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3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书房找出了一本佛门经文,递给肖小姐,叫他们三天之内抄写十八遍往生咒,边抄边念,三天之后午夜子时在家门口超度婴灵,边念咒边忏悔边烧纸钱。然后给了肖小姐一张平安符,是驱邪的。叫她戴在身上。
  我并没有给曾先生,因为我本来就想让婴灵缠他,让他尝尝恶果,然而他并不知道。
  叮嘱完他们这一切之后,我就送客了,因为实在不喜欢这一对情侣,男强势无爱无担当,女懦弱无亲无主见。
  临出门时,我提醒曾先生别忘记弄个灵牌放在家里桌子上供奉起来,逢年过节记得上香。他满口答应着。并留了我的电话号码。

  两天后,曾先生打给我,语气显得很无力。说他被折磨了两天,精神都快不正常了,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我知道那是因为婴灵失伴,变本加厉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他这两天是怎么过的。我说:你女朋友已经被折磨几个月了,而你才两天而已。
  他说: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我也知道对不起他们,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打断了他:相对于那三个无辜的孩子来说,你受的这点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说:你救救我。
  我说:我救不了你,这个得靠你自己,按照我说的去做,明天你自己和它忏悔吧,说完我挂了电话。
  医者仁心,道者善心,佛者慈心。我也开始忏悔我的过失。慢慢去承受我导演的这场恶作剧造成的业障。
  有过了两天,我照例给曾先生去了个电话,算是做个客户回访。
  他和我说,现在一切都好了,再也没有被缠了。我说以后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好自为之。

  他有点奉承的对我说,嗯嗯嗯,我明白了。我说等下把银行卡号发给你。。。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希望他是真的明白了。。。。。至于那块灵牌,我相信他不敢不供,虽然并没有多大作用,算是给曾先生两口子一个警钟,也算是给那些孩子们一个交代。更是它们曾经来过的一个见证。
  一个生命的形成不容易,能让你遇到更加是缘分。如果可以,请对他负责。如若不能,
  请给他别的重生。如要误其一世也将毁你一生。

  因果报应,天理循环。
  2013年的年底,在外忙忙碌碌一年的我回到老家准备过年,回去的第一天晚上我去看师父,那天师父很高兴,我们爷俩聊很多,也喝了很多.他给我讲他曾经年轻时候的孤寂和困苦,我和他讲我正值年轻时候的心结和无奈.最后我们聊到恰灵的未来,我说我不甘心恰灵在我之后就没传承了.
  师父醉意朦脓,眯着眼睛和我了一段话:兔崽子,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经就已经打算把恰灵断在我手里了,你师祖曾经和我说,我们小门小派,差不多都是单传.能传这么多代已经不容易了,时代已经越来越不允许我们发展壮大了.如果有缘,你能再收一个徒弟,也算一个圆满的结局,至少我们也算延续到了二十一世纪
  师父经常和我提起师祖,我却没见过,这个时候我问起了我一直想要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会有师父还健在徒弟不能收徒的门规.
  师父看了我一眼,喝了一口酒反问到:你是不是想收徒弟了?断了这个念头吧,你没有这个缘.
  我赶紧摇了摇头,我说不是,我一点也不想.我只是有点好奇,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个门规,
  师父又喝了一大口酒.清了清嗓子正色的和我说道:其实以前没有这个门规,但是在你师祖的师祖那一代发生了一件事,也就是因为那件事,才有了现在的这个门规.
  要换在平时,我当然不会追问,因为我知道师父的脾气,他想说自然会告诉我.他不想说,我问也没用.
  师父说完那段话之后,看了看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说:你长大了,也差不多能独当一面了.有些事情原谅我以前没和你说,但是今天,我终于可以和你讲讲了.
  我赶紧身子一挺,做了个端正.像极了一个正襟危坐的军人.虽然我平时也调皮,而且有的时候有点吊儿郎当,但是我知道该开玩笑的时候可以开玩笑,该认真的时候,却容不得半点马虎.
  我端起半碗米酒,和师父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喝掉,恭敬的说了一句:师父您说.我听着.

  师父喝完酒之后,开始和我讲起了我师祖的师祖的故事.
  师祖的师祖是晚清时期的人,在这里我就称他为老师祖吧.那个时候社会动荡,清政府摇摇欲坠.不少热血青年都投身革命,但是那个时候大多数人的思想又比较守旧.所以在高举洋务运动,高喊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些口号的时候,虽然也学到了很多国外的科学和技术,但是也培养了一批喜欢投机倒把的人,其中就包括老师祖的师兄.
  那个年代兵荒马乱,清政府在各种割地赔款和国外势力频繁的侵略下.国民经济直线下降.赋税严重,倒是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很艰苦.
  老师祖的师父有三个徒弟,老师祖是最小的师弟,他的二师兄在一次出活中被坑害丧生.由于那个时候大家基本都食不果腹,所以很少有活接,就算有.也只是几斗米.几担柴的报酬而已.那个时候就流传着一句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这行靠的不是蛮力,也不是年轻,靠的是积累,沉淀.所以老师祖的大师兄过不惯这种苦日子,虽然习得一身本领,但是却无处施展.只得背井离乡,去了他觉得更加有发展空间的地方去了.也不知道他去的哪里,但是在三年后.却回到了师门.同时,还带回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回来就叫老师祖师叔,显然是他大师兄收的徒弟.
  据大师兄说,那人天资聪慧,生性善良.而且悟性很高.很适合做门派的传承.老师祖的师父许久没见到大弟子,突然回来定然很是很高兴.对那个大师兄引进的徒孙,也没有多大意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
  名义上的师徒三代那天特别高兴.大师兄除了带回来一个徒弟之外,还带回来了很多酒洋,老师祖和他师父是第一次喝洋酒,所以那天晚上他们两个被灌了个酩酊大醉.而大师兄和他徒弟却保持着清醒.也就在当天晚上.回来没有24个小时的大师兄和他徒弟.趁着师祖他们喝醉.又星夜离开了.离开的同时,还带走了他师父房间里面所有上了年代的东西.甚至连一些重要的传承物品都没放过……
  等到第二天师徒俩醒来的时候,大师兄和他徒弟早已离去.屋内被翻的乱七八糟.他们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们回来的目的不是来做拜师仪式的,也不是探望的.而是来洗劫的.老师祖的师父顿时怒不可揭,当即就吩咐老师祖朝着县城的方向追赶.把他们带回来.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交通工具,都是靠走的.所以也走不了多远.
  老师祖当时明白,师父肯定是有手段把大师兄弄回来,才会排他去追赶.他也二话不说.就着朦胧的酒意,狂奔着追了出去.也就在这个时候.老师祖的师父拿出了大师兄的贴身之物和生辰八字.召了五猖就去追打.

  那个时候,背叛师门是最严重的,那是一个门派的耻辱,也是列位师祖的颜面.更是当事人的一种失败.五猖一般很少打人,但是也不是不打,因为老师祖的道行很高,而且盛怒之下岂会留手.
  召出来的上等五猖,循着踪迹很快就追到了大师兄和他的徒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