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坏孩子---------------90年代校园暴力往事》
第2节

作者: 夏南198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李广义,你老说写字好的那个孩子”爸爸说。
  原来这就是李广义。他眼睛很大很黑,看起来有点害羞,声音不大的说了声“叔叔好”

  “我这儿子老实,一见生人就不会说话”李叔笑着对爸爸说。
  “李广义这孩子错不了,将来一定能考上大学。”爸爸说着那些年经常使用的夸孩子的话。
  1994年的秋天我第一次见到李广义,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李广义的父亲。一个月后,李广义的父亲死于一次见义勇为,成了电视上的英雄。
  李广义的父亲是个退伍军人,在钢厂的保卫处上班。那天傍晚骑车下班,在我道街的街口看到几个人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对另一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拳打脚踢。围了一圈的人看,一个小子指着围观的人说:谁上来削谁!

  李广义的父亲停下自行车拨开人群挤了上去,两下拽住了两个小子,劝阻说:“你们谁家的孩子,这么打不要出人命?”几个小子先是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不怕事的人。
  一个领头的说:“有你什么事,滚蛋,找削啊”
  李广义的父亲说:“这事我还就得管,我是丨警丨察”
  几个小子一听丨警丨察,也吓了一跳。但李广义的父亲没有大盖帽也没有警服,一个小子冲了上了朝他脸上就是一拳说“打的就是丨警丨察”。但拳头刚伸出来就被李广义的父亲扭住了,痛的那小子嗷嗷直叫。几个小子一看哥们吃亏了,就一齐围了上来。五个人打一个也没占到多少便宜,据说有两个小子被李广义的父亲两脚踢的爬不起不来了。李广义的父亲上衣刮破了,胳膊和背上都见了血,还在和遍体鳞伤的三个小子鏖战。就在几个人都要打不动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勇敢的群众喊了一声:“丨警丨察来了”。正是这一声,惊着了几个小子,一个小子不知道从哪拿起一块砖头朝李广义的父亲头上拍去。李广义的父亲一下倒了,血流了一地,再没站起来。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楼下搭起了李广义父亲的灵棚。我记忆里灵棚很大,好像一幢小房子。灵堂正中李广义父亲的黑白照片,表情严肃,看起来忧心忡忡。披麻戴孝的李广义整天坐在灵棚外的一个破椅子上,脚下有一只很小的花猫,有时小猫跳到李广义的腿上,李广义就给它抓下巴颏。傍晚下起了雨,灵堂里李广义的妈妈喊:“小义,你进来吧,下雨了”李广义呆呆的从椅子上下来,抱着小猫转身走进灵堂,小小的白色的身躯好像被巨大黑色灵棚吞噬了。

  李广义父亲见义勇为的事迹在我市的电视台、电台、报纸都做了报道。
  那时候街头巷尾、学校门口都冒出很多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夏天光着膀子盯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据说不少学生都被他们堵过,翻兜要钱。楼下的院子里开始有了支桌打麻将的人,这些人二三十岁,抽红塔山,天天喝啤酒打麻将,也不知道钱从哪里来。据说这种人叫“社会人”。就是街里街坊的,有时也免不了受点他们的气。比如对面楼两个老头因为楼梯口一个酸菜缸的归属问题而骂了起来,后来两家的儿子也都出来助阵。一个老头的儿子就是叼着红塔山打麻将的,挥这拳头朝对方父子打去,对方老头牙都被打掉了,落荒而逃。儿子打人的老头最后也怕事情闹大,骂骂咧咧的将酸菜缸拱手相让了。但自此以后没人再敢和这老头争些鸡毛蒜皮了。

  大家都说现在风气真是变了,无法无天了。
  所以李广义的父亲见义勇在群众中引起很大的反响。报纸刊登了很多读者来信。有说英雄的鲜血不能白流要加大对地痞流氓的惩治力度,有的说政府要照顾好英雄家属的生活问题,更有的读者说要给英雄家属捐款,请报纸告诉烈士家属的地址。后来报纸就读者来信反映的问题统一进行了回复:
  一、英雄的家属不接受任何人的捐款,政府相关部门会妥善照顾好英雄家属的生活困难问题,请群众放心。

  二、从我市公丨安丨机关了解到,我市将大力展开打击地痞流氓的专项行动。
  我从电视上看到了公丨安丨局长慰问李广义爷爷奶奶。李广义的奶奶老泪纵横对着镜头说不出话来。李广义的爷爷是个很瘦的老头,说话底气很足,说:“我有个这样的好儿子我很自豪,他没辜负国家对他的培养。”丨警丨察局长是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人,说我们已经将嫌疑人缉拿归案,不法分子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局长送给了李广义一个印着圣斗士的书包。这个书包对三年级的李广义来说太大了,后来他就一直背着这个书包上学,直到他不再背书包了。局长摸着李广义的头说:“叔叔向你保证一定严惩凶手,你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做一个队国家有用的人。”李广义抬起头看了局长一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李广义那充满了泪水的眼睛。

  许多年以后,李广义再一次出现在我市的电视新闻上。那时咬牙切齿拍手称快的群众将忘记那个在镜头下刚刚失去父亲的孩子。
  那年冬天,我市开展了打击地痞流氓的专项行动,电视新闻里每个月都会播放抓捕坏人的画面,那位戴着眼镜的公丨安丨局长频频出现在新闻中,向群众公布又抓获了哪些为害一方的坏蛋。
  有天放学,天已经黑了,飘着小雪。我看到我家前楼停了几辆警车,警车灯闪耀,嗡嗡鸣笛声震耳。一个中年男人被两个丨警丨察摁着推上了警车。借着警车的车灯,我看见那个男人还光着脚。警车呼啸开走了,楼上跑下来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孩,老太太拿着一双鞋,摔倒在地上哭起来,喊着“儿子、儿子”。那小孩穿着红棉袄,扶奶奶扶不起来,也坐在地上哭。警车走远了,楼上窗户边看热闹的人影也都消失了。远处传来“豆腐,最后两块了,豆腐”的叫卖声,在寒冷的夜空中一声一声,最后终于什么也没有了。院子里安静了下来,老太太和小女孩都哭的没了力气,互相搀扶着,慢慢走上了楼。

  据说被押走的那个人参与了一个犯罪团伙的盗窃案,还参与过好几次打架斗殴,最后被判了好几年。那个老太太住在二楼,二楼的楼道都被她占满了,一楼又占了一半,曾经八面威风,无人敢管。儿子被抓走以后,邻居都在背后对她家指指点点,老太太白天很少下楼了,后来又得了脑血栓,被女儿接走了……听说没多久就死了。
  后来又听说不允许打麻将,打麻将按赌博,谁家有打麻将的声音丨警丨察就会上门搜查。又说晚上10点以后家家户户必须关灯睡觉,夜里街上会有丨警丨察执勤,谁家过了10点灯还亮着丨警丨察也会上门搜查。听说晚上已经抓了不少放黄色录像的。这些真真假假的说法流传很多,不少人民群众因此抱着谨慎的态度改良了打麻将的方式:在桌子上铺上一层毯子(之前打麻将桌子上不铺摊子),以减小洗牌的声音。后来又听说家庭邻里间娱乐打麻将是不算赌博的,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群众发觉桌子上铺毯子打麻将不磨手很舒服,所以铺毯子打麻将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