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33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她经常不准时的,我哪儿记得那么多?
  语气强硬,好像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我顿时一拍茶几,你除了记得你姓曾,你还能记得什么?他见我发火了,顿时又软了下去。把头一低,不说话了!
  对于这种极度不负责的男人,我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客气。关键是他在不负责任的同时,还不可一世,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妥
  我接着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你也别说话了。见我发火了,肖小姐和王小姐也被吓了一跳,
  我说了声抱歉,然后问肖小姐,你是不是打过两次胎,或者更多?

  肖小姐点了点。说,有三次。去年两次,今年二月份一次。
  我问她为什么都要打掉。
  她说:我们还没结婚,而且他也不同意,说负担太大。
  我也不想说那些老生常谈了,也没有批评他们的兴致了。这种事情能接二连三的做的人,可能听不进去任何劝导和批判,我能看的出,肖小姐是被动的,一切的主意,都来自于那个曾先生!所有的果,也都是他种下的因,可是这恶果,却要让他的女人来承担,他除了犹犹豫豫的出点钱,其他什么都不用负。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公平的,就像电影里面,买凶人逍遥法外,执行人却万劫不复。然而你碰到了我,我也让你尝尝恶果,心里打定主意要教训教训那个曾先生。我所说的教训,并不是打架,毕竟我是文明人。
  虽然我自信能打两个他,但是这并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我直接说,被你们打掉的三个孩子,留下了两个。现在就在你们身上!我是故意说"你们"的,其实只是在肖小姐的身上,但是我说完这个话的时候,曾先生猛的站了起来,说在哪儿呢,在哪儿呢?然后四处张望,还在身上猛拍,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他女朋友一眼。
  此时此刻,我真的确定肖小姐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位置。也更加坚定了我要教训他的念头。
  婴灵,是由于打胎或者出生半年内夭折而且没有经过超度而留下来的灵体。并不是所有的夭折胎儿都会成为婴灵,婴灵的形成是有条件的,比如母体非正常打胎或者多次打胎等等,
  婴灵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是停留在阳间的一种物体。婴灵的自然离开条件是直到其本身阳寿尽后,才能正式列入鬼魂,才能进入轮回。它有着比鬼魂更加强的怨力,但是能力却有限。针对性很强,无意识,无思想。
  处理这种灵不能带路,赶不走,也不能打散,有的可以通过法事超度,而有的则不能,需要找媒介重塑金身来供奉,直到阳寿尽。不过这种比较少。
  留下来的婴灵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婴灵可以缠人一辈子。虽然不致命,但是能让人一辈子运势不佳,整体命运大打折扣。

  我用平常带路的方式送不走婴灵,也不能将其打散,但是我可以试着超度它们。然而,在超度它们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我要让曾先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做人处事的道理。
  我准备引灵上他身,让曾先生也感受一下,他的所作所为是有多么的愚蠢。虽然这样做有点损阴德,但是我却管不了那么多!!!
  由于打掉的胎儿是没有生辰八字的,所以即使是喊魂也是喊不出来的。说实话,我是很想让他们看看,婴灵是有多么的可怜,甚至连发育都没完全,出生过后夭折的婴灵是可以喊出来的,我也见过。只是那种酸楚感让我不再像接触它们,因为实在太可怜。而打胎所产生的婴灵则更加,它们甚至连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却要被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身份来存在着。怨念如何会不强?
  可能有的人会说,我打过胎啊,也没见有什么事情。那是因为你运气好,怀了一个善转,不愿迁怒与你,如果你怀的是个恶转,你看你会怎么样。轻则运背体虚,重则常年噩梦缠身精神丧失。
  说回事情,曾先生的表现让我觉得很丢男人的脸,不过他们既然找到了我,那我也要做些分类的事情。婴灵不可带路,不可打散,如果任其自然离去,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所以我能做的,只有去超度它们。虽然佛家有很多超度的经文,但是我并没有使用,因为那些简单易做,打算教给他们自己做。
  我们恰灵也有超度,而且是定向的。就是单一指向的,一次超度一个。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觉得我有点欠妥,我当时心中气愤,一心想要教训曾先生,所以只打算超度一个婴灵。我用引灵手段从肖小姐的身上引出了一个婴灵。虽然看不到,但是当我把婴灵引到角落的时候。确能清楚的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可能由于声带还没有发育完全。那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小猫叫,拉的越远,声音越大。
  当他们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在哆嗦,显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王小姐经历过,所以并没有感到很惊讶,而沙发上面出现的一幕,却让我感到有点想笑,肖小姐由于害怕抱着王小姐。而曾先生却因为害怕,靠着肖小姐。。
  我就想问他,你当时决定要你女朋友去打胎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觉得害怕吗?但是我却没有这个闲功夫,因为婴灵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引起了肖小姐身上那个婴灵的共鸣,也开始哭喊起来。
  当听到两个哭喊声的时候,我说,你们坐在沙发上别动,然而曾先生还是猛的站起来。离他女朋友远远的站着。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愈发为肖小姐感到不值。
  我念了安魂咒,打了手决。定住了被我拉出来的婴灵,开始超度它,一念到超度咒语的时候,哭喊声立刻停止了。我知道也许不是它不想走,而是它找不到回家的路,以为妈妈的身体才是它的归宿,可是无奈怎么钻都钻不进去,再也回不到那个孕育它的子宫里面,所以只能缠着妈妈。求妈妈让它进去。用各种方法。
  我的咒语似乎让它找到光明和归处,安灵成魂,启度。

  过了一刻钟左右,我超度走了它,已经是满头大汗,因为恰灵的超度法事实在是不轻松。而且我做的很生疏,毫不丢人的说,我还去翻了翻笔记,不过最后结果是好的,超度仪式很顺利。在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哭喊声。
  肖小姐说,真的感觉舒服多了。好像是好了的感觉,没有什么不适了。曾先生还是没敢靠近的问到,真的吗?老婆?
  听到老婆两个字的时候,我一阵反胃。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也不知道这两个字分量是有多么的重,
  我说,只是送走了一个,还有一个得你们自己送。自己做的孽,至少也要承担一部分。曾先生显然开始相信我了,问到:那刘哥,我们要怎么送,就在你家送行不行。
  我说不行,剩下这个光超度是没有用的,需要塑灵牌供奉起来。听起来好像是养小鬼,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吓唬他,他们自己用佛门的超度经文然后再烧点纸钱就可以超度走剩下的那一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