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你没听过的真实灵异案例,我慢慢更,你们慢慢看!》
第22节

作者: 一阵清风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老前辈灵体的慢慢消失,师父的送魂法事也渐渐结束。留在我心里的是老前辈那张慈祥的满脸微笑的那张脸,深深的刻画在我的心里。我相信,他们也一样。

  末了,我看到张师父的表情很是悲伤,跳跃的烛光下,能清楚看到几滴泪水。
  他哭了,一位赶尸师父,看到前辈灵魂的离去欣然落泪,不知道他是在感叹人生,还是在崇敬他们的职业。
  法事做完,我和周大哥个子收拾自己的东西。师父和张师父在老前辈遗体那边说话,至于说的什么,我没有留意,也没有心思。满脑子都是老前辈那张渐渐消失的笑脸。
  他们晚上要赶路,所以师父也没做多留。等到他们走后,我和师父也往寺里走去。在路上,我没头没脑的问师父:我们百年之后,是否也能笑着离开?
  师父停了下来,看着我,面带笑容的说:如果一辈子问心无愧,谁都会笑着离开。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首先要问过自己的良心,不为别的,就为了百年之后,能笑着离开!
  一个偶然的机会
  有天晚上我在外面和朋友聚餐,喝了点酒,
  打车回家我认识了一个的士司机

  这个司机姓朱.姑且就叫他朱师傅.
  听口音是湖北那边的,
  特别善于言谈,
  由于喝酒喝的二五二五的所以我也变得特别善聊,

  聊完天文地理国家大事世界金融之后,
  就扯到了我的职业.
  我说我是送魂的,专门和鬼神打交道.
  其实我说的时候,是用开玩笑的语气来说的
  毕竟我也没指望他能信.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朱师傅不但没有半点怀疑
  反而和我说他很信这个,

  他说他们开出租车的,有的时候也会碰到这种事情
  当时我很觉得很欣慰,
  突然有了想给他讲几个故事的冲动.
  然后他突然就开口了说到.
  我们家里最近就有个事情,

  不知道小兄弟你能不能帮忙看看.
  由于当时很晚了我不但喝了酒而且没有带出活的东西
  所以我说今晚不行,
  你先和我讲讲,我给你分析分析,
  剩下的事情明天我联系你

  朱师傅说可以,
  留了个电话给我之后就开始和我讲起这件事情来
  事情是这样的
  朱师傅一家三口,在广州讨生活八年了.
  他开出租车,他老婆在一个黄埔区丰乐中路那边的一个巷子里面租了一个门面
  开了一个小的理发店.
  自己兼店长和理发师.
  很小的一家店,只有两个剪发位置
  是那种最接地气的小理发店,.
  门面后面就是他们家的卧室和厨房.一家人朴朴素素的过日子,
  生意也算马马虎虎,虽然没有赚到太多的钱去买房子.
  倒也其乐融融.
  但是两个月前,他们家就出现了一件怪事
  他们平时9点就关门了,

  但是那天晚上由于朱师傅来了个朋友,
  就一直在店里聊天,聊到十点多才走.
  朋友刚走准备关门的时候就来了一个小老头说要剃个光头.
  脸色很差,脸色皱纹很多,看起来年纪很大.

  本来是应该一头白发的年纪却长着一头黑发.
  而且还不断,都能罩着耳朵了.
  本来这个生意朱师傅的老婆是不打算做了
  但是在这个小老头的苦苦哀求下,
  还是答应做了这比生意.
  现在的染发技术成熟,头发的颜色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所以虽然觉得那个小老头年纪很大,
  但是即使他顶着一头黑发,也并不出奇
  所以,朱师傅的老婆利索的帮那个小老头剃完的头.
  收了钱,也就送那个小老头出了门
  然后转身准备打扫一下就去睡觉
  但是当她打扫地上的头发的时候.
  看到地上她剪下来的头发都变成了白发.
  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而且更加离奇的是,
  本来那个小老头给她的是面值二十的人民币
  此时此刻确变成了冥币.
  朱师傅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也不禁头皮发麻.
  我很确定那个小老头如果本身不是灵神的话
  那就是被附身.

  不但是被附身,而且还被控制了.
  而且还会遮眼,
  我赶紧问朱师傅认不认识那个小老头
  他说不认识,
  我说后面呢,是不是你们家里就不安宁了
  他回头看了一下我说:对!
  这两个月,我们屋子里面很不太平!
  一到晚上十点以后,理发那间屋子就会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声音.
  而且有一次我晚班回家拿东西的时候,还在镜子里面看到鬼!
  我问他是怎么看到的,看到了什么?
  他说他那天是11点多回到家里,没有关门.准备去里屋拿东西,
  在穿过理发那两个位置的时候,还特意照了一下镜子

  那两个镜子的距离很近
  他在一个镜子里面看到了自己
  却用眼睛的余光在另外一个镜子里面看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
  当时把他吓得不轻.来不及拿东西,就赶紧又关了门出去了.
  我问他看到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也是个小老头,

  我问是不是光头.
  他说不是,是白头.
  我有问他是不是那天晚上来理发的那个小老头
  他说不知道,因为没有看到那个小老头,
  那个小老头来理发的时候,他已经进房睡觉了
  我说那你没和你老婆说这个事?
  他说没有,怕吓到她.

  聊到这里的时候,朱师傅已经开车到了我住处的楼下.
  他把车停下,递给我一支烟,继续说道.
  而且事情不止这么一件,我儿子也见过,
  被吓的好几天没缓过劲来.

  现在刚刚好点,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活泼开朗了
  我说,那你们晚上都是怎么过的?
  他说晚上十点就进房了,进去之后就不出来.
  外面有的时候有动静,但是不出去就没事.

  我呵呵的笑了一声说道
  还总结出规律来了啊,佩服!
  朱师傅也尴尬的笑了一下说,没办法.晚上十点以后.外面理发店就是它的地盘!
  也一直找不到解决这种事情的师傅.

  我说那么我们碰到,还真是缘分.这个事情交给我试试看.
  他当时有点激动的说,那太好.那我明天等你电话.
  那个时候打表是78块钱,
  我拿出一张一百给朱师傅,朱师傅说不用了,就当交个朋友

  我赶紧说,一码是一码.
  其实我是怕收了这个人情,明天不好开价.
  第二天起床跑步吃早餐做完早课.我打了电话给朱师傅,
  电话响了一下,朱师傅就接起来了
  他说他刚交班回来,一直没睡,就等我电话
  我说了声抱歉.
  他说你现在过来吗?

  我说不是,我晚上再过去,我先和你打电话要个地址,
  晚上10点左右过去,
  然后顺便和你谈一下报酬的事情.
  朱师傅说:多少钱你说就是,虽然我们家没有什么钱,但是应该还是能付得起.
  我知道朱师傅是个性情中人,
  也直接给了个偏低的价格.
  我只说了前面的数字后面的单位还没说他就答应了
  看来真的很着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