晃了晃拳头,正好班主任进来了。老师是一个又胖又高的中年妇女,同学都很怕她。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同学们都想老鼠见了猫一样回到自己座位上,赶紧翻开书做沉思状,有的同学太匆忙,拿的还是同桌的教科书。
  李广义站起来说:“老师,李刚打我”
  班主任刚拿起粉笔要写字,有点不耐烦的看了李广义一眼,说:“课堂上,说话要举手,你怎么随便站起来?坐下!”
  李广义低头坐下,在座位上举起了收,胳膊伸的长长的,好像一根竹竿。
  班主任说:“我说过多少遍,课堂上举手要半臂,半臂懂不懂?!”
  李广义无奈的将胳膊支在桌子上,小臂与上臂成90度角的举起来。
  班主任算是满意了一点,说:“李广义,什么事?”
  李广义说:“李刚打我!”
  班主任看了看坐在讲台下第一排的李刚,问:“李刚,你打李广义了?”
  李刚站起来说:“老师,我没打李广义。”
  “李广义,李刚说他没打你,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他刚才打我后脑勺了,很多人都看见了。”
  班主任环视全班,问:“你们谁看到李刚打李广义了?!”
  课堂上纪律很好,鸦雀无声。
  “李广义,没人看见李刚打你啊?”
  李广义一字一句的说:“他们都看见的。”

  班主任好像有些不生气了,问道:“班长,你看见李刚打李广义了吗?”
  班长直勾勾的占了起来,想了想说:“老师刚才我在预习新课没注意。可能他俩闹着玩吧,不知道。”
  李刚说:“老师,我俩下课闹着玩,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说我给你告老师。”
  班主任说:“李广义,同学之间要团结有爱,不能为了点小事斤斤计较。”
  李广义说:“老师,李广义真的打我了,打我后脑勺,现在还痛呢。”
  “好了,好了,李广义,你已经占用了同学们的上课时间。你如果还有疑问,可以下课到我办公室,我看看你哪里被打了。下面上课!”
  班长听到老师喊上课,立即喊:“起立”
  全班同学整齐划一的攒了起来,李广义被淹没在了同学中。
  班主任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的说:“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
  同学们刷的又都坐下了。但李广义还直直的站着,好像潮水退后露出水面的倔强的礁石。
  “老师,李刚打我了,还让我放学别走!”
  “李广义,你给我出去!”班主任指着教室的大门说。
  李广义一动不动的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站着。进进出出的老师,给老师送作业的学生,谁进来都免不了看李广义两眼。心想这孩子一动不动的站了那么久,一定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李广义好笼子里的动物一样展览了一下午,直到快放学了班主任回到办公室,才想起了李广义还站在这。
  下午上完了课,班主任和一个老师约好上街买马海毛。那年我们这流行红色的马海毛衫,下面搭配黑色的紧腿体型裤,配红色漆皮高跟鞋。班主任体型裤和高跟鞋都置办齐了,就差买马海毛织羊毛衫了。所以上完课两个老师就火烧火燎的跑出去买马海毛。到了商店发现新进了不少颜色的马海毛,售货员说大红色的马海毛要过时了,马上要流行的是淡粉色。对于引领潮流的新颜色两个女老师心向往之,但多少还缺乏点突破传统审美窠臼的勇气,于是两个老师拿着毛线在身上比了又比,互相点评。一起来的女老师身材苗条,长的也不算难看,所以经过反复的比对想象思考最后买了淡粉色的马海毛。班主任说自己虽然也适合这个淡粉色但毕竟年岁有些大了如果放在两年前就买了,现在还是买大红吧,颇有些美人迟暮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感叹。两个老师拿着毛线回学校,走到半路班主任又后悔了,抓住青春的想法让两个人又返回了商店换了淡粉色的马海毛。最后班主任带着引领我市妇女届时尚潮流的喜悦感回到阴冷昏暗的办公室,当他看到已经站了一下午的李光义的时候,课堂上那种为人师表的恨铁不成钢全化作了女人特有的理解和宽容。班主任说:“好了,李广义,估计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你放学回家吧。以后多团结同学。”

  李广义没有说话,走出了办公室。
  班主任听李广义走远了,拿出了包里的马海毛,放在桌子上认真欣赏起来,轻轻的抚摸,好像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婴儿。
  太阳快下去了,几只麻雀噗噜噗噜的飞走了,留下一串长长的寂寞。秋风吹过,学校里飘满了杨树的叶子。那年秋天,校工每天早上都把叶子扫成几堆,点火烧掉。校园里便整天弥漫着烧树叶的焦糊味。李广义一下午站的腿都僵了,直到走操场腿才完全恢复知觉。在校门口,李广义的脑袋被飞来的东西打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是一块饼。
  那一年,学校关心起正在长身体的同学们来。怕孩子每天早饭吃不饱,于是和一个食堂联系每天上午课间操后给学生送点点心,名为“间食”,每个月每个学生7块钱,如果每天多交5毛钱,就还能多得一袋牛奶。每天这点点心开始孩子们还挺期待,开始每天是一块蛋糕,虽然不大,但很甜。但过了一个月换成了一款干巴巴的面包,老师说蛋糕太甜了,吃多了容易造成龋齿。对这种干巴巴的面包,同学们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但最近这几天,面包又换成了一个白色的圆饼,上面有几个芝麻,这饼很有嚼劲,嚼两口就头昏脑涨,于是同学们每天只扣下几个芝麻粒吃,剩下饼装在书包里放学扔掉。后孩子们发现这种饼非常适合当飞碟抛着玩,于是每天放学后校园内外总少不了抛饼的孩子的快了的身影。虽然李广义没定间食,但还是一下认出了这种抛起来略有杀伤力的饼。

  看见校园口正站王亮和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双手插裤兜洋洋得意的就是李刚。这饼就是他们扔过来的。王亮朝李广义招招手,示意让他过去。
  他的父亲一直告诉他:“上学别惹事,别跟那些坏小子在一起。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回来告诉爸爸。”那天他在医院看到已经几乎辨认不出来的父亲,他嚎啕大哭。大夫说:“不该让孩子进来,孩子会吓坏的。”但其实他的痛哭不是害怕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而是因为失去了父亲。现在有人欺负他了,但他没有爸爸了。李广义站住了,看着校门口那一群孩子。一共有五六个人,他们有的比自己高,有的比自己矮,一个个都朝他坏笑着。他知道不少孩子被王亮“教育”过,然后又遭到王亮几个小弟不断的欺负,慢慢成了班级、年组男孩子们的“受气包”“出气筒”。李广义没打过架,不知道能打过谁。李广义深吸了两口气,握紧了还在继续生长的拳头,走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