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35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师兄入门最早,但是道行却最低,他个人很不求上进,对于门内这些不能让他快速发家致富的法门学的也很马虎,而且出门几年.早就已经忘记的七七八八.五猖追上他们的时候.他甚至连抵挡都没有.就被五猖打到在地.可是他名义上带回来的那名弟子却不同.不但没有被五猖打倒,反而还伤了一个.虽然他自己也没讨好,但是至少那一次斗法,他打走了五猖.
  老师祖的师父等到回来的五猖的时候,大出他的意料.他不相信他的大徒弟能有这个本事.而且五猖返回的信息.都直指那大师兄那个名义上的徒弟.
  后面由于老师祖的大师兄受了伤走不快.没多久就被老师祖追到了.老师祖也是个急性子暴脾气,好在长得比较魁梧,又常年在家里干农活.所以有一副好身板.他二话没说,就冲了过去把那个徒弟打了一顿.然后又把他的大师兄带了回去.

  然而,那个窃贼徒弟却拿着东跑了.
  回到师门,师父给大师兄驱了邪,解了印.然后就要逐出师门.
  那个时候被逐出师门也是一种很大的耻辱,可以说基本在那一片就没的混了.说是过街老鼠也不为过.
  大师兄出生贫困.少年时期就父亲因为饥饿早逝.他母亲一个女人,而且身患顽疾,根本养不起他.所以那个时候就送到他师父门下,求师父收留他,养大他.他师父可以说相当于他再生父母了.可是他生性不肯脚踏实地.总想着一步登天.而且在单独出活的时候也经常漫天要价.搞得名声很臭.又不肯务农.所以后面渐渐的在那一片没有人愿意再请他解决鬼事.最后才被迫背井离乡,去寻找他说的机缘.
  大师兄被治好后,知道自己罪无可恕,跪在地上求了很久,撕心裂肺的说要戴罪立功.他知道那个人住在哪里.一定把师门丢失的东西找回来,而且发誓以后再也不一意孤行,好好修道.再加上老师祖的求情.最终师父还是放下了芥蒂,让他带着老师祖去追回那些师门丢失的传承.
  他师父不但心软了,同意了,而且拿出了几乎所有的钱,作为他们作为路费和住宿费,去追回那批本该属于我师门的传承物品.
  当天傍晚,他们师兄弟两个就出了门派.一心一意去寻找大师兄的那个窃贼徒弟.
  老师祖生性单纯.多年道门的学艺让他看谁都觉得是好人,而且很少出远门.所以对外面的世界的理解基本属于一片空白.
  就这样,他跟着他这个曾经带他玩耍,陪他长大的师兄,去了县城.而且老师祖当时年轻,习惯了师父在就听师父的,师傅不在就听师兄的这一套理论.也就因为这样,老师祖过去不但没有将师门的传承物品找回来,还被他一直敬仰的大师兄又摆了一道.
  大师兄带他去找那个窃贼徒弟,在县城里面绕了很久,然后进到小院门.大师兄叫他去敲门.等里面的人把门打开之后,.大师兄从后面把他一推,然后配合里面的人合伙把老师祖制住.并且绑了起来…..

  直到那个时候,老师祖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而且是连环套.他不断的骂他大师兄,不断的挣扎,不断的求饶,可是他们根本没有理他,他们有自己的目的,而且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他们的计划很好,也很周密.甚至连那个窃贼徒弟,都是早有准备.甚至都不怕五猖.
  当然,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骗老师祖过来绑住,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东西,一件很古董的东西,而且那件东西他们没有拿到,依旧在他们师父手里,他们绑架了老师祖,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那件东西.
  老师祖的话不但没有让他大师兄悬崖勒马,甚至还让大师兄把他痛打了一顿,他当时很是不解,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大师兄虽然不算一个正人君子,但是也不至于会如此丧心病狂.他被绑在旁边听着他们计划如何勒索他师父,得到那件传承了很多代的东西.
  大师兄说:师父三个徒弟,老二过世了,我又不可能再拜他门下,他唯一的传承之人现在在我们手里.我不相信他会为了那件东西会断绝了本门的传承.再说了.我这个小师弟从小受师父喜爱.待如亲子.我有把握把师父的那个东西给弄过来.
  那个窃贼徒弟也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如果弄来那个东西,转手卖出,我们就能大赚一笔,不说荣华富贵,至少也能衣食无忧了.
  老师祖嘴巴被塞着破布,出不来声,但是并不代表听不到他们的讨论.他心中越想越愤怒.他只想和他们拼了,但是无奈受制于人,只能任人宰割.心里祈祷着师父明察,千万不能上这个贼子的当.
  这个只有在电视里面才能看到的故事情节听得我唏嘘不已,很难想象现实中还有这样的心机,我忍不住插嘴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老师祖的大师兄如此殚精竭虑的想要弄到手.

  师父说,我们的符咒,没了那个东西,就会失去效果.你说是什么.
  我说:符印对吗?
  师父点点头说道:那个符印是传承了很多代的东西,至于多少代了.连老师祖也不知道.,而且是上好的雷击百年阳面桃木制成.年代价值先不说,光实用价值就远远超过了我现在手里的那块符印.
  师父的符印我知道,那符印打出来的符咒威力惊人,而且似乎也年代久远,这些东西都是越用越好的东西.岁月催人,但是岁月却养印.我隐约对那块符印有了一个清晰的价值概念.那东西,说是镇派至宝也不为过.同时也能想到,当时老师祖的师父面临这个选择的时候会有多为难.
  师父见我没说话,继续开口说了起来.
  那个年代虽然乱,但是还没有到敢随便绑着个人随便在大街上走的程度.大师兄和那个窃贼徒弟商量了很久,因为师父是很知道那个窃贼徒弟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最后决定由大师兄回去请师父,就说小师弟遇到麻烦了.而且说是被厉鬼缠身.回不来了.这样一来,心急的师父肯定会过来援救,一旦进来这个小屋,,那就好说了.
  为了显得谎言更加真实,足足等了天时间,大师兄才慢吞吞的回到师门,开始和师父撒谎,师父本来就觉得不对劲,也起卦问过,确实是凶相,心里早就有了要去营救之意,虽然也有隐约感觉到他大徒弟可能是在撒谎,但是不管是不是谎言,都要去一趟,因为那个小徒弟已经是唯一的传承了,自己年事已高,再也不可能从新培养一个弟子,而且小徒弟天资卓越,为人正直豪爽,更是一个很好的传承者.

  老师祖的师父匆匆准备出门.大师兄忙不迭的提醒了一句:那个恶道道行很高,能用鬼魂缠住小师弟足以说明很难对付.师父,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该用的秘法,都要准备着,
  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要师父带上最厉害的家伙,他没有明说那块符印,但是最厉害的家伙,肯定也包含了那块符印.
  此时老师祖的师父已经发觉了心怀不轨的大徒弟,他冷哼了一声说道:这还用你说,我教你养你这么多年,你是什么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吗?你直接说吧,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大师兄见瞒不下去了,也一狠心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而且语气决绝,丝毫没有半点师徒情谊,不知道他外出的这三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了利益变得这么无情.

  老师祖的师父听完他们的目的之后,出乎意料的没有发火,反而平静的和他的大徒弟说:从此以后,你不再属于恰灵门人.我们从此再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因果报应,在这之前,你必须要接受师门的惩罚.
  这句话说完之后,大师兄肯定知道师父要对他动手,他自己也学过,知道要动手只要给师父时间,师父有很多种方法擒住他,所以他也毫不犹豫,想仗着自己年轻,.在师父没有准备好之前,先动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