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36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姜还是老的辣,早就有点准备的师父,出手速度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就在他还没冲到师父面前的时候,已经被打到在地,而且被按在的地上.丝毫起不了身.
  老师祖的师父看着地上挣扎的弟子,冷哼一声:就凭你,也想动手?别忘了你是谁教养的!
  师父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说:老师祖的师父这么厉害?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还有在几步之内能通过法门让人倒地不起的.师父你能做到吗?
  师父说:我现在也不能做到,一代代的传承,已经差不多把一些很核心的东西都给磨灭了,到了我这一代,已经得不到传承的一半,而你,差不多也就学了个皮毛.

  师父说这话自然是正确无比,想起我和师父经验积累和出活速度的差距,岂是一点半点所能衡量的.
  我问师父:这就是到我辈已经不能收徒的原因了吗?
  师父说:这是原因之一吧,更多的是这个年代越来越不适合我们这种人生存了,而且你是唯一一个没有一直跟在我身边的传承弟子.以前我允许你边上学边学道.就是因为我已经把你当成是我们恰灵最后一道传承了.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本来我已经做好恰灵就在我手上断掉传承的.但是那晚老和尚带你来的时候,我却对你有了心思.所以也收了你为徒弟.这也算我的一点私心,我实在不忍恰灵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消失在现代社会里.至少收了你,对我们来说也有跨时代的意义,因为你是在二十一世纪拜入门下的.只是现在不可抗拒的要断送在你的手里,让你无端承受这因果.有点委屈你了.

  师父说完这翻话眼神里面充满无奈和歉意.满脸的伤感掩饰不住.借着酒意喷洒而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如此脆弱.心里也不禁黯然泪下.在我心里无所不能的师父,也有这天大的无奈.也许只能借着醉意,我才能看到师父的另外一面.这个年迈的孤独老人,内心承受了太多,却在平时的生活中丝毫没有一点负能量表现出来让我看到.
  看着师父的感伤,我慌忙站起身来,走到师父的后面给师父揉着肩膀正色说道:师父,我不怕承受什么,和您比起来,我为师门做的事情真是微不足道,我很幸运能接触恰灵,甚至成为恰灵弟子.情既然是天命,那我们只能顺从,而且现在越来越多的小门派都在消失,这是时代的悲哀,但是我们至少曾经来过.也无愧于天地.
  师父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酒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说:其实我早已看透,只是今天喝多了,而且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好久没有过这种感叹了.纯属发泄一下,现在感觉心里舒服多了.我继续来和你说你老师祖的事情.
  我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给师父揉着肩膀,他这个年纪,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坐久了,肯定会肩酸背痛.我说:对了师父,那个年代不是有官府吗?怎么不报官?
  师父说:现在也有丨警丨察局.你碰到这种事情,你会怎么报警么?
  话说老师祖的师父擒住他大弟子的时候,看着地上求饶的弟子,他心里也一阵五味杂陈,这个弟子本性不坏,无奈这个年代,心境不好很难能置身事外.老师祖的师父手段很多.解开了大弟子的束缚,又给上了一个缠身阴魂,叫他带路,去寻找老师祖….
  一路无话,走到那个老师祖被绑的小院子.思徒心切.老师祖的师父也没多想.推开门就进了里屋.一进去之后,他就后悔了.

  满屋子布置了各种符咒辟邪东西,布置的非常巧妙.甚至可以断定,那个窃贼徒弟的道法就算赶不上老师祖的师父,也绝对相差不远.显然在这个屋子里面.道法基本都被限制住了.显然是靠不了鬼神之力,不但如此,就连缠住大师兄的那个阴魂,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年迈的老者和一个被绑住的青年对付两个身强体壮的青年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那个传承符印是老师祖师父的贴身物品,也被直接搜刮走了.他拼死反抗也无济于事.最后被打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
  师父说到这里,潸然泪下,一种掩饰不住的愤怒和无奈表现的真真切切.我心里也愤怒无比.想着我们一生为很多事情做主,可是真的碰到了身不由己的事情,又有谁会为我们做主.我们一样,你们也一样.很多事情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发展.生活在这个不是自己的世界,就一定要有这样的觉悟.
  师父许久没说话,为了打破沉寂的气氛,我问师父,那这件事情后来是不是就这样完了?
  师父说:这种事情,报官是没用的.我们没有师门底蕴.也没有任何门路,也没有钱财资金,所以根本找不回那世代相传的符印.而且你老师祖的师父年事已高.再加上这件事情给他造成了深深的自责和愧疚.回去没多久,就抑郁而终了.临走前,还和你老师祖说:我这是活生生的例子,以后你收徒要谨慎.你徒弟收徒更加要谨慎.我们这行平时不显山漏水.但是懂行的人还是会对我们有很大的觊觎.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无.现在年代变了.我不要求你把恰灵世世代代传承下去.至少你要做到问心无愧.对人对魂,都要做到坦坦荡荡.我对不起列位师祖,我要下去给他们一个交代.

  说完之后老师祖的师父带着深深的愧疚和自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点受不住了,默默的走到列位师祖的牌位前.上了一炷香.跪在蒲团上.久久难以释怀.
  老师祖经历过这件事之后,作为唯一的传承之人,他立下一个新的门规,在师傅还健在的时候,徒弟不能自立门户收受弟子.他说这是他心里的一个解不开的结,.也是一个属于恰灵化不掉的劫.
  故事讲完,师父喝得酩町大醉,我扶他上床休息之后却久久不能入眠.想着老师祖他们那一代的无奈,想着师父心里的苦痛,想着即将在我手中断传的恰灵.心里明白,这是恰灵的命中劫数,也是我该承受的责任.时代变迁,总会有那么多不适合现代科学的传承要被摒弃.庆幸的是,我能代替师父去面对恰灵无奈的终止.更加庆幸的是,在信科学破迷信的现代社会.我还能成为一名恰灵弟子.如果说恰灵是历史长河中的一叶扁舟,而我有幸成为舟船上的一块木板.虽然不起眼,但是我很自豪!

  我也不知道在恰灵的路上我还能走多久,也从来不去问师父我还能走多久.既然认准了一条路,就不要去打听到底能走多远.
  曾几何时,我出师下山的时候师父问我: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肯定也有各种艰难险阻.也会碰到很多黑暗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一直走下去.
  我说:师父不用担心,我心里是光明的,黑暗就会在我面前退却.
  我还记得当时师父那舒心的笑,似乎很是开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