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1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9-01-02 22:00:02
  (正文)
  3.4.5 “巴丹的死鬼们今晚可以安息了”
  急于建功、见报的艾克尔伯格用完早餐就匆忙出发。12月1日上午9时58分,他的飞机安全降落在多博杜拉机场。下午13时,艾克尔伯格以第一军司令官的名义正式接过了布纳地区美军地面部队的指挥权。艾克尔伯格并没有急于免除哈丁的职务,两人是西点军校的同班同学,他不想轻易对老朋友开刀。在向哈丁介绍了麦克阿瑟对前线战局的看法后他说,为了尽快形成突破,他准备撤换一些前线的指挥官。哈丁辩解说他不打算撤换任何人,绝大多数指挥官是称职的,撤换他们绝对不公平。最终两人的会谈不欢而散。艾克尔伯格安排作战训练处长克拉伦斯马丁和情报处长戈登罗杰斯两位上校第二天去沃伦部队视察,而他则和拜尔斯准将一起前往厄巴纳部队。

  当天上午,美军对布纳村的进攻再次以失败告终。虽然当时前锋已推进到距布纳村仅300米,但厄巴纳部队指挥官、第三十二师参谋长约翰莫特上校还是下令停止进攻。因为师长已经许诺,翌日将调一个炮兵连来支援他。2日上午,哈丁果真给他调来了8门迫击炮。9时50分盟军再次实施炮火准备,随后步兵立即跟进。但当他们接近重要路口时再次遭到日军火力阻击。莫特下令停止进攻,让精疲力竭的弟兄们休息一天,用医务少校罗杰艾格伯格的话来说士兵们“就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么憔悴”。同一天沃伦部队的进攻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山本大佐的部队在美军空袭时躲在工事里纹丝不动,等美军步兵发起冲锋时才从掩体里钻出来,以各种轻重武器向美军开火。沃伦部队的进攻同样以失利告终。

  上午9时30分,艾克尔伯格在哈丁的陪同下来到了厄巴纳部队的前沿阵地。他在临时医疗站发现,一些并未受伤的病号正等待被送到后方休养。他询问大家为什么不呆在前线,士兵们回答领导安排他们随后到后方休息。11时40分,艾克尔伯格走进了莫特上校的指挥所。外边炮兵仍在努力放炮,前方很快传来了攻击失利的消息。
  艾克尔伯格眼中的前线简直一塌糊涂,部队几乎处于放任自流的糟糕状态:指挥混乱,纪律涣散,士气低落,疾病流行,食物不足,通讯系统处于瘫痪边缘。他将前线的官兵形容成“一盘乱炒的鸡蛋”。艾克尔伯格惊讶地发现士兵们从头一天开始就没吃过东西。因为害怕用潮湿的丛林灌木生火产生烟雾招致日军反击,即使人人饥肠辘辘,美军也不敢用缴获的大米做饭,官兵们已经10天没吃过热食。艾克尔伯格脸色铁青:“我得到更靠前的位置,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命令沃尔德龙留在指挥所,自己动身去了前方。哈丁认为这一举动纯属吹毛求疵,但还是勉强跟着军司令官上了前沿。此时战斗已经停歇,两位将军不必冒着日军的炮火前进。之前艾克尔伯格听说前线日军一直在坚决反击,当他询问一线指挥的史密斯少校时,得到的答复是并没有发生那样的情况,日军一直龟缩不出。他发现美军轻重机枪直接摆放在开阔地带,没有挖掘战壕也没有隐藏。当他征召志愿者到前方侦察地形时,无人回应。他提醒一名士兵要向躲在树后的日军狙击手射击,士兵却惊恐地回答说:“不能开枪,长官!如果我们不向他们射击,他们也不会向我们射击的!”他问一个昏昏欲睡的士兵为什么垂头丧气时,士兵沮丧地回答:“现在情况非常糟糕,任何一场与日军的战斗都会让日本人更加高兴,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杀死我们更多的人,而我们的人却常常因进攻浸泡在沼泽里,成为他们的活靶子。”艾克尔伯格意识到“任何一种僵持都将使日本人得逞,因为他们守在靠海岸的长有椰子树的沙丘上,而我们的人则泡在沼泽里”。

  艾克尔伯格和三名机枪手进行了交流,他们告诉军长之前的进攻遭到了日军机枪阻击。艾克尔伯格询问进攻结束后是否有人去小路察看日军机枪是否还在那里,战士们回答说没有。军长提议谁能前进50米去看一看,没人愿意前去冒险。艾克尔伯格的副官丹尼尔爱德华兹上尉匍匐爬行到布纳村外观察,回来报告说那里的日军没有开火。这进一步点燃了艾克尔伯格心中的怒火:“部队应该克服失败情绪才行!”

  随后莫特的指挥所里发生了令人不愉快的一幕。艾克尔伯格告诉哈丁,他的兵都是胆小鬼,他的军官都很无能—此时他开始相信拉尔、萨瑟兰和麦克阿瑟之前的说法了。艾克尔伯格尖锐地指出了一系列问题:无伤的士兵呆在医疗所里;机枪位置暴露很容易遭到日军袭击;招募志愿人员无人应答等等。最后他气愤地说,“到目前为止,我甚至都不能确定这些人是不是真的进行过战斗。”同样火爆脾气的莫特立即进行反驳,哈丁也积极替他辩护,称自己的士兵们已经历了非常艰苦而激烈的战斗。

  沃伦部队的情况大致相仿。当马丁和罗杰斯到达前线时战斗已经停止了。那里没人开枪,“就像一个空旷的教堂一般安静”。事实上之前真的发生过战斗,偏偏在两人到达时结束了。罗杰斯形容士兵的健康状况“是可悲的”,他们衣衫褴褛、满脸菜色,个个都有一种“顾影自怜”的情绪,除了希望被替换到后方休息外对其它一切都不感兴趣。
  11月30晚上在莫尔兹比港时,麦克阿瑟已经暗示艾克尔伯格可以视情况撤换哈丁。当晚艾克尔伯格召开了军部会议。参谋们众口一词地提出,必须执行麦克阿瑟的命令将哈丁就地免职。会议刚结束哈丁就来了,前来汇报攻打布纳的新方案。两人很快发生了争论。哈丁说:“看来你被派到这里来是要撤销一些指挥官职务的,可能我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变成了你的障碍。”艾克尔伯格立即接话:“你说的对。”然后指着沃尔德龙说:“现在这个人接替你的师长职务。”哈丁对此似乎显得很坦然:“那我在交接之后就回莫尔兹比港吧。”艾克尔伯格说:“好。”哈丁于是立正敬礼后离开帐篷。随后艾克尔伯格下令,马丁接替海尔出任第一二八团团长并指挥沃伦部队,格罗斯从莫特手中接过了厄巴纳部队的指挥权。

  后来在比亚克岛战役中,第四十一师师长霍勒斯富勒少将同样被艾克尔伯格解职。不过和哈丁不同的是,人家富勒是忍受不了克鲁格的瞎指挥主动要求被解职的。当哈丁带着满腹委屈回到莫尔兹比港时,麦克阿瑟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并愿意承认解除他的职务是没有道理的。他提议哈丁到澳大利亚任何他想去的地方休个长假,“忘掉这场战争吧!”
  华盛顿要求了解哈丁被解职的背后详情。为此麦克阿瑟给马歇尔发去了电报,说第三十二师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这个国民警卫队师的一些固有问题,与师长本人没有直接联系。我相信还是可以给哈丁一次机会,让他指挥另外一个师。”马歇尔不愿就此罢休,“哈丁在参加战斗之前就有足够机会清除不称职的人,”他尖锐地指出,“因此,他的师失败他本人难辞其责。”
  后来哈丁被派往了巴拿马,在之后的战争中再没了出场机会。哈丁后来出任陆军军史研究室主任,有充分的条件去回敬那些批评他的人。他对布纳之战的记录能如实反映他看到的情况,这对今天的我们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日期:2019-01-02 22:01:23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