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49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从里面抓了两把朱砂香灰.往后面撒了过去.然后又抓出两张符咒.一张缠在他手中的墨斗线上.另外一张递给我,叫我缠在后面那个悬浮在空中的圈圈上面.我赶紧照办.就在我把符咒缠在墨斗线上面,用迷糊封好口之后.突然感到一股力道作用在我的小腹上面.我直接就退下了坟包.还好我身手敏捷.直接跳过了圈在坟山周围的墨斗线,没有把那一圈墨斗线给全部扯掉,只是踩散了一些糯米.我又抓了一把糯米.修补在了我刚才踩掉的那一块.做完之后我小腹一阵阵的痛,掀开衣服一看,吓了一跳.在我的腹肌位置,赫然的出现了一个手掌印.五个指头,清晰可见,只是那指头不全部是笔直的,无名指和小指是弯曲的.

  第一次碰到鬼抓印.我心里很慌张,赶紧大声喊师父,师父看了一眼说,你先别管那个,过来帮忙.我心一横,把衣服一罩,爬起来又冲了过去.
  师父说:你拿着杀猪刀,把刀横在接口处.我现在要放手了.我赶紧做打坐的姿势,然后又把长长的杀猪刀横着摆放在双腿之上,刀锋对着坟头.双手盯着刀背.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师父点了点头.捏了一个手决往后面凌空打了一下,然后又朝后面撒了一把香灰.念了三遍定魂咒.然后一松墨斗线,就跳出了坟山的墨斗线环圈之外.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我看到那坟包上本来凌空的墨斗线慢慢的松了下去.不一会,就直接掉在的坟包上面,再没有任何动静.我望着师父,不敢说话.师父的脸涨的通红,一边盯着坟山一边在思考着上面.过了几分钟之后.师父和我说,:”可以了,你起来吧,我看看你的抓印,我走过去,掀开了衣服给师父看,师父做了个手决,然后就在我腹部位置画了瞬时间三圈,逆时针三圈..然后取出一张符化水之后叫我喝下.喝下之后,感觉瞬间就好了不少,原本褐色的鬼抓手印,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慢慢变浅,范围也慢慢缩小.还没来得及我感慨为何如此神奇的时候,师父说:你在这边看着阵.别被人为破坏掉.我回去问他们点事情.你放心.只要阵法不被人为破坏,它不会出来的.他也出不来.你不要让人靠近就可以了.

  师父说完之后指了指远方的那些放牛的人,意思就是要我看着他们.由于是白天,师父又和我说了这么多,而且远处还有人.所以我也并没有太害怕.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差不多两个小时,太阳也快下山了,师父还没有回来.远处放牛的人也都回去了.眼看天越来越黑.师父还没来.我就有点着急了.看着那两座坟山.心里越来越紧张.虽然说这个被封住了,但是隔壁那个没有啊,而且它们是两夫妻,难保不会一条心啊.按道理来说着是多想的,因为肖大爷的母亲已经过世十多年了.还存在灵魂的几率机会为零.可是随着天色越来越黑,难免会多想.也难免会害怕.那个时候很单纯,就想了个办法,数到一百,师父还没来我就回去找他,当我数完之后,又给自己定了一个五百的目标.当五百数完之后正合计要再定多少目标的时候.远方来了一群人.走近之后我认出来了.前面一个是师父.后面还有五个中年男人.师父走在前面,另外一个人走在后面,中间四个人抬着一个什么东西,走近一看之后,赫然是一口棺材,而且还是一口没有上黑漆的棺材.还是原木色的.

  他们走过来之后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师父对我点点头表示夸奖,我欣然一笑.然后站在旁边看了起来.
  师父开始请香烛,烧纸钱,又开始念各种定魂安魂咒,来的五个人中间有三个是科仪道士,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是肖大爷的哥哥,还有一个是肖大爷的一个堂弟.他们两个亲属一直跪在地上烧纸.师父一直没停.不断的在做法事,那法事不是超度,而是用超度的手段来安魂.另外三个科仪道士也没闲着.一人拿着锣.一人拿着索拉,一人拿着小鼓.配合着师父把那个坟山围了起来.每个人都踏着小七星步.这是在给坟中灵神施压.先磨灭它的戾气,然后想办法给他换棺.

  至于为什么要换棺,这就得说说师父离开之后的那一两个小时之内干了什么了.这也是时候师父口述给我的.
  他回去就去了村医务室找到了肖大爷,他和另外一个科仪道士正在吊水,打消肿针,仔细询问了整个下葬过程之后,找出了葬礼的纰漏,和师父预想的差不多.其实在人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遗体来说,就是个很大的事情了.
  农村里面上了年纪的老人,除了干少量的农活之外,还多了一项工活,那就是为自己准备一副寿木,也就是棺材.肖大爷的父亲也一样,自己为自己打造了一副棺材,可是问题来了.他为自己准备寿木的时候,由于木材不够,但是又自己去砍不了树,所以就像委托两个儿子帮忙去砍几棵树来锯成大木块.无奈两个儿子都各种彼此推脱.总觉得这样的事情父亲自己就能做,最后他父亲也倔强,想着既然你们不帮忙,那就省着点做.最后总算把棺材做好了,长度差不多,但是宽度却很是不够,而且那棺木上面开口的位置要比下面大.他目测了一下上面可以躺进去想着入馆的时候下面多垫几层被子,再加上他觉得人越老就会越瘦.所以到时候躺进去应该也是可以的.

  但是现实情况却和肖大爷父亲想象的有差距.他是因为肝病去世的,而且去世的很快.死的时候不但没有变瘦,反而身体变得更加浮肿.这样一来本来就很小的棺材就更加放不下他了.但是农村里面的一副棺材也要上千块,两个儿子都很穷,自然不肯花这个钱.想着能塞进去就硬塞进去.棺材盖子一盖,也看不出来什么.所以在入棺的时候,肖大爷的父亲几乎是侧着身子被放进去的.即使这样,那小小的寿木还是塞不进他父亲的遗体.

  下葬的时候出现这个情况.搞得大家手忙脚乱,但是下葬的时辰又不能耽误,不说他们两兄弟不舍得给老父亲换一副棺木,就算他们舍得,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入棺足足搞了一个小时,由于遗体很僵硬.就算侧着把遗体放进去,最后棺木也还是盖不上.因为肩膀太宽,而且僵硬之后,脚也是伸直的,脚尖不是朝天的,而是和身体平行的.这样遗体增长,棺材的长度也显得不够.这两个因素就直接阻碍了盖棺.眼看下葬的时辰就要到了,最后他们想出了一个对遗体非常不敬的办法.用锤子打碎了肩胛骨和腿骨,最后几个壮汉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他父亲的遗体强行塞进了那副小了几号的棺木.不但如此,而且还耽误了下葬的时辰.

  还有一点就是,人下葬之后要往遗体的嘴吧里面塞金.叫做含金,可以保佑后代发财,也可以当做路上给阴差的买路钱,但是他们两家都穷,没有金子,也没有银子,所以也没有管那么多,最后直接找了一枚硬币放在了嘴里面,而且还是锈迹斑驳的一块硬币.
  他们家就这样凑合着给老父亲办完丧事,由于遗体受损,而且又耽误了时辰.老父亲的怨念变得越来越大,七七之后没有被阴差带走,但是由于一直有供奉,所以也没处什么大乱子,但是到了要戒饭的时候,问题就开始显现出来了.七七之后,他老父亲的意识就已经消散了,剩下的就只有怨念了.那怨念如何释放呢.那就是按照他遗所受的伤害,去报复路过坟山七步之内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师傅会崴到脚,而那个科仪道士会造成肩膀严重脱臼的原因.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报复.不管是谁,都会受到一样的伤害.所以在农村里面的老人通常会这样告诫小孩,不要去坟山边上玩,小心变成替死鬼.

  事情就是这样,由于很随意的下葬引发的一场悲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