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48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听,也跟着急了,撒腿就往菜园子那边跑,她也跟着跑了起来.我那个时候经历的事情少,所以听到这样的事情一大部分是激动,只有一小部分是为了事主着急.挺坏的心态.

  找到师父之后,肖大爷的老婆急急忙忙把事情和师父说了一遍,有点语无伦次,我甚至都没听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师父听懂了,他丢下出头就往寺里面跑,收拾了一下包,就跟着肖大爷的老婆往山下快走了过去.
  到达那块苞谷地的时候,就看见倒在地上的一石苞谷.肖大爷和两个科仪道士都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而且正值下午温度最高的时候,即使他们的位置是山的阴面,还是能看到汗水侵湿了他们的衣服,紧紧的贴在皮肤上面.豆大的汗珠如雨下,脸色惨白,应该是因为严重脱水引起的.师父又叫肖大爷的老婆回去取点井水过来.然后和地上跪着的三个人打了声招呼,叫他们不要跪着,也不要站起来,先坐下休息一下.

  那两个科仪道士看到师父来了,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坐了起来了,说了一句:麻烦了,前辈.就不吭声了.肖大爷也是知道师父的,打了招呼之后,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的很详细,连我都听得明明白白.正当我思索师父会怎么做的时候.肖大爷的老婆来了.喂他们喝了水之后.师父问肖大爷的老婆:”你们家里有没有公鸡?”
  肖大爷的老婆说有,但是现在在外面,不好抓.师父对我说,你和这个大娘去抓公鸡,顺便拿一斗糯米过来,再去屠户那边拿把杀猪刀.如果他在家,顺便也叫他一起过来.
  我点了点头,师父继续说道: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大动静.怕是有天大的委屈和怨念.而且还是在戒饭的第一天就反应这么大.肯定是下葬的时候出了什么纰漏,之前在供饭还好,现在停止供饭了,它就开始发泄它的不满了.我先想办法把它困住,你们先回去叫赤脚医生过来给你们看看伤.
  师父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显然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事情刻不容缓.因为他们的伤处红肿的厉害,如果不及时处理,怕会落下什么治不好的病根…
  他们科仪班子有四个人,回去了一个,还有一个在肖大爷家里等消息.所以我们回去抓大公鸡和准备糯米的时候.把另外一个科仪道士也一起叫了.遗憾的是张屠户并没有在家.从他家里拿了杀猪刀之后,就返回了那片苞米地.
  师父曾经就和我讲过,白天出来弄人的灵神是很凶的,要么也承受不住白天阳光的阳气和高温.还告诫我,道法不到一定程度,不要去接触那些白天出现的灵神.所以这次师父用到的东西比较另类我也没有一点奇怪.
  回到苞米地的时候,师父已经用墨斗线绕着那个新坟山大半圈了.就在墓碑的位置留了一个缺口.显然是要引魂进去.然后又给了他们几个一人一张符.教了一个手决,用手决捏着符咒在手上.他们互相搀扶着准备走回家去找赤脚医生治疗.而师父站的位置正是那坟包上面.用力的换着各种手决和咒语.企图强行引魂入坟.
  就当他们站起来准备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听到扑通一声,肖大爷再次倒地不起.扶着他的他老婆也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师父一看,赶紧跑了过来,叫他们都别动.然后从我手里拿过杀猪刀.再从篓子里面拿出大公鸡.念了一段咒语,捏了个手决之后,就直接用杀猪刀抹开了公鸡的脖子.鸡血就开始喷了出来.碰到了之前带过来饮用井水的碗里.足足有大半碗.
  倒了半碗到另外一个碗里,用鸡血在每个人的印堂处点了一下,又抓了几把糯米放进了那个装有半碗鸡血的碗里.用手决画着圈,念着咒语.念了几分钟之后,抓起混有鸡血的糯米就往几个人身上撒.撒完之后掏出一张符咒.用鸡血粘在了杀猪刀的刀尖上就递给我,并且说道:你拿着刀,站在他们后面.上下舞动.给他们断后.然后让他们几个人继续走.
  我兴奋的接过刀,开始背对着他们.边退边上下舞动着杀猪刀.他们继续朝前面走.我就慢慢往后退.但是我发现我舞着舞着就感觉没力气了.因为我那个时候确实年纪小,而且杀猪刀真的很沉.不过也送他们离开了七七四十九步之外.师父说冲着我喊了一句可以了.我松了一口气,杀猪刀一脱手,就砸了地上,插进了那泥土地里面.就当我杀猪刀脱手的那一瞬间.我感到好像又千斤重物压在了我的身上一样.顿时就被压爬在了地上,幸运的是,那把杀猪刀没有在我爬下去的范围之类.那种被压住的感觉.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

  师父看到之后大吼了一声:谁叫你把刀丢了的?然后叫他们继续走不要管我.他自己拿着一捆墨斗线就冲了过来.
  也许是他们走到了阳光之下,所以肖大爷他父亲追不到了,就压着我拿我撒气.那种感觉很难受,好像五脏六腑都要爆出来了一样,而且最大的感受是所有的血管都充着血.而且越来越大.如果有刀子随便在我身上开个口子,那血绝对能喷一米多高.毫不夸张的说,那个时候甚至怀疑自己再过几秒钟就会自爆了.
  就当我满脸通红,浑身感觉要被压爆了的时候,突然的,就感觉松了不少.我抬起头,就看到师父的一双脚在我面前.而且好像还在奋力的往后退一般,甚至还有些打滑.我又使劲抬起头往上看了看.看到师父拿着墨斗线另外一段就悬空挂在我的上方.而我的背上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是那墨斗线却绷得很直.末端在师傅的手上缠了几圈,而且陷进去很深,师父的五个手指头都被缠的红白条条非常的明显.而且他脸涨的通红,好像随时都要被拉过去一样.搞得我很不知所措.

  师父看我在这里发愣,吼了一句:能动就赶紧站起来,躺在地上很舒服吗?
  我吓得赶紧站起了身.师父说:拿刀,赶魂.
  我一个翻身翻到杀猪刀旁边,拿起了那把杀猪刀.符已经掉了.我又弄了点鸡血,粘在了刀尖上,就开始上下摆动.师父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拿着刀赶.虽然看不到灵神,但是那个墨斗线圈住的那一团空气很是明显.所以我也没有赶偏.果然我在后面赶的时候,师父就开始占到了优势.慢慢的拉着墨斗线往坟山处退去.
  中途有用力太猛甩掉了符咒一次,师父很快就被拉住.我直接把剩下的那小半碗鸡血全部倒在了刀上,然后把整张符都贴了上去,这样我怎么甩都不怎么会掉了.而且这样效果也好了很多,师父没用多久,就把肖大爷他父亲的灵拉回了坟山包上面.然后把墨斗线往肩膀上一甩.就背对着我弓着腰拉着墨斗线.一边用力一遍吼道:快来封口,鸡血撒到口子上.还有糯米.撒一圈.赶紧的,我快累死了.

  我哪里赶耽误,把杀猪刀一丢就去封口,把线拉倒一起,打了个死结.然后拿过来糯米和鸡血.糯米还有.但是鸡血却没有了.都被我刚才倒完了.我赶紧说:鸡血没了,师父,怎么办?
  我说完之后,师父强忍着难受,开始念咒.那个咒语我熟悉,是安魂用的..念完之后师父好像要虚脱了一样.对我说了句,把包给我递过来.说话的时候,还拉着那墨斗线,但是线的那头已经没有拉扯的力量了.虽然还是直直的.我抓起包丢了进去.可是没丢到师父的脚下,还差那么一点点,师父瞪了我一眼.我赶紧跳了进去,然后把包打开.放到师父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