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0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弘又说,这伙妖人先炮制一夜生菩提的神迹,再施邪术借乌鸦之口传播太平佛国降临的童谣,这是摆明了要在本地区搞事情啊。而且就在咱们特调办的眼皮底下这么弄,如果不能迅速扑灭这股邪火,对特调办来说实在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他说的比较婉转,实际情况是,如果放任不管,一旦酿成什么**,搞得国内外风言风语,造成国际影响。甚至会让人怀疑特调办是否有存在的价值。如果遇到有权又有心的人推动干预,让上头取缔特调办都不是没可能。
  那个齐如龙主动报案之举,除了撇清关系外,还有一些挑衅的意味。
  李牧野决定暂时停止对郭礼这个人的调查,转而将主要力量集中在这太平佛国和乌鸦留字事件上。小野哥亲自带着白起去了一趟青山岩那里,果然看到了火鸦传天书留下的八个大字。
  李牧野看罢多时,问白起:“你听过这把戏吗?”
  白起虽然年少,但毕竟系出名门,对这些江湖勾当并不陌生,道:“这是逍遥阁杂戏中的手法,木棍自燃的谜团不难破解,在上面涂了易燃的金属粉末,遇到特殊的反应物质就会立即燃烧起来,产生很高的温度,难得是怎么让乌鸦来做这件事,据我所知,逍遥阁应该没传承这样的把戏。乌鸦是最聪明的动物,最擅长训练它们的是羽部虫地师,如果真是这伙人在作祟,让乌鸦留字也不算难了。”

  虫地师门有五部,分别是日部,月部,羽部,鳞部和鼠部。这当中羽部虫地师是最擅长训练鸟类的,据说天下间只要是长羽毛的,就没有他们不会训练的。李牧野看到太平二字就立即想到了李奇志。
  李奇志是太平会的总军师,也是南海门的军师之一。他秘密创立的新天地教会图谋远大,奉月部虫地师的老妖梁弘农为老圣尊,还与逍遥阁之间建立了秘密合作的关系。上一次在鄂城,特调办第一次出击就破坏了他在那边的重要计划,彼此间算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梁子。特调办对他们而言,已经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梁弘农一直在图谋将虫地师门五部统一,说不定这时候已经将羽部虫地师门收归麾下。逍遥阁的妖人搞了个一夜菩提显神通,现在羽部虫地师又来了个火鸦传天书,这么明显的线索,怎能不让小野哥怀疑到昔日老师?
  如果这个什么太平佛国是李奇志搞出来的,那么他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难道只是针对特调办的报复行动?结合老妈陈淼失踪事件,似乎这个推测还是挺靠谱的。
  李牧野心念电转,这些念头在脑中转过不过是瞬间的事情,很快又将注意力拉回到眼前,满意的点头,道:“好小子,有见识。”又问道:“对这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白起道:“是不是该去拜会一下这齐如龙了?”
  李牧野道:“老叶已经带着袁泉和姬雪飞过去了,我的意思是咱们爷俩去太公庙转转,看看能不能见到那群传说中的神鸦。”说着,举步便走。

  上午十一点,爷俩来到江口太公庙附近。
  这里位于江口入大湖的狭长水段,地势险要,水流湍急。这座太公庙修了不知多少年,也不知历史上曾经被淹没了多少次,看上去早已老旧斑驳的不成样子。据当地相关部门的同志介绍说,之前曾经有地方上领导打算围绕这里的险峻雄奇景观搞旅游开发,两次修缮太公庙,结果都被莫名涨起的江潮破坏了。
  从古代时候,整个庆州地区就有关于水下有恶龙作祟的传说。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更是传出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一年小鬼子在这个地区搞什么测绘科学研究,弄来两艘几千吨级的铁甲大船在江上鼓鼓捣捣很长时间,却忽然一夜之间就都沉了船。据当地老人介绍说,四十年代中后期,民国政府曾跟合众国合作一起在这边打捞鬼子沉船,结果也是以失败告终,并且还损失了在当时比较先进的潜水设备。至今有些设备还能在当地渔民家中见到。

  当代一些通过科学方式来研究神秘学的一些学者认为,这是一个处于北纬三十度的神秘区域。在水下深处一直存在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如同百慕大三角洲一样影响着整个区域。
  李牧野和白起来到太公庙前,这座人迹罕至的破旧小庙就是大名鼎鼎的太公庙的真身。当地政府部门为了开发本地旅游资源,在下游相对安全区域修建了一座座供外地游人参观的恢弘大庙,名义上也叫太公庙,跟这里完全不是一路勾当。
  小庙不大,一进三出的四方格局,正殿之外两侧还有偏殿和几间禅房。爷儿俩最初以为庙中无人,径直走了进去,只见正殿供奉的正是八十岁出山辅佐文王倒反西岐的姜太公,正手执钓竿独立江边做垂钓状。
  李牧野忽然听到侧面禅房中有细微呼吸声,意识到有人在此修行,刚想要带白起过去拜会,那边已有脚步声入耳,不大会儿开门声入耳,转身一看,只见一头陀和尚从禅房中步出,白发白眉,寿纹密布,看上去年纪很大了,但脚步轻盈的却如二两棉花。见到二人便合手道:“今晨闻喜鹊闹枝头,却原来是有佳客登门随喜,相逢既是缘,老僧参云有礼了。”
  白起一皱眉,看了一眼李牧野,一半提醒一半好奇说道:“叔,这位老师父脚步好轻?”

  连他都能瞧出这老僧不凡,小野哥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当下点点头,对着参云抱拳还礼,依着旧江湖行脚的规矩说道:“方外人李牧野,携内侄白门少年游历江湖,途径此地,见庙宇恢弘,气韵非凡,故此心血来潮,不请自入随喜一番,若有打扰之处,还请老师父见谅。”
  “原来是李先生和白家郎。”参云和尚闻言一笑,道:“四方人,天下地,哪里谈得到谁打扰谁。”忽然收了笑意,眼中神光一闪,盯着小野哥:“老和尚若是眼不拙,李先生应该是官家人吧?”
  老和尚气息绵长若有若无,体态轻盈恍若浮云,神韵气质都是世外高人的风范。
  他自称法号参云,参悟的参,白云之云。
  李牧野忽然想起在阿拉木图的架掌寺里听到另一个名字,那人也是个和尚法号叫参色,孙德禄说他在印尼养蟒魁。蟒为蛇虫,蚺为蟒虫,而蚺虫则为魁。蟒魁是鳞虫之王,据说可以进化成蛟龙。鳞部虫地师的终身目标就是养一条化龙的蟒魁。
  李牧野有了这个想法,就觉得在这里遇到这老和尚或许不是偶然,先干脆点头承认是官家人,接着又开门见山反问道:“老师父年高德劭,却气息绵长,体态轻盈,翩然若鸿羽一般,李某以为您该是羽部地师出身吧?”
  参云微微一笑,点头道:“李先生慧眼如炬,老和尚生平从不拜佛烧香,参的正是羽部云中客之道。”
  李牧野道:“大师快人快语,以你的能力,刚才若是想隐匿行踪,大可以不出来见面,既然出来了,想来是有赐教吧?”
  参云合十行礼,道:“请李施主到禅堂小坐,容老僧略备茗茶,慢慢道来。”说着,引着爷俩离了正殿,来到禅堂。
  日期:2018-06-2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