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61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玄龙看闻一鸣和凌天成都很好,喝口茶,继续道:“那次创下天价壶,是顾景舟制相明石瓢壶,当时一共制作了五把,顾景舟自留一把,另外四把赠与了戴相明、江寒汀、唐云、吴湖帆等著名书画篆刻家。”
  “顾景舟以前叫顾景洲,从制作这五把壶开始,他才正式使用顾景舟这个名字。五把壶身的字画,除了吴湖帆藏的那把是江寒汀画的寒雀外,其余四把都是吴湖帆画的形态各异的竹枝,并题字。”
  “我在和顾景舟交往,得到这个珍贵信息,立刻意识到这五把壶在紫砂器物谱系的重要地位。经过长期的关注和追踪,终于掌握其四把壶的下落,却唯独找不到戴相明藏的那把壶。”
  “我曾经怀疑那把相明壶或许已经在历史动荡消失!终于有一次,无意从字画圈的朋友那里得知,京城某个小型拍卖会出现一把紫砂壶,面刻着吴湖帆的字画,我当时立刻觉得血往涌,头皮发麻,二话不说直飞京城。最后见到这把壶,马认定这是一直寻找的相明壶。”
  “当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把壶的重要地位,我仅花费不到三十万元轻松拿下。后来连我夫人都经常调侃说,我是用鸡毛,换鸡翅膀,用鸡翅膀再换鸡大腿,哈哈哈……”
  闻一鸣不由感叹,这才是资深藏家的职业修养,捡漏毕竟是小概率,加已经过去遍地是真品的黄金时间。现在想要建立起收藏体系,只有别人多下苦功,刻苦专研,积累人脉,才有机会成功。
  黄玄龙喝口茶,感叹道:“此生无田石破砚,这句话影响我最深!古代人觉得,没有田产不要紧,靠一方砚台能讨生活。所以房器具不仅是他们的精神寄托,也是了解前辈圣贤的最佳途径。”
  “收藏市场近二十年来卖得好的都是明清官窑瓷器,可我觉得这些东西纹饰繁杂花俏,尤其是清代的东西。我还是更喜欢人收藏,含蓄,清雅,有风骨。”

  凌天成暗自点头,黄玄龙是真正的行家,不但对市场脉搏把握很清晰,自己修养也很深厚,眼光审美独到。
  他拿起一本拍卖图册,赞美道:“普通藏家送拍,基本都是由拍卖公司制作图录,他们在拍摄时,往往喜欢把景深刻意调得很大,这样拍出来的照片局部细节很清晰,除了方便客户鉴别,言外之意是:看吧,这可是真品,从头到脚都让你们看得清清楚楚。”
  “可翦淞阁不同,每次拍的图片则把景深控制得很自然,有虚有实,给人空灵的感觉,有种国山水的韵味。图录从拍摄到字说明、考据、设计、印刷,所有环节都是玄龙兄独立完成。”
  “凌老弟过誉了!”黄玄龙摆手谦虚道:“普通拍卖图录是以鉴为主,所以拍得很清楚,可这样欣赏的部分会被弱化,美感部分缺失。现在的人都说鉴赏,其实传统人都说赏鉴,赏在鉴的前面。我还是喜欢那种复兴人的美感,没有办法。”
  凌天成摇摇头,看着深藏不露的黄玄龙,深度分析道:“翦淞阁收藏的房品类很多,竹刻、紫砂、犀角都很出名,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供石收藏。”
  “通过二十年的收集,你手里收藏的供石已经形成完整体系,由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组成。一般谈到房供石,能收到明清很不易,而你的藏品里不乏宋元精品。要知道宋代人的审美能力是公认的巅峰,皇室和人都非常崇石,不简单啊!”

  说到这里黄玄龙难得露出些许得意之色,对凌天成再次刮目相看,没想到对方居然也看重这个冷门领域的潜力?
  “当然只用这些来说服现代收藏者还远远不够,所以这几年你通过一系列富有想像力的方式来恢复和提升房赏石的收藏地位。”
  凌天成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正色道:“如利用当代艺术的风起云涌,拍卖影响力屡创新高,其有位喜欢画石头的艺术家刘丹,他的一幅作品在2006年曾拍出90多万元的高价。”
  “你找到刘丹为翦淞阁的石头作画,一起登在图录。同时又在知名摄影师皮尔森写的专访,把这些美丽的石头拿来和著名雕塑大师亨利摩尔的作品相提并论。”
  “这里隐含着一个逻辑,房赏石不仅是古代人案头把玩的雅物,它也同样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珍品的源泉。既然刘丹画的石头价值90多万,亨利摩尔的雕塑价值620万美元,那你黄玄龙收藏的这些经过历代人把玩的石头,估价定为几十万或百万人民币,显得理所当然,是不是?”
  看着对方饶有兴趣的表情,凌天成钦佩道:“不仅如此,你还在每件重要赏石的图片旁边记载详细的字考据,甚至提供参照物,藏家可以在京城或江南的某个园林里找到相同年代的石头!言下之意是,任何人都可以拿它们和那些博物馆里的石头对验证,简直是神来之笔。”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黄玄龙开怀大笑,重新对凌天成刮目相看,正色道:“御物而不御于物,这是我做人的终极目标。”
  “谁说国内没有好石头,譬如西冷2008年曾拍过一块名为墨玉通灵的元代灵壁石,品相完美,传承有序,可最后仅仅拍出50多万,还不及翦淞阁同为元代灵壁石玉山璞的零头,这是艺术运作的魅力。”
  黄玄龙第一次露出峥嵘,自信道:“玩收藏对我来说,不仅是兴趣爱好,或是资产升值,更多是一种在红尘锢里让自己适心快意的生活方式。”

  “我在沪寸土寸金的地方安家落户,屋内全部是价值不菲的明代家具,连客厅养鱼的缸都是明代之物,和故宫里的大铜缸同款。”
  “书房里整墙摆放着古籍善本,书桌是明代黄花梨御用条案,面摆着杨初的紫砂笔筒、张鸣岐的手炉、弘一的字,这才是人追求的生活情趣。”
  闻一鸣暗自点头,黄玄龙才真正做到人很高的境界,君子爱财,求之有道。利用自己的专业和眼光,把化推介更多喜欢之人,从而获得报酬,改善生活,追求自己的精神信仰,这才是化和商业的完美融合。
  三人相谈甚欢,闻一鸣也获益良多,相互留下联系方式,有机会去宝岛,黄玄龙可以做引路人,省下很多功夫。
  突然手机响起,居然是何俊,对方语气很怪,遮遮掩掩,务必想尽快见到自己,好像有什么急事?
  离开马跟何俊在咖啡厅见面,坐进包间,点完几个菜,何俊把服务员打发出去,刚关门噗通跪倒,大声道:“先生,救命!”
  闻一鸣皱皱眉,看着面容憔悴的何俊,印象的对方温尔雅,风度翩翩,才几天没见居然变成这个样子?
  “只有先生能救我!这几天我茶不思饭不想,睡觉都睡不着,已经崩溃了……”

  闻一鸣看着对方暴躁的状态,赶紧点燃静心香,何俊深吸口气,终于平静下来。
  何俊拉着闻一鸣感叹道:“您不知道这几天我是生不如死,整天有个声音在脑子里说话,甩也甩不掉!好像一个录音机,打死也关不了,算做梦也不管用,我快被逼疯了!”
  日期:2018-03-09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