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3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年的夏天,我市打击地痞流氓专项行动初战告捷,市政府广场上召开了公审大会,几千名人民群众参加了大会。几辆解放汽车上荷枪实弹的武警押着一排光头的犯人,胸前挂着牌子,名字上写划着大大的红×,这些都是一年来公丨安丨机关抓捕的罪大恶极的坏人,公审大会后就要押赴刑场枪毙。公审结束后,是对公丨安丨战线上涌现出的英雄人物进行表彰,戴着大红花的丨警丨察,一批批的走上领奖台,接受领导的表彰。有一名丨警丨察在执行任务时牺牲,被追认为烈士,全场集体默哀一分钟。

  那年夏天,电视上都是关于丨警丨察中英雄人物的专题报道,省里也发出了向我市公丨安丨战警学习的号召。

  一年前那个见义勇为的父亲,已经没人记得了。
  又一年的秋天来了,李广义上了五年级。
  李广义父亲活着的时候,一家五口人挤在三十多平米的房子里。好在李广义的父亲经常上夜班,李广义的妈妈单位也是三班倒,家里晚上睡觉才显得颇为宽敞。因为不像别人家那么拥挤,所以李广义的父亲给儿子抱了一只小猫回来。
  李广义的父亲没了,家里生活更拮据了。五年级刚开学上体育课跳绳,别的学生都拿着新买的跳绳在跳,李广义一声不吭的站在一边,体育老师说:“这位同学你怎么不跳啊?”李广义说:“我妈说下礼拜给我买跳绳”。有同学对老师说:“他叫李广义。”体育老师是老太太(是的,一个上了岁数的女体育老师),走过来低头对李广义说:“你是李广义,我知道你,我办公室有一条跳绳下课你来拿吧”李广义看着操场上像兔子一样一碰一跳的同学,说:“谢谢老师,我不要,我妈下礼拜就给我买跳绳了。”

  秋天别的孩子都穿新买的夹鞋他还穿着那双边沿已经磨起毛的布板鞋,衣服也总是好多天也没有洗,脏兮兮的。有一天晚饭,妈妈说:“老李家孩子怎么一天天也没个人给新洗涮涮,孩子她妈呢?”
  听说李广义的妈妈单位放假了,去了电影院工作,(那个时候,总看见大人愁眉苦脸的说,我们单位放假了。我听说放假应该是个让人高兴的事,大人怎么唉声叹气?)每天也不怎么回家。
  日期:2018-03-03 12:37:14
  三
  那时六年级有几个学生很有名,领头的叫王亮,一头羊毛卷,满脸青春痘。他们不像校外那些十七八的小子那样堵学生要钱。但如果你有个新奇的电子表或者游戏机(只能玩俄罗斯方块那种)让他知道就危险了,他在放学把你找到操场的角落,搂着你的肩膀说:“哥们,好东西借我玩两天,下礼拜还你。”这个时候你只能和心爱的电子表或者游戏机分别了。临走他还会耐心仔细的叮嘱你道:“别告诉老师,知道吗?”过十天半个月如果这个东西还给你了,多半也不会损坏,最多是表带裂了电池没电了。王亮还东西时往往会说:“以后有事提我,走吧。”

  放学后的操场上,如果他们在踢球,那别的孩子只能低着头赶紧回家。如果他们没踢球在操场上坐着,那别的孩子也不敢去踢球,因为足球可能被“借”去。每个男孩子下课买雪糕都习惯性的把雪糕从头到顶先舔一遍,如果遇上了王亮,就说:“哥,这雪糕我舔过了”。有一次,一个孩子刚撕开雪糕纸就看王亮走过来,那孩子条件反射的说:“哥,这雪糕我舔过了。”王亮上去打了那孩子一个嘴巴,说:“我最恨撒谎的人。”从那以后,大家买雪糕前都习惯四处张望一下,看看有没有王亮的身影,以免重蹈那孩子的覆辙。

  那个撒谎的孩子好像叫什么刚,实在想不起来了,姑且叫李刚的,也许他真叫李刚。李刚和李广义是同班同学,经过学长王亮的教育李刚痛改前非,并投入王亮门下。这个李刚的爸爸是个什么主任或者处长,他加入王亮团队以后,王亮有了一整套《北斗神拳》漫画。那以后操场上便总能看到王亮低头苦读《北斗神拳》的身影。看到兴奋处,王亮便会叫住路过的孩子说:“来来,你站住,说你呢!”那孩子胆战心惊站住,王亮说:“站好别动,我试试北斗爆裂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孩子一顿乱拳。这时候也总少不了李刚等同学的附和叫好声。

  依仗了王亮,李刚也自封为班级的老大。经常欺负老师的同学。有个叫大海的孩子向班主任举报李刚欺负人,那个学生成绩不好总拖班级的后腿,班主任平时看他就头痛,必然不耐烦的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李刚怎么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有时间你多看看书,别老考试垫底”。
  李刚在操场上故意绊倒了对那孩子说:“你去告老师,去告啊!”那孩子站起来,也不再敢和李刚顶嘴,在一群男孩子的注视下灰溜溜的走了。李刚得意洋洋的说:“以后看你还敢告老师!”
  大家对李刚并不像对王亮那样惧怕,李刚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厉害点的孩子他也不去惹只欺负几个老实孩子以壮声势。
  一天下课李刚找李广义,让李广义帮他写张字。好像他爸爸单位要办个什么子女书画比赛,所以李刚找到李广义代笔。李广义拒绝了。李刚掏出五块钱,说写完了可以再给五块。
  路遥说:人生的虽然道路很漫长,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如果那天李广义收下十块钱写一张字给李刚,那后来就相安无事。现在李广义可能成为一个书法家,也许会在在同学聚会上和仕途顺风顺水李广义觥筹交错,回忆当年捉刀写字的这笔交情。但这个美好的未来李广义没有珍惜,李广义对李刚说:“你自己写吧,我不写。”
  李刚当即拿出二十块钱,扔在李广义的桌子上,做最后的努力:“同学帮忙,给你二十,这下行了吧。”
  历史再一次向李广义抛出了橄榄枝,如果李广义手下二十块钱,写了一张字给李刚。今天同学聚会,李刚会打趣的说:“你当年可真黑,一张小楷字要我20块钱。”李广义也许会说:“那张小楷你要是留到现在,可以拿去卖两千。”
  但历史没有假设,李广义再次拒绝,说:“我不写。”
  李广义属于班上比较老实的那一类孩子,平时也不太合群,但并没让李刚欺负过。因为李广义家里过的比较紧吧,体育课要求买的白球鞋,数学课要求买的算盘、美术课要求买的24彩铅笔等等,李广义总是没有,别的孩子也因此嘲笑他几句,但李广义也没有说什么,所以大家都知道了他是老实人。不少同学都围过来看热闹,大家主要想看李刚欺负李广义。班上的大海被李刚绊倒了没敢回击,所以成了整个班级的“受气包”,别的男孩子也跟着起哄欺负人,弄坏他的自动铅笔,或者在操场上故意推到他。欺负老实人好像能增长自己的力量似的。李刚看出大家围拢来是要看自己怎么捉弄李广义,于是来了威风,一掌打在李广义的后脑勺,说:“看我的强龙十八掌,你给老子写不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