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1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妈陈淼不但当了八年的外事局一把手,在江湖中还有一个南海门长老会的会首身份,如果没有点厉害底牌又怎么可能办得到?看来这参云和尚跟那个郭纯孝就是她在长老会中的底牌了。
  她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来试探自己呢?李牧野在心中思索着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随即想到,是了,老妈虽然防备自己,却同时也有些接受这个儿子,所以她故意用那种方式来试探我的反应。若是不怀好意接近她的,自然会露出狐狸尾巴来。
  如果事实就是这样,那么陈二姐现在一定是在暗中观察着小野哥,现在的问题是,老妈现在究竟是怎么看自己的?
  酒是豪侠大盗,能助兴也能杀人;汤是温婉贤妻良母,温润无声;茶是君子,有淡有浓,有真有伪,真茶清香淡雅沁心润肺去肠毒,伪茶浓艳芬芳如伪君子,虽令人如沐春风,却是余毒不浅令人成瘾。
  能把茶泡出酒的意境来,这参云和尚不愧是隔代的世外高人。
  老和尚是代表陈淼来的,他要搞清楚小野哥接近陈淼有什么目的。不过逼供用的方法比较温和也很有意思,就是斗茶。他泡茶给小野哥喝,两杯以后就自信可以掌控局面了。便图穷匕见抛出了那个问题。

  李牧野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李中华的事情是绝密,尤其不能让陈淼知道。又因为不好翻脸向他出手,所以小野哥决定喝下第三杯茶。金汤靓色,令人心旷神怡,小野哥有了三分醉意。起身道:“老大师,你的茶不够劲,晚辈该走了。”
  参云惊讶的看着李牧野一口气喝下第三杯茶,不禁慨叹道:“果然后生可畏,喝了老僧三杯茶还能站起来,李牧野,你是第二个,第一个是四十岁的玄尘,老僧知道没本事留得住你,但有些事情却一定要搞清楚!”
  李牧野驻足回身,看着他,道:“老大师,您觉得我的这个回答还不明确?”
  老和尚神情微滞,随即恍然,长眉一轩,叹道:“我这茶里含有烈性致幻功能,向来号称一杯吐真言,两杯神仙倒,三杯不癫通自然,你的自我控制力已经通了自然之妙,按理说这样的境界是不该对淼丫头有什么企图心了,即便有,也不必非要跑到家里去给她当儿子。”
  李牧野道:“还要多谢老大师疼惜晚辈,没有用酷烈的方式来逼问。”
  参云道:“淼丫头说你是真急了,比她一手拉扯大的亲弟弟还着急,陈将军不那么急很可能是瞧出了端倪,又或者已经知道老郭的底细,他没对你说破算是给淼丫头留了面子,你这些日子的反应都落在我们眼里,就是亲儿子恐怕也未必能做到这般殚精竭力,这种关心急切是装不来的,所以老僧今天是想对你分说明白,同时也想跟你要一个真相。”
  老和尚口中的淼丫头显然就是老妈,他来见自己把前因后果分说清楚,就是来送一颗定心丸让小野哥不必再为母亲的安危担忧。人家投了桃,李牧野却没办法报以李子。不免心中有点愧意。
  “多谢老大师赐教。”李牧野迟疑了一下,道:“可惜对于您想要的真相,晚辈真是无可奉告。”

  参云道:“淼丫头刚烈好胜,多谋善断,向来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陈将军要她提前退休,因为上下级的关系,她没办法抗拒这个安排,但是在江湖里是没这么多规矩的,她若想做什么,你们是没办法阻止的,为了避免造成无谓的误会,也许有些事还是说清楚好些。”
  李牧野想了想,决然道:“我还是没什么可说的。”
  参云道:“你喝了老僧三杯茶,等于胜了这一阵,老僧问不出想要的答案,按照江湖规矩,接下来该你问老僧了,年轻人,你可有什么要问的?”
  李牧野知道他指的是火鸦传天书事件,于是问道:“您知道曾喜国和齐如龙究竟要做什么?”
  参云道:“建立太平佛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有一箭三雕的意思,第一个目标是针对特调办的,第二个目的是分散官方的注意力,为他们取江口沉船里的宝藏争取时间也减除障碍,第三,他们是想推动一件大事,具体事宜还不清楚;老僧那孽障弟子正是这个计划的执行人之一,虽然与梁弘农那厮勾结多年,但级别还不足以接触到第三个目的。”
  李牧野道:“老大师既然知道的这么详细,想来陈局也已经知道其中内情了。”言外之意,老妈身为谍报机构的要员,知情不举,放任邪徒作祟,似乎有些任性了。他还想详细追问对方计划的细节,却被参云毫不犹疑的拒绝了。

  参云道:“淼丫头说,你跟陈将军既然觉着翅膀硬了,就该有独自面对危局的觉悟,而她一个将要退休的闲散人,更应该寄情于山水,做一片合格的闲云。”
  李牧野叹了口气,这倒是很符合陈二姐一向以来的个性。只是她老人家这么顽皮,却要坑苦了亲儿子。她这是摆明了要冷眼旁观,看自己和阿辉哥的哈哈笑。那天夜里,白犬红猿送信约小野哥到这里赴约,并非是因为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而是老妈通过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她那时候就已经晓得了对方的计划。
  曾喜国一夜菩提的背后很可能是风间啸,齐如龙是羽部虫地师并与梁弘农勾结多年,整个计划看来是出自新天地教会和逍遥阁之手。两方面都堪称是江湖中重量级人物。比较在鄂城那件案子,眼前的麻烦显然要大多了。
  参云老和尚虽然是齐如龙的师父,却显然听命于正赌气撂挑子的陈淼,并不打算过多参与这件事。如果不是冲着自己喝下的三杯茶,估计他连那点底细也不肯透露。
  回去的路上,白起不解的问:“叔,为什么您不把刚才听到的事情跟上头汇报?请陈将军给外事局施压,要求她们派人配合,难道她还能说不?”
  李牧野摇头道:“道理上可以这么做,但实际操作中却绝不能这么干。”又郑而重之的说道:“你记住了,跟女人打交道,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规定摆在第一位,尤其是气头上的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是如此。她们顺心的时候可以为了你违反规定,她们不顺心的时候更可以随时把规定踩在脚下。”
  白起挠头道:“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李牧野道:“还是凶猛的生物,比如你姑姑。”
  白起嘿嘿一笑,没敢接这个茬儿。
  爷俩儿回到招待所,老叶三人还没回来。老叶是去找齐如龙了,三人联手登门,又有当地相关部门的同志暗中配合,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影。小野哥有点不放心了,刚拿出电话来想打给老叶,人却在这时候回来了。三个人看上去都有些狼狈,老叶的脸上黑一道灰一道的,袁泉的身上沾了好多灰白相间的膏状可疑物质,散发着令人不舒服的味道。姬雪飞是仨人当中最干净的,不过也是最气急败坏的一个。见面便道:“真气死我了!”
  李牧野好奇的看着老叶,示意白起给仨人打几盆水,然后问道:“怎么了?人没抓到?”
  叶弘又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道:“终日打雁,却让雁啄了眼。”他看来有点羞于启齿,示意袁泉:“我去洗把脸,小袁来跟主任汇报一下吧。”

  日期:2018-06-26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