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383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我是想告诉他在阳城发生的事,想告诉他我的身世确定了,我是那个死了多年的苏南。但既然他有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的事恐怕他也没什么兴趣。
  我往外走去,回头看时,华辰风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我发现一个细节,他旁边虽然放着一瓶红酒,但他和我聊了这么久,一口也没有喝过。
  这可不是他的风格。他平时和我说话喝红酒,喝得很快。他和华莹姐弟俩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很喜欢喝酒。
  如果按照平时他的习惯,那红酒应该是早就喝完了。可是他竟然一点都没动。他如果是不想喝,那他放一瓶酒在那干嘛?

  想到这些,我顿时起了疑心。华辰风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我说不上来。
  我不动声色,跟着龙哥出了别墅。上了他的车。
  他发动车,送我回枫林别苑。一路上我反复思考着华辰风的不对劲,隐隐好像明白了什么。
  “华辰风是不是生病了?”我问蒋轩龙。
  “没有。”蒋轩龙淡淡地回答。
  “那他为什么不回家,却要住你家?他要干什么?”
  “这个我不能说。”蒋轩龙答得很爽快。
  这倒是他的风格,他这人不说谎,他不能说的,他就不说。直接告诉你他不能说。
  “明白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说话。
  回到枫林别苑后,我下车。但我没有回房间,蒋轩龙走后,我迅速开车出门,往蒋轩龙的别墅而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能干什么,我就只是想回去,我要知道,华辰风到底在搞什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开得有些快,快到别墅的时候,我竟然追上了蒋轩龙的车。我就跟在他后面。
  到了别墅,蒋轩龙下车问我,为什么又跟着回来了?
  我说我有件事重要的事忘了华辰风,我回来告诉他。
  蒋轩龙说今天这么晚了,为什么不明白天再说?我学着他的口吻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蒋轩龙不让我进去,让我在外面等候,他说他要先进去跟华辰风说一声。
  我说你这又不是什么禁区,我为什么不能进去?我是华辰风的老婆,难道我要见他,还需要通报一声吗?
  但蒋轩龙还是不同意,我只好说那行,我在外面等你。
  等他打开大门的那一刻,我直接冲了进去。蒋轩龙没想到我会突然袭击,也没有能够拦住我。

  华辰风竟然还坐在那个位置,他还没有睡。不过桌上的红酒他已经喝了一半。
  “龙哥回来了?淇淇她没发现什么吧?”华辰风问。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离他不足五米。而且我是向他走过去的,虽然灯光不是很亮,但绝对是可以清楚看到我的。
  但他却好像没看见一样,只是问蒋轩龙我发现什么没有。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心沉了下去。我明白了。
  “淇淇又回来了,她说有话要跟你讲。”蒋轩龙说。
  “哦,这么晚了,有话可以明天再说嘛。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说吧。”华辰风平静地说。
  我走了过去,坐在他对面。
  他的声音很柔,“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伸手拿起桌上的红酒,倒进杯里。然后把杯子突然举到华辰风的眼前,作出要泼他酒的样子。
  他一动没动。我的心继续往下沉。
  “你的酒,我能喝吗?”我颤抖着声音问他。
  “当然可以了,你想喝就喝啊。”他的声音还是很柔。
  “来,我们干杯。你喝瓶子,我喝杯子。”我说。
  “我不喝了,你喝吧。”华辰风说。
  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今天莹姐送了我一枚戒指,你看漂亮不漂亮?”我把手伸到他的面前。
  “漂亮。”华辰风说。
  我的眼泪出来了,因为我的手指上什么也没有戴,哪来的戒指。
  华辰风应该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你怎么了?为什么难过?”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看不见了?”我大哭出声,抱住了他。
  他没有说话,然后慢慢伸手搂住了我,“对不起,我本来要说过要带你去美国的,没想到眼睛的旧疾发了,看不见了。”
  我哭的更厉害了,紧紧地抱住他。

  他一声叹息,也紧紧地抱住了我。
  “没事,是以前的毛病犯了,还是有康复的可能,我现在正在积极治疗。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华辰风安慰我。
  “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要躲起来?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承担?我们是夫妻,我们应该风雨与共的。”我哭着说。
  “你已经很苦了,我不想再连累你。如果我的眼睛好不了了……”
  华辰风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一直没告诉我这件事的真相。他的打算就是,如果他的眼睛好不了了,那他就和我分开。然后他独自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如果你的眼睛好了,那当然更好。但如果一直好不了,我还可以当你的眼睛。我看得见。”
  “我没有能力照顾你,保护你。我只会连累你。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如果我的存在只会给你带来负担,那我就和你分开。你吃了太多的苦,不应该继续受苦。”
  我现在全明白了。
  那晚参加完欢送酒会回家的时候,他就发现眼睛突然模糊了。他知道旧疾犯了,但他选择不告诉我,他让我先下车,然后他自己返回去,去了医院检查。
  检查完后,医生要求他留院观察,所以他一宿没回家。但他骗我他去酒店开房睡觉了。为此我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因为他一直也不肯告诉我他住的哪家酒店。
  后来医院要求他住院,他为了不让我怀疑,就给我打了电话。然后还回了家。但他眼睛看不见,所以他没有下车,而是让龙哥上楼替他收拾一些随身用品。
  至于后来,他不能确定自己的眼睛什么时候好,还能不能好。于是他谎称自己去了美国,这样他就有时间来治疗眼睛。
  其实我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他眼睛看不见了,我是最应该照顾他的人。但他却认为那是在连累我。所以他选择完全瞒着我。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可是如果大难来时就各自飞,那又何必要同林?
  我站起来,“我们回家,我照顾你,一直到你康复。如果你一辈子不康复,我就当你的眼睛,不管如何,生活都能继续,我们不会垮。”

  “淇淇,你不用这样的。”华辰风低声说,“我都从来没给过你幸福,我一直在连累你,我不想这样了。”
  “你别胡说八道了,我们是夫妻,所有的事情,都应该要一起面对。我们回家了。”我站起来搀扶华辰风。
  “好。”华辰风竟然答应了,“但我眼睛看不见的事,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一定要保密。”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们到枫林别苑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