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29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我是想着直接打散它的,也听说过很多同行处理这类灵神的办法是直接打散,而且不会造成业障,因为这个动作的本身就是在帮它们结束痛苦.而我轻易做不出打散灵体的事情,我知道送走之后它还是会烟消云散,但是至少,不是散在我手里.因为这类灵神早就失去了轮回的条件.这是天命,不可违.也是代价,不可避.
  昨完这一切,已经一点多了,我敲开了隔壁客房的门.段小姐一直没休息.我说事情搞定了.只是房间有点乱,我们一起打扫一下.帮着段小姐换了一套床上用品.然后又把地板收拾干净之后.已经两点多.期间我们一直在聊天,我也一直在向她表态,这个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当然期间她主动和我说了报酬的事情,我说随缘,她最后还是给了我一个比较满意的数,我说老规矩,先给一半,剩下的以后再给.
  凌晨两点半,在段小姐的挽留下,我还是出了他们小区.我也没有再回武昌,这次的扮女人的经历,让我没有半点睡意.走着走着看到一个网吧.我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我想的是既然不困就进去玩会儿游戏,但是坐下没几分钟,就一阵睡意袭来.靠着椅子,我睡了过去,在梦里.我梦见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女人!!!!
  一个月后,收到了段小姐的短信.她说她的生活步入正轨了.而且工作上也有了很大的起色.顺便告诉我,尾款已经汇出了.我说:谢谢,恭喜你.
  她说,我谢谢你才是.
  几分钟后就收到了转账信息,比尾款还要多出一倍.我没有想着退回去,因为这是一番心意.也算是对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扮女人的补偿吧……
  二师父,是除了师父外另外一个教我手艺的人,姓张,个头不高,还有点驼背.大家都叫他张坨子.是我们村和周边几个村子唯一的一个有着比较好手艺的吃阴间饭的人.他的传承很杂,既帮人看阳宅风水又帮人寻墓点穴,有的时候帮人看下葬的日子已经亲朋好友八字排插.总之,十里八村的谁家有个白喜事,第一时间就要找到他.
  当然,二师父还有另外一门手艺,那就是画冥妆.
  画冥妆是我们那边老一辈的说法,在我们那里还只算个兼职,因为农村讲究这个的人家还真不多,并不足以养活自己.一般病死,老死,意外死亡的人,只要五官不扭曲,四肢健全,就很少有需要亲画冥妆的,但是有一种例外,那就是自杀死亡的.

  我们那边流传着只要一种说法,自杀死亡的人,灵魂离体的那一刻,看到自己的遗体会受到惊吓,从而不能步入鬼道,死后会阴魂不散,也就是大家知道的自杀的一般怨气比较重,相比起其留在阳间的灵神来说,更加凶猛一点.
  所以当自杀死亡的人头七回魂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的遗体还是第一眼看到的模样,那就会再次受到惊吓,当这种惊吓打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直接回飘走.如果在头七之前做科仪超度然后盖棺,就没什么问题,甚至不需要入土.但是如果头七之后再盖棺入土,一旦被灵体看到当初死亡的模样,那就会飘走了.再怎么做科仪法事去超度都没有用,除非找我们这样的人来送走.
  当然,这种情况也不多,一般来说,人死亡之后,都会选好下葬日期和时辰,一般都在五日内,选日子时辰,很有学问.主要依据是天干地支宜忌,然后再看咽气的时间,也就是死亡时辰,最后再根据家里那些直系亲属的生辰八字的刑克.最后敲定下葬时辰.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忌讳.这里就不仔细说了.
  在农村,最常见的自杀方式有三种:第一,喝农药,第二:上吊.第三:跳河.农村里面的房子都比较矮,所以跳楼自杀的几乎没有.
  每种自杀方式所留下来的遗体也很大有不同,所以在冥妆的处理上也分难易.这些也不在这里多提了.
  现在城市里面有一种职业,叫做入殓师也叫做葬仪师,现在很多高校也开设了此类专业.他们专门从事给遗体化妆的工作,比起我们老家那边画冥妆,入殓师更加专业,化妆技术和器材也更加完善,往往能把把遗体还原成未死之前的模样.而且有的甚至比生前还更加精神.对于这个职业我是非常钦佩也是非常尊敬的.他们能让遗体变得很干净整洁精神头十足,他们能让人干干净净的走.他们的职业是高尚的.

  好了,扯了那么多,我们来说正题,
  毫无疑问,这件事情是在二师父给人画冥妆的时候发生的.
  高一暑假的一个清晨在寺里..,那个时候已经认识了二师父.我在师父的课房做早课的时候,二师父突然拜访,他和师父关系很好,哥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聚在一起喝几碗米酒.一聊起天来能聊大半天,我看到二师父来了.也慌忙起身问好,那个时候也刚好是准备吃早饭的时间,我知道他们的习惯,拿起一个大的可乐瓶子就准备去灌酒.
  二师父说,搞半瓶一人一碗就好了,下面过了一个人,要出活.
  师父说:点穴啊?
  二师父说:所有的,这次还要画冥妆
  那个时候跟二师父接触的还比较少,和他只是教了我一些看阴宅风水的东西,至于关于葬礼的一些东西,我是完全没有和二师父去过的,
  我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种好奇心让我对什么都特别感兴趣.

  从初三的暑假真真正正的见过灵神之后,我的好奇心就更加重了.尤其是二师父说的画冥妆.我从来没见过…
  说来也巧,二师父画冥妆虽然少,但是也四五十次至少有.出过问题的也就三次,而其中一次,就恰好被我碰见了!难道真是命中有此一劫?
  等他们吃完早饭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我和二师父下山了,在路上,二师父边走边和我讲这次的事情.
  其实就几句话能概括:过世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婆子,吊死的.除了择日择时,开坟点穴,还需要画冥妆.我一下来了兴致.我说:二师父,画冥妆用什么?画笔吗?那些腮红眉毛什么的用什么材料.
  二师父说:这次的比较简单,不需要补五官.主要是用铅粉.问那么多干嘛.到时候你不是知道了?
  那时候我还小,因为怕挨揍也不敢调皮.二师父是个酒后和我话不多的人,或许是怕说漏嘴了什么.所以我也没有再刨根问底了.
  事主家里离得不远,到了事主家里的时候,整个下午,二师父开完穴之后,都在做八字排盘,找出了亲朋中那些由于八字不合需要回避葬礼的人.期间也学到了很多,二师父平时比较严肃,但是教起东西来毫不含糊,思路清晰,简单易懂…排完之后,他丢给我一串钥匙,叫我回家给他拿画冥妆的东西.我问二师父什么时候画冥妆.他说晚上画.
  我说为什么不白天画,晚上那么恐怖.
  而是用了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说服了我,他说:白天上午和你师父在喝酒聊天,下午开了穴趁着人齐也排了八字,哪里还有时间画?
  我尽然无言以对.
  吃了晚饭,七八点的时候,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

  二师父拉起我,就走到事主的堂屋,和其它的丧事装扮一样.右边是寿木,摆在三根长凳上面.中间是两长八仙桌.放了一些香炉和米,还有水果肉什么的贡品.科仪道士的东西还没入门.唯一不同的是,遗体却不在棺木内,而是放在左边的一个门板上面.用厚厚的黑色被子盖住.头上盖了一块白色的毛巾.
  屋子里面本来有两个守夜的人的,二师父和他们说你们先去休息一会,我们画冥妆,画完就喊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