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24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周师傅家里走出来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和来的时候不一样,回去的时候我手上多出了一个长发模特人头.走在路上显得很是诡异.我没多做停留迅速往家里赶.
  到家之后,我迫不及待的走进书房.可是准备喊魂的时候,它却自己出来了.很少见到这么能够控制自如的灵神.我赶紧把门上和墙上的符咒遮起来.怕对它造成伤害.它很平静,而且还是面带笑容.即使脸色很是苍白.但是我却能看出来那笑容中带着悲伤.我也笑了笑.拉了把椅子推过去说到:老人家,您坐.不管您有什么夙愿未了.我能帮忙绝对不推辞.它笑了笑.坐了下去.我也靠着书桌.浑身放松.准备做一个灵魂倾听者.而且既然不是我喊魂的交流.我倒不用担心耗费太大.这种对话方式很轻松.它定了定神.然后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两年前,它和它老伴住在一个即将拆迁的区域里面.那片拆迁的区域被一个地产商承包了下来.补偿款也算比较合理.但是老两口没有后代,年纪大了就不想挪动窝.而且老太太的身体很差,按照医生的话来说。应该坚持不了半年了.老太太对这个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很有感情.她觉得这才是她寿终正寝最好的地方.可是拆迁不等人,商人总是利益为重的.因为动工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周边的几户人家都已经搬走了,通过多次交涉,老太太也知道无力回天只能搬走.躺在床上虚弱的和她老伴说:实在不行,就搬吧.就这么短短几个字,足足说了一分钟才说清楚。显然是已经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老人家内流满面,年纪大了懂的也就多了.他知道老太太撑不过三天了.所以当时就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等老伴安心离开再搬离这个房子.可是就在第二天,原本约好搬迁的日子.老人家却反悔了.他找到搬迁负责人.请求再给几天时间.
  万般理由说完了.搬迁负责人却以动工日期已经到了,工人都在等.毫不犹豫拒绝了老人家的请求.老人家心疼老太太.想着就是拖也要把时间拖完.可是到了当天晚上竟然来了两个小混混找麻烦,一开始是敲门.老人家以为是拆迁方的人,走过去开了门.看到是两个小混混之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老人家好话说尽,..可是小混混管不了那么多.也不说话.拿起地上的砖头就往窗户上砸.动静很大.老人家怕影响到即将离去的老太太.当场就给那两个小混混跪下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披着人皮的畜生坐着猪狗不如的事情.

  他们可不管那么多,拿钱做事,做事走人.砸完窗户之后.还在客厅里面转了一下.还在老爷爷苦苦哀求下强行抢走走了桌上的一对银手镯..那对手镯是他们结婚到现在唯一保存下来的见证.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意义非凡.老人家想抢回来,却奈何不了两个小混混.
  等他们走了之后,老人家赶忙回房去看老太太.
  此时的老太太已经没有了气息.双眼挣的大大的,显然是因为那砸窗户声和老人家的求饶声被过度刺激去世的,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是陪伴几十年的老伴去世的时候,老人家还是有点悲伤欲绝.拿出了所有的积蓄给老太太办完丧事之后.身体也每况愈下.在一年之后也就是几个月前郁郁而终.听完白发老人家说完这个故事之后.我很是气愤.气愤的是那两个小混混泯灭的人性.和那开发商不通人情..我知道老人家之所以没有走.是因为怨念太强.

  我说:您是不是想要回来那对手镯.
  它点了点头说是的.那对手镯本来我是打算给老伴陪葬用的.那也是老伴的心愿…
  我突然想到这个白发老灵神能随时现身,随时隐秘.甚至还能鬼遮眼,而且记忆力也异常清晰.我就猜想.他肯定是去找过那两个小混混了.只是后面为什么会出现在朱师傅家的理发店.我却怎么没也想明白.那朱师傅也不像小混混啊,而且他儿子也还小.想到这里,我就问它:您后面是不是去找过那两个小混混?
  它还不隐瞒的说,是的:去找过好几次.虽然拿不到手镯.我也要让他们遭遭报应…
  我说:那手镯是不是还在那两个小混混手里?它说:是的,但是我拿不到.我知道它说的拿不到是指什么.我问那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朱师傅家的理发店?它顿了顿,说其实只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我知道它没有恶意.让朱师傅看到的那次可能是因为无意中造成的吧.而理发店里面的那些动静应该也是无意识的.这就说明这个白发老灵神的意识在慢慢的消散.
  已经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
  我把这个判断说了出来.它点了点头说它感觉自己也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多久了.这样游荡下去也毫无意义.但是那对手镯真的让它放不下.有的时候的动静是他有意弄出来的。就想找个我这种职业的人来看看能不能帮忙我知道它说的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不多了是要进入轮回。而是要慢慢的意识消散,变成一个游荡的孤魂.如果没人送,将永远毫无意识留在人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碰到人送走还好,万一碰到直接把它打散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虽然它有执念,但是那慈祥乐观的性格很快就会磨灭那些执念.我知道这个心愿他完成不了了。我问它,你去吓到过他们吗?他黯然神伤的说道.没有他们租住的房子外面有辟邪的.而且他们身上也带有开光的东西.我吓不到他们.我不禁有点疑惑,但是随即便释怀了.它是新魂,很容易被一些道具克制.而且要现身也维持不了多久.只是一会会,便会坚持不住.这就是灵神的一些法则.

  时间长之后执念消散,也不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成为飘魂.很悲惨的结局…我看着它黯淡的表情.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正义感.我说您还记得他们住的地方在哪里吗?我去帮你要回那对银手镯.它说了个大概的地址.就在他们以前家里附近的一个城中村里面的一栋楼里,但是具体几楼它却说不清楚了.但是它和我说了那两个小混混的样貌特征,一个满头黄发,高高瘦瘦.耳朵上面满是耳钉.另外一个比较正常,但是手臂上面有纹身.有了这个特征,又有了大概位置.我想找个人应该不难.我知道它的意识已经在慢慢消散了…顶多七天,它除了能记得那对银手镯之外,什么都会忘记掉.因为它的那一丝执念,实在撑不起时间长时间的腐蚀.

  我打定主意,明天就去找那两个小混混.然后和它结束了这次交谈.它继续回到那个模特人头的头发里,我冲了个良,进入卧室开始睡觉.当然我还是在书房的门上打了一道符,不是因为我不相信它,而这仅仅只是一个习惯而已.第二天一早起床,我心里挂念着这个事.做完早课吃完早餐,我就开车往那个地方驶去.从番禺到黄埔一路疾驰,竟然只用了四十多分钟.赶到那个村的时候,也才十点左右.我想既然作为小混混,应该没那么早出门吧.那是一栋五层的普通居民楼,楼下有门禁.没有卡或者钥匙,我进不去.好在是在大路边,

  对面有个类似于德克士的店,叫什么我忘记了.在那里面能够直接看到小楼的大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